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作者:陆景然白华芊分类:空间系统小说更新时间:2021-04-19

详细介绍

樱桃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是作者“一只来萌”创作完成;主人公是陆景然白华芊,本站提供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全文免费阅读;白华芊做了一个梦。她那个抛妻弃子的渣爹竟然混成了a市首富,并且得了癌症,马上就要嗝屁了。而她只是锦鲤文中的小小炮灰,女主短短几句话,她那渣爹就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连夜改了遗嘱继承人。女主靠着遗产在各个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她却没分到一毛钱,每天泡面馒头,为了给母亲挣医药费猝死在兼职路上。梦醒之后,她绑定了暴富系统。系统为她规划的人生:买买买,逛逛逛,快乐咸鱼。可白华芊是个把事业刻烟吸肺的女人,借着暴富系统,钱越赚越多,最终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当渣爹的律师跟锦鲤女主找来的时候,白华芊已经坐在了a市最豪华的大厦顶层,对身边的助理说:“天凉了,让王家破产吧。”

小说简介

选秀天花板,内娱倒霉王陆景然有个神秘的富婆粉丝,在他卡位被嘲赔钱货的时候,毅然决然地成立了一家娱乐公司并高价签下了他。
砸钱得来的资源一个又一个,本就实力不俗的陆景然光速成长为万众瞩目的顶尖流量。
他也是白华芊的娱乐公司里唯一的一个艺人。
陆景然:你是不是馋我身子?
白华芊:不,系统哭着求我花钱,所以我……
陆景然:终究是我错付了。

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全文阅读

第一章
又是一个周一的早上,七点半的公交车上已经挤满了人。
白华芊打着呵欠,和车里的人一样,身体随着司机的一脚油门或者刹车摇摇晃晃。
这是专属于社畜的蹦迪模式,也是工作日前最后的狂欢。
周末的天堂已经将门关上,再过十几分钟,他们就要奔赴各自的刑场。
“麻烦让一让,我要下车了。”
努力地从人群之中的缝隙中钻出,白华芊抬头看了眼阴沉的天,叹了口气。
她没有带伞,真是出师不利。
雨滴砸在过往行人的伞顶之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白华芊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离迟到只有十分钟。
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只能将包顶在头上,踩着小高跟,冒雨跑向马路对面的那栋写字楼。
幸好这雨也并不算很大,来到楼下等电梯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拿出纸巾来,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哟,没带伞啊小白?”
电梯门打开,一只胳膊突然搭在了她的肩上,白华芊听着这故作熟稔的话语,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手飞快地伸进口袋里摁了一下:“宋主管,早上好。”
“小白啊,请假这两天,我可是想死你了。”略微有些肥胖的男人得寸进尺地将手向下挪动几厘米,“何总等会要开个会,开完会,你去我办公室坐会儿?”
白华芊正想着该如何教训这个令人作呕的上司,一道人影急匆匆地跑过来,宋文飞速地收回了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白华芊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宋文竟然还害怕被别人看见?
他是她所在的小公司的部门主管,她的顶头上司。
这人家里有几个小钱,跟老板也有点亲戚关系,在公司里几乎就是横着走的。
像今天这样占女孩子便宜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大家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白华芊看向那个让宋文收手了的人。
他的身上穿着某外卖的黄色冲锋衣,头上戴着与他一米八多的身高不太搭配的耳朵头盔,频频抬头,看着大厅里的表。
宋文如同老鼠一般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在努力辨认着什么。
忽然,他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这不是陆大会长吗?怎么,转学之后,去干外卖了?”
“你是哪位?”陆景然摘下了头盔,被淋湿的头发软软地趴着,缓和了一下凌厉的五官带来的攻击性。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并不算低沉,却像是夏天的一杯冰可乐一样,撞的人的耳朵酥酥麻麻的。
宋文没想到他跌落谷底仍旧风采依旧,脸色有些难看。
“陆会长果然贵人多忘事,毕竟在学院里的时候,您可是风云人物,怎么会记得我们这种小角色呢?”
“真是世事难料啊,曾经那么风光的陆会长,竟然成了外卖员?”
宋文语气中的恶意毫不掩饰,听得一旁的白华芊眉头都紧紧地皱了起来。
但陆景然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这样的冷嘲热讽,他听得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电梯“叮”得一声打开了门,三人都欲往里面走。
白华芊先一步进入电梯,按下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却发现宋文伸手将那外卖小哥拦下。
他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不好意思,公司规定,送外卖的得走楼梯。”
“我不记得公司有这种规定。”白华芊眯了眯眼,对宋文的举动越发不齿。
似乎是没想到会被下属戳穿,宋文冷哼一声:“小白,你请假这几天不知道情况,这规定,就是这段时间新增的。”
陆景然右拳攥紧,又慢慢松开,深深地看了白华芊一眼:“没事,我去走楼梯。”
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白华芊心中一叹。
她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气度不凡的外卖小哥经历了什么。
总归,众生皆苦罢了。
电梯的数字不停地跳动着,耳边宋文已经聒噪,白华芊的思绪却渐渐地有些飘忽。
前几天,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她与现在一模一样,在一家小公司里,浑浑噩噩地上着班。
直到有一天,西装革履的律师找上门来,提起了一个她和母亲根本就再也不想听到的名字。
说来也是嘲讽,有些时候,恶人远比好人要好运得多。
她那个抛妻弃子,带走她母亲全部积蓄的父亲,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发展成了A市的首富,坐拥百亿财富。
听到他得了癌症,命不久矣的时候,白华芊倒是有些快意。
她拒绝了这份像是施舍一样的遗产,回家之后,却发现相依为命的母亲病倒了,手术费需要三十万。
脸皮永远都不能当饭吃,无奈之下,她只能又去找了那个男人。
但这一次,他却听了和小三生的女儿的几句话,改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肯再给她们一毛钱。
她恳求他,不要他其他的钱,只希望他将母亲之前的三十万嫁妆还回来,却得到了一顿嘲讽。
回来之后,她只能利用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去找各种兼职,为了省钱顿顿只吃馒头,泡面都成了奢侈品。
本就待遇一般的公司也各种扣工资,拖欠工资。
最后,她的母亲还是没等到她凑够手术费,她也因为太过劳累,猝死在了上班路上。
白华芊抿了抿唇,将心中没来由生出的凄凉感压下。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一个梦,但不得不承认,她害怕了。
【想改变命运吗?】
一道带着些蛊惑意味的诡异声音突然响起,白华芊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狭小的空间里,只有她和宋文两个人。
而这个声音,显然不是宋文的。
【不用找了,你看不到我的,想跟我交流的话,你直接在心里想着要说的话就可以。】
“你是谁?”
【我是暴富系统001号,想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话,签订契约,我可以帮你达成哦。】
系统颇为得意洋洋地说着。
作为高级智慧生命,它信心满满,根本不认为白华芊会拒绝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只可惜,它对白华芊的认知并不准确。
听到它的话,白华芊只是冷淡地“哦”了一声,走出了电梯,来到自己工位上。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吗?你知道你自己是小说里的炮灰吗?】
系统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有些气恼。
白华芊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敷衍地跟系统对话:“小说里的炮灰?展开讲讲。”
【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是这本小说的主角,身上拥有着锦鲤气运,所以你父亲才会如此看重她。】
【你和你母亲,在小说里面类似于上门要钱的穷亲戚那种角色吧。】
白华芊的动作顿了顿。
上门要钱的穷亲戚?
王瑞起家的资本从哪里来的,只怕他们一家子再清楚不过了吧?
那可是她早亡的外祖父母留给她妈妈的嫁妆钱!
“小芊,你怎么还在这傻愣着,要开会了!”同事秦子瑜突然推了推她,白华芊这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地跟着她来到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一个和宋文长相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们。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这家小公司的老板宋世杰,员工们私底下总吐槽的“宋扒皮”。
脑子里全部都是之前的那个梦境还有方才这自称“系统”的东西说的话,白华芊连宋扒皮说了什么都没有注意。
直到听到身边同事们的抱怨。
“不是吧阿sir,加班没有加班费就算了,工资还要降低啊?”
“这工资在Z市都快活不下去了吧,宋扒皮还真是人如其名。”
有不少人甚至想直接辞职了事。
可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的资本,Z市地方小,类似的公司老板们相互认识,若是一时冲动,恐怕真的就要喝西北风了。
“大家,有什么意见吗?”宋扒皮微笑地询问着。
坐在前排的人忙不迭摇头:“没有意见。”
而后排的只是沉默着妥协。
白华芊有些无奈地笑笑。
刚打算回去工作,宋文又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小白,来我办公室坐坐吧?”
白华芊神情一凝,拍开了他的手:“宋主管,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的话,在这说也没什么妨碍的。”
动静并不算小,惹来不少人的好奇目光,宋文脸色有些难看:“白华芊,你别给脸不要脸!”
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好真做得过分,只能愤愤地摔上办公室的门。
秦子瑜心有余悸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拉住白华芊的手:“吓死我了,你胆子可真大。”
白华芊轻轻抽回了自己的手,“是你们胆子太小了。”
只知道生气有什么用呢?
永远都不反抗,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没有人注意到,她又一次将手伸进外套的口袋,关上了录音笔。

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免费阅读

第二章
公司的大楼前,丁沐清仔细整理了一下西装的领结,神色有些不耐烦。
他是A市最具潜力的新锐律师,若不是为了王若薇,根本就不会在王瑞手下做事。
现在倒好,王瑞竟然还想把遗产分给那个薇薇口中见识短浅见利忘义的前妻和女儿……
若是薇薇知道了,都不知道要多伤心。
看着私家侦探拍下的不修边幅的白华芊的照片,丁沐清皱了皱眉。
果然是小门小户养出来的女儿,和他的薇薇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正想着,门口走出一人,周身气度让见惯了达官显贵的丁沐清都愣了片刻。
出来的人正是陆景然。
他送的这份外卖,还是超了时被投诉了。
陆景然的表情有些懊恼。
被投诉了的话,可是要扣工资的。
他正打算去跑下一单,突然被一个神色有些激动的人拦住。
“帅哥,有兴趣当明星吗?”
邹伟来Z市这个小地方,本来是想着签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可谁知那网红狮子大开口,远远超了公司给的预算。
本来以为这一趟是白费工夫,现在又让他看到一个比那网红帅气不知多少倍的好苗子,真是老天爷都在帮他!
陆景然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后退半步:“你是?”
邹伟从怀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木易文化的星探。”
陆景然扫了那张名片一眼,微微蹙眉。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个规模不算很大的经纪公司。
主要的业务好像是……培养练习生?
邹伟又讲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越看越觉得他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
腰细腿长,比例极佳。
虽然长相并不太符合当下的主流审美,但任谁看了都会称赞一声帅。
若是能将他签下来,公司一直头疼的事情也就能解决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更热切了一些。
陆景然却没有什么想进娱乐圈的欲望。
他只想赚钱。
“不好意思,我要去送下一单外卖了。”
邹伟愣了愣,追上他:“等等!你不想当明星吗?”
“我现在一个月月薪能近万。”陆景然认真地回答着,“当练习生呢?”
邹伟咬了咬牙。
确实,送外卖只要肯吃苦,赚的钱不会太少。
可……
“我给你开月薪一万,后续再签什么广告或者合约七三分成,你来吗?”
陆景然停下了脚步,向他伸出手:“那,合作愉快。”
目送着两人离开,丁沐清才回过神来。
他竟然关注起无关紧要的人的事了?
不过那个被签的外卖员确实长得不错。
丁沐清收回视线,抬脚走进大楼,直接走向前台:“找一下你们公司的老板。”
前台上下打量他一眼,拨通了办公室的电话。
宋世杰知道有人要找自己,有些困惑。
他不记得自己有和人约谈。
“不要把什么阿猫阿狗都带到我面前来。”
宋世杰下意识地以为是有人故意来找茬。
得到前台答复的丁沐清脸色十分难看。
不过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竟然在他面前摆起架子来了?
他以为自己是谁?
丁沐清掏出名片,拍在前台桌子上了:“我要见你们老板。”
前台有些为难,拿起他的名片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又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之后,宋世杰亲自下来迎接丁沐清。
“丁律,久仰大名。”
丁沐清看到他脸上谄媚的笑,心中更是烦躁:“走吧,进去说。”
“哎,好。”宋世杰练练点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丁沐清的脸色。
方才他的话,不知道有没有惹到了这位活阎王。
“宋先生,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个叫白华芊的员工?”
宋世杰在脑子里面飞速地回忆了一下。
这个名字,他好像听宋文说过。
好像说是女员工里面最漂亮的那一个?
“有的有的,丁律您是来找她的吗?”
“嗯。”丁沐清微微颔首,“她平时工作怎么样?”
“应该还算敬业的吧?”宋世杰不确定地说着,听到身侧传来的冷哼,心中大概有了些猜测。
这位丁律师,似乎对白华芊有些敌意……
宋世杰也算是个人精,立马就换了一种说法:“不不不,我记错了,她工作非常不上心。”
丁沐清瞥他一眼,嘴角微勾:“宋先生倒是聪明。”
他怎么会看不出宋世杰是为了他故意这么说的呢?
两人并排着来到了办公区域。
白华芊的工位在最角落,此时她正对着电脑,飞速地处理着业务。
也许是因为她的动作与旁人相比过于熟练迅速了一些,丁沐清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这个女孩……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白华芊回过头来。
她的相貌生得极好,不然也不会让宋文念念不忘。
对上那双清冷眸子的时候,丁沐清心里没来由地一颤。
他并不知道,白华芊此时正在和暴富系统谈判。
她不信天上会无缘无故掉馅饼,但眼下,吃了这个馅饼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它能给她目前最需要的东西——钱。
“你说的任务,就是让我花钱对吧?”
【是的宿主!而且完成任务之后可以获得等额存款哦!】
签订了契约之后的001干劲十足。
这个宿主跟它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它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她签了契约。
这一次,它的期末考试一定要拿到好成绩!
【宿主,现在就可以给您发布新手任务哦!】
白华芊勾了勾唇角,“那发布吧。”
刚好有客人来了,不是吗?
丁沐清被她突然展露出的笑颜晃了晃神。
他轻咳一声,收回视线,转头问着宋世杰:“哪个是白华芊?”
宋世杰伸手指了指:“就是您刚刚看的那个。”
丁沐清:……
这跟照片上的是一个人吗?
逗他玩呢?
他突然就生出一种被私家侦探耍了的感觉,带着些迁怒,快步走到白华芊面前,敲了敲她的桌子:“白小姐,有空出来聊聊吗?”
白华芊正听着新手任务的提示音,眼睛盯着屏幕,头也不抬:“不好意思,没空。”
丁沐清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拒绝的这么直接。
“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瑞的律师,对吧?”
丁沐清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知道还……”
见丁沐清的脸色不太好看,宋世杰亲自过来打圆场:“小白,你先跟丁律去谈事情,工作的事等会再说。”
白华芊叹了口气,不怎么情愿地站起身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会议室。
“我来,是为了你父亲遗产的事情。”丁沐清觉得,刚才她会拒绝,绝对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来意。
他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取出一份文件,用施舍地语气说着,“按照王先生的意思,你和你母亲大概能分到一百万,够你们生活了。”
“一百万啊。”白华芊嗤笑一声,“还真是大方。”
二十多年前他偷走的三十万,就值现在的一百万吗?
“怎么,白小姐嫌少?”丁沐清挑了挑眉,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轻蔑。
薇薇果然没说错,有些人,就是心比天高。
“确实挺少的。”
白华芊打开手机,里面多了一个名为001的奇怪APP。
APP的设计十分简洁,里面有个跟她几乎一模一样的Q版小人,坐在办公桌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养成游戏一样。
左侧的任务栏里,写着新手任务。
【新手任务:三天之内花掉三百万元。】
一个新手任务,都是王瑞给的三倍了。
“金额是委托人订的,白小姐的意见并没有什么价值。”丁沐清没心思再跟她废话,只想快点回A市去。
他把文件递给白华芊:“要是还想要钱的话,签字吧。”
白华芊接过了那份文件,只是瞥了一眼,就将它撕成碎片。
“不好意思,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不需要钱。”
丁沐清看着桌子上的碎片愣了愣。
她疯了吗?
就待在这么个小破地方,她这一辈子能赚出来一百万吗?
想起先前她说钱少的话,丁沐清冷哼一声。
摆出这副姿态来,就是想多要点钱吧?
她难不成以为她们母女两个在王总心里地位很高吗?
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既然白小姐这么说了,那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给委托人的。”丁沐清并没有再多看白华芊一眼,转身离开。
他敢保证,不用走到门口,白华芊绝对会叫住他。
丁沐清十分自信地想着。
“等等,丁律师!”
果然,还没有走到门口,白华芊真的叫住了他。
丁沐清撇了撇嘴。
装不下去了吧?
要他说,给一百万都算多的了,她简直就是贪得无厌。
“白小姐,还有什么事吗?”丁沐清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华芊,语气傲然。
如果她还要说遗产的事情,他绝对要好好羞辱她一番!
“丁律师,听说你打官司挺厉害的,接委托吗?”
白华芊笑得人畜无害,“一个小案子,劳动仲裁方面的那种。”
丁沐清一个趔趄,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什么玩意儿?
她是因为这点破事儿才叫住他的吗?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已经被她揉成一团的文件上,咽了咽口水。
难道她是真的不想要这一百万?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以上就是樱桃小说给你带来的"暴富系统哭着求我花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更多免费小说,免费热门小说,免费热门章节,尽在樱桃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