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第十四章:这是臣的承诺
卿卿我心(姜卿纭)

卿卿我心(姜卿纭)

作者:猫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3

顾言庭被戳破了心思,绕是心中早已经气急败坏,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面对的不仅仅是南宫夜玄,还有皇帝。

皇帝大概也觉得乏了,他挥了挥手,吩咐着苏公公,“先带郡主下去治疗吧,等摄政王查清楚真相后再议。”

陆茗香急了,若真的被查出来,加上构陷郡主的罪名,她恐怕只有一死!

正想抬头说话,却被南宫夜玄一眼逼的愣在原地。

这个男人,长的如此绝色,可是他,又是那么恐怖,一眼撇过来,她似乎都忍不住浑身战栗。

南宫夜玄从未给过陆茗香一个正眼,淡定的说,“皇上,臣有事禀报。”

皇帝让一行人离开,苏公公贴心的关上门,南宫夜玄也不隐瞒,直言道,“皇上,臣查到顾言庭一直跟三皇子走的很近,而顾言庭之所以娶姜卿纭郡主,或许就是为了郡主手里的那些兵权。”

皇帝沉吟,确实,姜卿纭手里的兵权是很多人眼里的香饽饽。

自己答应过姜正,绝不会剥夺他为姜卿纭留下的东西,所以只要姜卿纭要嫁的人不是什么王公贵胄,他可以稍微放心。

可现在顾言庭和自己的三儿子走的那么近,恐怕也不简单。

或者说,顾言庭和他的儿子,早就已经在密谋什么计划混在一起了。

“皇上,您为何还将兵权留在郡主手里?”

南宫夜玄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这么长时间了,皇帝依旧没有强行收回。

莫不是另有隐情?

皇帝扶额,想着最近有些劳累,他呼了口气,略显疲惫,“朕答应过一个人,会对姜卿纭一辈子负责,爱卿啊,这件事还得劳烦爱卿帮朕盯着。”

他现在的身体莫名其妙的有些颓败,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或许最近也不太宁静了。

而对于南宫夜玄,他现在当然是信得过的。

“皇上放心,臣自然鞠躬尽瘁,这是臣给您的承诺。”

他成为摄政王之前,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就连皇帝也想要去查他的踪迹,可也没有办法。

南宫夜玄只是说,他来这里找一个人。

为此征战多年,毫无败绩。

皇帝知道南宫夜玄有目的,却也知道他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可若是找到了那个人呢?

南宫夜玄,会不再庇佑他和国家吗?

“皇上放心,臣答应过繁荣苍盛,外地不敢侵犯的事情,说到做到,就算找到了那人,臣也不会弃之不顾。”

“那就好,那就好。”

皇帝很欣慰。

心里纠结南宫夜玄身份这件事,在今日得到他这样的承诺后,再也没有了腾升起来的欲望。

……

他领命后直接出了门,便看到顾言庭他们围在姜卿纭跟前,不顾她还昏迷着,一直吵吵闹闹。

“阿庭,我是真不知道卿纭姐姐会受这样的苦,我看着也很心疼!”

呵,她怎么会心疼呢?

姜卿纭死了才好!

南宫夜玄大步走过去,直接绕过陆茗香和顾言庭,看着瘫在凳子上已经昏过去的丫头,心绞抽痛。

他不介意姜卿纭身上都是血,高贵的身子弯下来,把姜卿纭轻轻的抱在怀里。

也许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姜卿纭在昏迷中忍不住嘤咛了两声,额头上尽是虚汗,南宫夜玄赶紧把动作放轻,坚挺的臂腕生怕弄疼了她的伤。

顾言庭快步上前拦住南宫夜玄的去路,“姜卿纭是我顾言庭的未婚妻,摄政王这么明目张胆的把我未婚妻带走,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南宫夜玄勾唇轻笑,“这时候想起本王怀里的这位是你的未婚妻了?本王听外面的传言,还以为你的未婚妻是陆茗香呢。”

一眼望去,陆茗香挽着顾言庭的胳膊,一直不撒手。

啧,还真是如此!

那些下人们看着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虽然也是闲言碎语,可顾言庭这人最顾面子,他赶忙把手抽了出来,又离陆茗香远了几步。

陆茗香一愣。

怎么回事?

平常他可从来不会拒绝自己的接近的。

南宫夜玄不把顾言庭放在眼里,邪魅的冷眼散发着幽冷的寒光,他抱着姜卿纭越过顾言庭,他可不会把重伤病危的姜卿纭留在顾府。

顾言庭就像是脚底上被钉住了一样,怎么了挪不动步子。

他的眼里还很惊恐,充斥着对南宫夜玄的恐惧。

****

南宫夜玄把姜卿纭抱上马车,然后吩咐归屿驾车回去的路上稳一些,自己则把姜卿纭的身子翻过来,屁股已经被打血肉模糊,那十几板子在顾言庭看来微不足道,可这鲜红的血,落在南宫夜玄心里极不好受。

他拿出方巾细心的擦拭着姜卿纭额头的虚汗,嘴角的血渍也给她擦干净,也知道她怕冷,所以马车里很早就放了暖炉,很热乎。

姜卿纭的脸靠在南宫夜玄的腿上,一直皱着眉。

南宫夜玄知道她很难受,双手轻轻的揉着她的太阳穴,企图给她减少一些疼痛感。

其实姜卿纭一直在昏迷,不知道南宫夜玄会过来救她。

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的梦。

似乎是好多年前的事。

梦到了在长右山上,她穿着裙子,袖子上的铃铛随着她的动作叮铃作响,她欢快的跑到另一个人怀里,那个比她稍稍大了一些的男孩儿把她抱起来蹭了蹭她的脸。

“哥哥,你等了我很久吗?”她仰着可爱的小脸看着他。

男人的面孔很模糊,可是他的声音很温柔,像温柔的泉水一样,双手很暖和,抱着她的时候似乎把温度都传到她身上了。

“只要是想到等你,自然不会觉得久。”男人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看了她许久,动情的说,“阿纭,等你长大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嫁给你,是什么意思?”姜卿纭还未明白男女情爱,男人却并不着急。

“没事,等你慢慢长大,你就会明白的。”男人笑着说,“我会娶阿纭做我的妻子,是十里红妆,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