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整篇免费阅读第十七章:婚礼照常举行
卿卿我心(姜卿纭)

卿卿我心(姜卿纭)

作者:猫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3

陆茗香找到顾韵儿的时候她还在生气,地面上都是一些瓷杯的碎片,她没有关注这个,反倒是上前两步焦急的问,“你真的让你哥哥娶姜卿纭?”

“我能怎么办?!哥哥现在是非要娶她了,除非她自己不嫁,不然什么法子都没用!”

顾韵儿咬着牙,她一想到姜卿纭要嫁进来心里就极不舒服。

而且一直宠爱她的顾言庭,居然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凶她!

陆茗香当然也不畅快,她喜欢顾言庭,她想嫁给顾言庭,而且是正妻,可姜卿纭还在的话,她就不能成为顾言庭的妻子。

她做了那么多,甚至想让姜卿纭死,就是为了成为顾言庭名正言顺的夫人!

必须想个办法,明天破坏他们的婚礼!

宋朝从府外回来就往南宫夜玄的书房里跑,他撑着门,喘着大气,“我跟你说,明天顾言庭就要娶姜卿纭了!”

果不其然,男人的身体一惊。

可紧接着,他便恢复了正常,没有抬头,“这不是很正常吗?他们两个本来就是未婚夫妻,婚礼提前有什么问题吗?”

宋朝无语。

啧,老哥,就是因为婚礼提前才替你着急!

看他这么平淡的模样,宋朝急了,“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

“做什么?”南宫夜玄明知故问。

不是他不想做,而是他,不想破坏姜卿纭所希望看到的结局。

宋朝反问,“我看你那么在意姜卿纭,如今马上就要嫁给别人了,你真的开心吗?你要是想抢婚,我马上带着人去把顾家围起来,给你把姜卿纭抢过来!”

开心?

怎么会开心呢!

他难过伤心还来不及。

南宫夜玄懒得搭理,在一边为他不平的某人,看向门外的风景,院子里屹立着一颗挺拔的红梅叔,梅花开的很好看,耀眼夺目,让他止不住回想起姜卿纭的容颜。

雪,好像也停了。

只是这风,这温度,还是冷的渗人。

****

姜卿纭屁股有伤口在,不过好在她一直在涂南宫夜玄给的药,那药效相当不错,而且还有点儿止疼的效果,只是她身上受了伤,顾言庭却依旧在办婚礼,想来并不在意她的身体。

顾言庭兴高采烈的把婚服拿来给她来,她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这平平无奇的红色婚服,只觉得扎眼的很。

第二天,姜卿纭穿上了这套婚服,盖着盖头,被下人扶着走到前厅,虽然客厅里摆着宴席,但实际上她知道没有多少人来,少许的话语落在她耳边,随便两下也就过去了。

可她想要的,是当初顾言庭承诺给她的——最盛大的婚礼。

她很贪心,贪心到想要和喜欢的人白头偕老。

“没想到他们二人这么快就成亲了,我还以为得等上好些水月才能喝到他们的喜酒!”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婚礼突然提前了,不过这氛围确实不错,看来外面的传言果然不能相信啊!”

“没错没错,看顾大人这么宠爱郡主,说不定二人真的琴瑟和鸣呢!”

……

顾言庭在乎的是自己的面子,听到那些人称赞自己,他知道是表面上的阿谀奉承,实际上自己心里也很得意。

就算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也会是他的妻子!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正当顾言庭和姜卿纭准备行最后一个礼的时候,陆茗香突然闯了进来,高声呼喊,“等一下!阿庭,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她穿着桃红色的衣裙,小脸冻的有些发白,温柔贤淑的笑容早已经从她的脸上消失,顾言庭看到她突然出现,意外的眯上了眼。

“茗香,今日是我和卿纭的成亲之日,你不该来这儿。”

他早就哄好了陆茗香,只要她不出现,外人自然找不到什么议论的点。

可现在,陆茗香答应的好好的,却又出现了,这是什么意思?

陆茗香娴熟的挤出几滴眼泪,她不顾周围还有宾客,也不顾今日是姜卿纭的大喜之日,她声音娇弱委屈的说,“阿庭,我也想试着成全你们,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肚里,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什,什么?!”

这一下,不仅是顾言庭,就连到场的那些宾客都无不膛目结舌。

“这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啊,先仔细看着吧!”

顾言庭赶紧上前走到陆茗香跟前,伸手去握住她的小手,有些惊喜,又有些喜出望外的把姜卿纭抛之脑后,“真的吗?”

他,有孩子了吗?

“是昨夜我不太舒服,叫了大夫过来给我看看,大夫说我有喜脉了,只是胎儿尚早,又恰逢你们成婚,所以我才不得不亲自来告诉你。”

“言庭……”

姜卿纭忍不住叫了他两声。

她分明看见了,顾言庭在听到“有喜”两个字时,眼里的惊奇和高兴。

她也明白,陆茗香带着这样的消息出现,这不就是在光明正大的砸场子吗?

“看来外面传的那些事都是真的!”

“昔日姜府的千金小姐,皇帝亲封的郡主,竟然会比不过这乡野女子,这算是怎么回事?”

顾言庭不理会这些闲言碎语,他站在陆茗香身侧,手揽着陆茗香的腰,看着姜卿纭,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卿纭,茗香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不如就让她入我顾家做妾,你还是正妻!”

啧,妾?

她可不想做妾!

她当众把这件事说出来,就是为了破坏他们的婚姻,没想到顾言庭竟然还想着要娶姜卿纭!

陆茗香咬着上唇,她只觉得现在放在她腰上的那只手格外炙热。

姜卿纭冷呵,扯下盖头,她看着并排站着相拥的两个人觉得格外刺眼,“呵,你的意思,是要在今日娶两人?”

“只是让茗香入府做妾而已,你还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

顾言庭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似乎是想稳定姜卿纭的情绪,又一脸深情款款的走向她,温柔的说,“卿纭,你放心,我会永远对你好的,婚礼也会照常举行,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