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第14章 乌坦国师那桑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作者:误入阳间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在无数人的目光中,墨轩辕再也没有站起来。

“我怎么可能...我是混元境,而你,而你只是...”墨轩辕想说出墨砚辰的境界,却发现,自打一上场,就根本无法探查到墨砚辰的境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混元境的境界,竟然最后,被一招挫败。

“不,你并非混元境,不过是丹田能够容纳混元境般的灵气罢了,不论是灵气的浓厚程度还是对境界的感悟,你都远远达不到混元境,无根之浮萍,掠水即翻。”墨砚辰此时向着墨轩辕低声说道。

台下众人见到此番场景皆是久久没回过神来。

败了?

混元境只是这样的实力?

台下一众人呆愣着看着台上。

国主墨染此刻也是站了起来,低喃道:"云儿,你龙族血脉,当真是一如既往的强大。"

早在数年前墨染便是见识过龙族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大乘者一跃便是九霄之上,,只手之力便能遮天,翻手即能覆雨,那种排山倒海的伟力,这辈子也不敢忘。

台上。

此刻的墨砚辰见墨轩辕落败却并未想过要停手,一想到当日他的这位大哥残忍的将自己的血脉剥夺又狠心的将自己打下了悬崖,心中便怒火中烧,墨砚辰既有菩萨低眉之心也同样具有金刚怒目的手段。

墨砚辰疾步掠去,眼看墨砚辰这一拳就要轰在墨轩辕的命门之上。

“殿下!”

台下的一众都是被墨砚辰惊住了,三殿下这是要下杀手啊!

墨砚辰这一击下去,莫轩辕恐怕,必死无疑。

拳头离墨轩辕不足三寸之距时,突然,一道黑色的灵力冲击向着自己砸来。

“轰”台上尘土激荡。

一击,墨砚辰便被轰的退了数丈远,数息后才稳住了身形。

“咳咳”

“混元境?”墨砚辰被震的有些咳嗽,同时,又有些惊讶,他察觉到了,这道灵力冲击,比之墨轩辕的灵力强度高了不知几个档次。

尘土散去,只见台上浮现出一黑袍老者,拿着一柄权杖。

“哈哈哈。”老者发出阴冷的笑声,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三殿下,你当真如此狠辣呀,不过,你这位大哥,如今你可还杀不得。”黑袍老者邪魅的望着墨砚辰说道。

“那桑!”墨砚辰咬紧牙关狠厉的喊出这个名字。

顷刻间,墨砚辰一柄短扇现于手中,指向这黑袍老者,大有动手之意。

台下。

“乌坦国师,那桑!”几位国老立刻便认了出来。

此时国主墨染眼神中的杀戾之气也是隐隐浮现,“那桑,你似乎越界了吧,我沧月的后山什么时候是你那桑想来便来的了。”

“拿下!”国主墨染暴虐喊道。

命令一下,上前的并未是台下的侍卫,而是几名国老。

沧月国与乌坦国针锋相对了近乎百年,几乎每隔数年便要爆发一次或大或小的战争,而乌坦国师那桑正是近几次战争的主导者,沧月国虎翼军中的将士死在那桑手中的不知有多少。

几名穿着黄色外套显得十分朴素但却又显得极具威严的三位老人,一跃至台上。

三位造化境巅峰,沧月几乎最顶尖的战力,修行了数十年的几位国老在沧月国几乎难逢敌手。、

“哈哈哈,几位国老那么多年修为还是未有寸进呀,你沧月看来还真是没落了。”那桑望着几人轻蔑的笑道。

“纳桑,你来我沧月究竟什么目的!?滚回你的乌坦国,我们两国便相安无事!”一位国老向着那桑呵道。

“我若不回呢?那有该如何呢?难不成,要出兵?”那桑面对着几人说道。

几位国老面对着那桑这样说道确是有些语塞,乌坦国近年来兵强马壮,强者云集,据传混元境的高手近年出了就不止一个,而沧月近年确是有些青黄不接,又遭遇两年的大旱,削减了军队的编制,整体的国力如今比之乌坦国弱上不少。

“欺人太甚!”一位国老话音落下,三位国老便是身上浮现虚影,皆是气势爆发。

“斗山猿血脉!”

“白纹豹血脉!”

“金睛水牛血脉!”

台下有人惊呼,一眼便是认了出来。

三位国老皆是四阶血脉,皆是天性好战,一身巨力,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是四阶血脉中的王者。

三位国老单脚一踏,三个方向向着那桑暴虐而去,三人皆是杀招,各自施展秘法展开攻势。

只见那桑权杖触地。

“叮!”

“巨蟒化形!”那桑口中道。

说罢。

一只黑色巨蟒浮现,约莫水缸粗,有数丈之长巨蟒全身都被厚重的鳞甲覆盖,两颗蛇牙让人心生畏惧,黑色巨尾向着三位国老横扫而去。

“砰。”

三位国老只是在刚一接触蟒尾时便是感到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皆是被震退了数丈之远。

三位国老还未落地,便见脚下出现几条黑色小蛇,将三人缠绕在地,动弹不得。

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一身实力根本无法施展便就这样被放到在地。

那桑双脚浮起,权杖向着国老们挥去,那条巨蟒便是如同被指挥了一般,张口血口便是向着几位国老冲去。

巨蟒身形虽大,但速度却奇快。

众人都是捏了一把汗,不少强者都想上前去搭救,但是这个距离,根本就来不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只见一个身影,挡在几位国老身前,双臂抓住黑色巨蟒的两颗蛇牙,巨蟒被抓的动弹不得。

“三殿下。”一位国老喊出了这个名字。

台下不少人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墨砚辰。

那桑见此也是,目光也是有些呆滞,随即也将巨蟒收了回来。

“三殿下,好久不见,殿下的实力比之前夕又是恐怖了不少呀。”

“殿下的实力就算放眼我整个乌坦国,整个年轻一辈怕是无人能出其右,不如加入我乌坦国可好,我乌坦国比之沧月的修炼资源可是强盛了不知多少呀。”那桑别有意味的望着墨砚辰说道。

墨砚辰一时有些无措,这那桑是乌坦国的国师,修行了近百年的强者,多年之前便是已经踏入了混元境,如今又是不知是何等境界,若非十五年前那桑练功走火入魔险些陨落,实力骤减,这些年沧月与乌坦的几次战争怕是胜负难定了。

“那桑,你不好好在你的乌坦国养伤,来我沧月国干什么,莫不是嫌自己命长了?”墨砚辰一脸杀气阴沉的说道。

“最近修行需要吞噬一些血脉,这变异的白虎血脉倒是再合适不过了。”那桑一脸邪魅的说道。

“那桑,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伴随而来的是一道威严的声音。

国主墨染出动了。一跃而起,径直的便要跃到了台上。

还未到台上,脚浮半空三寸有余,眨眼间,便是与那桑对了一掌。

“轰。”

二人皆是退却了几步。

墨砚辰望着自己的父皇,不襟有些许震惊。

这么多年来少见自己的父皇出手,国主墨染,沧月国目前仅知的两位混元境高手之一。

“如此看来,你沧月果真还是没落了,犹记得当年,你这白虎掌比如今恐怖了可不止一分呀,倒是你这三皇子,如今有些让人摸不透了。这几年若非你这三皇子的虎翼军,你这沧月国怕是早就不知灭了几回了。”

“哈哈哈。”

那桑的笑声不加掩饰,邪魅而又阴沉。

墨砚辰也是一阵咬牙切齿,这么多年来与乌坦国大大小小不知打过几次,每一次几乎都是险胜,每一次却都是损失惨重,虎翼七将,如今只剩下两位,每死一位自己的将军,心里都如同刀割一般。

墨砚辰此时的眼中如同闪着精光一般,一眼便发现了墨轩辕此时仿佛正经历着莫大的痛苦一般,眼神中空洞,面目苍白,再仔细看去,一条黑色的小蛇正盘旋在墨轩辕的腋下一口咬住,不断的吞噬着墨轩辕的血脉。

“唰。”墨砚辰见此也是一道灵力冲击,将小黑蛇击飞。

但此时一道道的黑色光点确实已经被那桑张嘴尽数吞入,让人看了有些恶心。

墨染此时的面目顿时便阴沉了下来,因为刚才吞噬的正是自己的儿子墨轩辕的血脉。

墨砚辰心中也是一阵火大,脸色也是同样的有些火大,心中在嘶喊着:“这特么变异白虎血脉是老子的血脉呀!”

两人还没回过神,那桑手臂顿时化作一条黑色长蛇,扭曲的咬住了不远处的墨轩辕,一跃而其,带着墨轩辕便是要远遁而去。

“莫走!”墨砚辰大呵一声。

随即便是追了上去。

墨染也是紧跟其后。

台下众人不少强者皆是气势爆发开来,紧追着那桑。

紧追的同时也同样惊叹着那桑的速度,不愧是修行了百年的强者,速度奇快,不少飞行属性的血脉都是追不上。

此时墨砚辰直接施展化龙决第二变,气势恐怖,每一步跳跃数十米之远。

“卧槽,三皇子速度竟这般恐怖吗?”

后面不少人又一次的发出了惊叹。

墨砚辰看着就在眼前的那桑不断的吞噬着墨轩辕的血脉,心中怒火中烧,随即从纳灵戒中掏出了一张引爆符,快速寄出,想要把两人一起炸下来。

“轰。”

发生爆炸。

但坠落的并非两人,着眼一看,就只有墨轩辕一人。

“三殿下,你这算不算借刀杀人?”那桑的话只传到了墨砚辰一个人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