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完整版在线阅读第十六章:给你一个婚礼
卿卿我心(姜卿纭)

卿卿我心(姜卿纭)

作者:猫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3

姜卿纭撑着想要下床,南宫夜玄赶忙走上去扶着她,可随便一动就屁股疼,姜卿纭只好作罢。

离南宫夜玄的距离远了一些,客客气气的说,“我记得这是你的房间,还得麻烦摄政王帮我弄一下客房吧。”

他知道,她表现的很疏离。

重逢的每一次都是如此。

姜卿纭是被他的人抬到客房里去的,房间里很暖和,就好像是有人提前弄好的,她趴在床上,南宫夜玄也没着急离开。

在自己的房间尚且呆在姜卿纭倒是还能理解,为什么现在又在身边?

她忍不住问他,“我们以前见过吗?”

南宫夜玄轻笑,“当然见过,你忘了吗?”

姜卿纭以为他是在说宫里面见面的次数,可她说的意思,并不仅仅指次数。

良久,她幽幽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回首不见从前,再见已非少年。

她喜欢的是在长右山的那个人。

而那个人,偏偏是顾言庭。

是伤她最深的人。

“确实傻。”

南宫夜玄的话带了几分魅惑的吸引力,让姜卿纭有些凌乱,她想找个话题结束房间里安静的氛围,可结果却是她自己没话说了。

这个夜晚好像比平常更加漫长,更冷了很多。

姜卿纭睡着了以后南宫夜玄才出门,他你望着小女人的睡颜很久很久,久到他都快要以为她是他的了。

宋朝见南宫夜玄来了他房间,又是一脸的丧气样儿,他挑了挑眉,戏谑道,“怎么,就是在别人那里待的不顺?”

“就你屁话多。”

某人心里自然不爽。

他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去报复顾言庭对姜卿纭的种种不好,可偏偏姜卿纭喜欢顾言庭,他动不了手。

“你什么时候这么纠结了?”宋朝从衣柜里面拿出几坛酒来,把两个碗摆在桌子上,他又翘着二郎腿,“要不我陪你喝点儿?”

“是你自己想找个理由喝酒吧。”南宫夜玄斜眸撇过宋朝的面孔,倒了一碗酒,径直往嘴里喂。

切,这不喝的比他还快吗?

宋朝没好气的说,“还不是看你心情不好,才陪你喝喝酒,不然这偌大的王府里可没有人像我这样会陪你喝酒的人了。”

南宫夜玄闷声不语。

是啊,这诺大的王府,少了他最想见到的人。

这酒一碗一碗的下肚,他都不觉得醉了,反倒是宋朝,有点儿醉醺醺的姿态,还一直疑惑着这南宫夜玄为什么总是这么好的酒量。

****

第二天,南宫夜玄还是遵守约定的把顾言庭叫了来,不过她还是被放在担架上的,南宫夜玄也没有来送她离开。

顾言庭看姜卿纭被放在马车里的时候不禁松了口气,他就知道不论自己做了什么,姜卿纭都是很爱很爱他的。

爱到永远不会离开他。

想到这里,顾言庭心里唯一的那么点儿负罪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马车里很冷,窗户里灌进来的风卷起她的头发,顾言庭却又无比动容的坐在她身侧,温声细语的说,“卿纭,幸好你没事!否则我寝食难安,根本无法原谅我自己!回去后,我们明天就成亲,好不好?”

他表现出来的温柔很假。

姜卿纭知道这是惺惺作态。

可她就是撞了墙也回不了头。

她趴在马车里,听着顾言庭絮絮叨叨的说着成亲的事,她本来已经快要忘了的事,又涌上心头。

“只要你帮了茗香,我就娶你。”

这就是她得到的吗?

姜卿纭低头嗤笑。

她以为她能忘。

实际上,每每想起来,这颗心就痛的不行。

她面无表情的问他,“你要是娶了我,那陆茗香怎么办?”

顾言庭脸色愣了愣,随后解释道,“我就把她当成妹妹,你千万不要多想,我最想娶的人只有你。”

他想要一块美玉,想要唾手可得的爱,自以为犹如天神一般掌握着他们的这番感情,却又舍不得漂亮吸引人的翡翠。

其实若不是三皇子说了,他恐怕也不会这么早娶了姜卿纭。

“顾言庭啊,今天这件事,你可是闹了一个好大的没脸,本皇子虽然能够保你,但却不一定能保得住陆茗香,只有你娶了姜卿纭,我们才能更快的完成计划。”

皇家人向来无情,三皇子君盛奕,在听说了事情原委之后打算让顾言庭选择去放弃陆茗香,选择姜卿纭。

顾言庭自然舍不得陆茗香的温柔体贴,也不会放弃姜卿纭的冷艳高贵。

“臣知道,臣会尽快娶姜卿纭的。”顾言庭是这么保证的。

姜卿纭不知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顾言庭改口这么快娶她,莫不是产生了动容之心?

顾言庭的手覆上姜卿纭的手背,轻声说,“我们回府之后我就安排下去,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婚礼。”

姜卿纭没有做声。

顾言庭只管着她答应了。

他嘴上是这么应的,回去了,倒也开始张罗着府里的婚事,陆茗香和顾韵儿在一边看着觉得府里的“喜”字十分碍眼。

陆茗香不懂,为何姜卿纭每次都能活下来。

顾韵儿愤愤不平的跑到书房,顾言庭正在写请帖,看到自己的妹妹气冲冲的进来,他皱眉,“不是让你好好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吗?要是被外人看见,岂不是要闲言碎语了?”

“这里又不是别人家,没人看,我还注意什么!”

顾韵儿抱着胳膊,嚣张的质问顾言庭,“哥哥,你为什么要娶姜卿纭?你如果真的想要她手里的兵权,她死了,你不照样可以拿到吗?”

顾言庭写请帖的手一顿,他抬头,教训道,“以后姜卿纭就是你的嫂嫂,断然不能说这样的话!”

什么嫂嫂?

姜卿纭只是一个孤女。

她的嫂嫂,怎么能是这样的女人?

顾韵儿肺都要气炸了,可偏偏顾言庭还让她把请帖派人送到其他府上,她赌气不答应,甩着袖子就跑出了书房。

顾言庭没有多说,他只好自己叫人送请帖,以前说过的“盛大婚礼”,实际上精简的很,他并没有在此多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