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第十二章:你担下来,我娶你
卿卿我心(姜卿纭)

卿卿我心(姜卿纭)

作者:猫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3

姜卿纭站在椅梅苑,她身上披着披风,手里抱着暖炉,站在院子里,看着身边的梅花正开的艳丽,不说话,也没有动作。

过了片刻,她听到了细雪被踏碎的声音。

她知道是谁来了,却没有回头。

空灵的声音没有带一分见到他时的惊喜,“你是因为陆茗香的事,才来找我的吧。”

这段时间,顾言庭虽然一直在关心她,可她也知道,这不是真的。

可她奢望的,永远都近在咫尺,却又无法得到。

顾言庭一来,便走到她跟前,她好像比以前更美了一些,那双灵动的眼睛仿佛比世间上任何湖水都要清澈,头发随意披散着,都遮不住她这张好看的脸蛋。

说实话,姜卿纭比陆茗香美。

可陆茗香,对顾言庭的胃口。

姜卿纭太倔了,他喜欢征服的感觉,对于姜卿纭,他自认为这些年已经做到了未婚夫的本分,并不觉得有什么亏欠。

他看着姜卿纭绝美的容颜咽了咽口水,还是漫不经心的说了他此行的目的,“官兵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你们两人。”

他其实还是莫名的有些没底气的。

可他要保全陆茗香,就必须来找姜卿纭。

这是唯一的办法。

“所以?”姜卿纭挑眉。

顾言庭也就直说了,“茗香身子太弱,又没有身份背景,被抓到会被立刻处死。”

姜卿纭沧桑一笑,可笑的说,“你,难道想让我帮陆茗香顶替杀人的罪名?她杀的可是官员的女儿,你有想过我的性命安危吗?”

她如果背上杀人的罪名,这一辈子就难以洗脱。

陆茗香,真的就那么好吗?

他就要处处偏袒她、维护她吗?

就算是杀了人,也非要自己给她担下来吗?

顾言庭知道这件事很难,只好苦言相劝。

“卿纭,你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就算杀了人,皇帝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绝对不会要你的性命,就是施以小戒。可茗香不同,就算侥幸不被处死,可如果受罚,她就算不死也没了半条命。更何况,你身体一直很好,又是习武之人,受点儿罚而已,肯定能挺过去的。”

他似乎忘记了,半个月前,姜卿纭是怎样一副憔悴虚弱的样子,和陆茗香的生龙活虎相比,她才是最需要人疼爱的。

那时的她,是因为南宫夜玄才死里逃生。

这才过了多久,就忘了吗?

姜卿纭听的一阵一阵心痛,她捂着胸口,闷声咳嗽了两声,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眼,紧紧盯着顾言庭的脸,说话声音都颤抖了。

“顾言庭,我是喜欢你,我是爱你!我是你的未婚妻,所以我愿意帮助你,但这并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伤害我的借口!你不能仗着我对你的爱,一次次的让我给别人做嫁衣!你答应过我,会好好对我,会娶我为妻,会让我成最幸福的人,如今,这就是你的做法吗?”

他就不怕自己死在了受刑过程中吗?

姜卿纭努力撑着让自己的身体不要倒下来。

记忆力里的那个人,说这话的时候是那样真挚。

“阿纭,你等我,我会让你成为全天下让人羡艳的新娘。”

“好。”

当年的承诺,耳畔厮磨,许下的诺言,在空谷幽境中盘旋不止。

她以为,那会是永远。

可如今,倒是都变了。

她悲怆的眼眸里充满了伤痛,甚至都忘了她是有多怕冷的人,现在双手双脚冰冷的要命,却完全不如眼前的人无情无义。

听她说了这么多,听着还不愿意担下罪名,顾言庭的耐心都快耗完了。

“不就是让你担下一个罪名吗?”顾言庭冲着姜卿纭吼道,“你姜家的人曾经上战场杀了那么多人,你身为姜家儿女,背负一条性命不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吗?”

姜卿纭的眼角,骤然滑下泪来。

她哽咽的拂去泪珠,说话的时候,声音变得没有温度,“原来相识多年,年少情深,我在你眼中,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存在。”

顾言庭意识到自己食言了,可他不会低头,不会道歉,一脸不退让的气势。

他冷硬的说,“只要你帮茗香把罪名担下来,事成之后,我娶你。”

姜卿纭还记得顾言庭说过要推迟婚礼的话,如今又拿这件事出来,看来还真是要把她利用的彻底。

“不就是想用我来保全陆茗香吗,好,我答应你。”

顾言庭听到姜卿纭松了口,惊喜过望,还没等他说上两句,姜卿纭直接绕过他,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李员外果然上报了,皇帝派人到顾府抓人,陆茗香和姜卿纭一起被带进了宫,不过陆茗香并不担心,因为顾言庭跟她说了,姜卿纭会给她把所有的罪责都担下来。

在去宫里的路上,苏公公看着姜卿纭苍白的小脸,还提醒道,“郡主,等会儿进宫面见圣上,您只需要如实禀报就好了。”

对于陆茗香这种人的身份随便查查就有结果,今天李员外报了上去,可闹了好大一出,恨不得要凶手偿命最好。

苏公公自然也不希望此事跟姜卿纭有什么关系。

姜卿纭轻应,内心早已经空落落的,她的思绪似乎飘到了很远之外,直到落在宫门口,她才回过神来。

她往后面看了看来时的路,苦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再走一次了。

皇帝坐在龙椅上,看着地上跪着的姜卿纭和陆茗香,还有一边恭恭敬敬的顾言庭,庄严的神色没有收敛,外头那些大臣还在等着结果,就连李员外也老泪纵横的等着。

陆茗香不敢抬头,被气势压的一句话也不敢说。

可姜卿纭不同,她神情淡然,处变不惊。

皇帝严肃的面孔扫过下面的三人,浑厚深沉的嗓音脱口而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给朕如实交代。”

***

归屿赶忙把事情禀告给南宫夜玄,男人几乎不做任何反应,连狐裘都没穿上,身着一身淡薄的衣袍,立马就离开了摄政王府。

进宫的一路上,他一刻也不敢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