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全本章节在线阅读第7章 洛王府提亲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作者:误入阳间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你知道化身境?”墨砚辰问道。

“高阶血脉的炼体之境,化身境!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姬月娜有些激动的说道。

“那能给我讲讲吗......”墨砚辰回道。

这话一出让姬月娜都有些懵了,自己的境界难道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奇葩......姬月娜仿佛给了墨砚辰一个白眼。

“好吧,那便给你讲讲。”

“化身境,高阶血脉家族传承的炼体之境,最原始的境界之一,一变窥灵,二变可通玄,三变肉身同阶之内无往而不破,境界于功法一体修炼,越是高阶的血脉实力越是强大。”姬月娜一字一句的向墨砚辰解释道。

“血脉等阶最少要达到七阶才能够修炼化身境,不知道道友这血脉是何等阶?”姬月娜又紧接着问道。

面对姬月娜的发问墨砚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墨砚辰吞吞吐吐的回道。

“看你刚才施展的化身倒像是鳞甲类的种族血脉,倒像是紫鳞兽一脉!”姬月娜不停的思考着。

“紫麟兽?很强吗?”墨砚辰仿佛对这个等阶的血脉丝毫不了解一般问道。

“强,很强!顶尖八阶血脉,最古老的血脉家族,一身鳞甲坚不可摧,没想到在着灵力稀薄的大陆北界能够遇到这等血脉。”姬月娜神色复杂的说道。

听到姬月娜这么说墨砚辰仿佛有些不知所措了,墨砚辰并没有把自己是龙族血脉告诉面前这个红衣女子,经历过一次血脉被夺,而且是被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皇兄所夺,墨砚辰明白了在这个血脉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在没有变得绝对强大之前,只有蛰伏,才能够保护自己。

“啊...应该是吧。”墨砚辰有些吞吞吐吐的答道。

只见此时姬月娜从纳灵戒中拿出一块紫色的云纹玉牌丢向了墨砚辰。

“给,我飘渺学院的信物,届时拿着此信物三个月后便能够直接通过考核成为我飘渺学院的弟子。”姬月娜向着墨砚辰说道,心中盘算着定要拉墨砚辰加入飘渺学院。

姬月娜心中想着,顶尖的八阶血脉,肉身又如此强大,若是加入我飘渺学院那一年后的大比也能添加几分助力。

墨砚辰着手中的玉牌呆呆的看着,“三个月么。”

“好,三个月后必如期赶至”墨砚辰眼神中坚毅的说着。

说罢两人便又闲谈了片刻后各自休息了。

墨砚辰心中一直想着,自己的母亲,也许就在中州这个强者云集的地方,这飘渺学院正好作为修行的地方。

第二天清晨姬月娜便乘着那漠铁驹一直向北去了说是要去找什么北界冰莲。

墨砚辰一行人也是向着洛王府走去,数日后抵达了其所在城池,燕云城。

燕云城,屹立北界沧月国数千年的城池,洛家世代世袭的城池。

燕云城,洛王府。

天空还蒙蒙微亮,骄阳初升,洛王府门前早已聚集了众多人群,在门口,停靠着数辆马车和百余名穿着喜庆红色的迎亲侍卫和两名侍女,正前是一名羽扇纶巾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墨砚辰一行人。

洛王府门内,几名布衣小厮探出了头,满是好奇的打量着墨砚辰一行人。

“这人好像是皇室的三皇子,墨砚辰。”

“就是血脉被废,修为如今跌落窥灵境的那个?”

“不会是来娶咱们的洛珊珊郡主的吧。”

“一个废物,他也配?”

洛珊珊,洛家的大小姐,五岁习文,七岁习武,自幼便展现出惊人的修炼天赋,五阶青鳞鹰血脉,不到十五岁便达到了通玄境。

如今芳龄十八,据说已经晋升到了造化境,这样的天赋,莫说在这燕云城,就算在整个沧月国也是佼佼者。

更关键的是,洛珊珊不仅天赋惊人,更拥有沉鱼落雁之容,是燕云城的第一美女。这些年不知多少他国的王公贵族公子来求亲。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讨论道。

王府内几名小厮闻言更是不加演示的露出了鄙夷之色。

“如今不过废人一个,也好意思来我洛王府提亲。”一名家丁话音仿佛故意提高了两分让墨砚辰一行人听见一般。

几名侍卫听罢便是一脸的怒色,“殿下,让我去教训一下这个狗奴才吧,太不把殿下放在眼里了。”

墨砚辰摆了摆手示意让众人作罢。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王府护卫走了出来,不屑的瞥了墨砚辰一眼,道:“王爷有令,请三皇子入府详谈。”

“带路。”墨砚辰话语平淡,仿佛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一般,使得几名护卫脸上浮起一丝怒意,不过,敢怒不敢言,毕竟眼前的是沧月皇室的三皇子。

一众侍卫在府门外等候,墨砚辰随护卫一路前行,片刻后便来到大厅之外,他目光随意扫过,却见大厅内,正站立着一排身影,正是如今的洛王洛千机,端坐于主位,气氛严肃,让整个空间都凝固到了极点。

这样的场景,若是寻常人,怕是还未踏入厅内,都要吓得胆战心惊了,不过墨砚辰可并非寻常人,沧月三皇子,龙族的血脉传承者。只见此时的墨砚辰昂首挺胸,直接跨入主厅,还径直的走到了洛千机的面前。

墨砚辰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未心生半分退意,话音提高了三分说道:“让诸位久等了。”

洛王府一众见此也是其身拱手做了一下礼。

此时的墨砚辰眼睛眯起了一条缝,见皇子不下跪行礼,加上先前双甲关守将的态度,这洛王府怕是,已有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