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第1章 龙族血脉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开局获得龙神血脉(墨砚辰)

作者:误入阳间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沧月国内,后山。

轰隆...

一声惊雷穿破云霄,雷声轰鸣犹如擂鼓般一样惊天动地.

悬崖边上。

砰!

墨砚辰被一脚踹飞了出去,被一群黑衣侍卫紧紧围住,半只脚已经悬空,嘴角溢出了鲜血。

“墨砚辰,没想到是我吧,你这绝顶的武学奇才,三军统帅如今也栽到了我手底下。”大皇子冷笑练练道。

墨砚辰生于灵隐大陆北域沧月国皇室,这方大陆据传数万年前万族大战,人族势弱依附于各大种族以通天手段传承其血脉,墨家传承的便是白虎血脉,血脉变异的墨砚辰就在片刻前被大皇子设计,残忍的剥夺了血脉。

墨砚辰此刻躺在地上,气若游丝,英俊的脸庞也显得煞白,浑身遍布血迹,手中却依旧紧握着挂在脖子上的那颗龙纹坠珠。

“墨轩辕!”

墨砚辰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道。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时的墨轩辕已经是死人了。

天空中的雷鸣之声伴随着雨点掉落在墨砚辰的脸上,数息间,磅礴大雨随即而来。

“我墨砚辰,八岁窥灵,十岁通玄,十五岁便问鼎造化境,白虎血脉觉醒,十六岁那年血脉变异勇冠三军加封为三军统帅,到如今已经惊艳了十七载岁月,却要死在这种地方了吗。”

“我墨砚辰不甘心!”

滴答滴答。

伴随着雷鸣,雨水落下,渐渐的,雨势压大地,狂风呼啸,雨滴猛烈的拍打着地面。

仿佛苍天也在为墨砚辰哭泣。

“我不服,我不服,我墨砚辰,不该死在这种地方,我还没有找到我的母亲,我还不能死!”

墨砚辰此刻咬着牙,不断的想要攀爬起来,被剥离血脉又重伤的墨砚辰身上哪还有半分力气,十指已然出血,却始终想要站起来。

大皇子一众人看着眼前的三皇子,眼中并未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自古以来的生存法则,怪就怪墨砚辰太过相信他那位储妃,却被大皇子联合骗到后山遭遇了强者的袭击,被大皇子剥夺了血脉。

“好了,也该送你上路了,我的三弟。”伴随着雷声,随即,大皇子一个飞跃将墨砚辰一刀劈下了悬崖。

在落入崖底前,墨砚辰只记得脖子上挂着的那颗龙纹坠珠没入了墨砚辰的眉间。

不知过了多久,墨砚辰耳边响着滴嗒,滴嗒的声音。

墨砚辰的眼神之中尽是迷惘之色,“难道这就是地府吗?”

眼神扫过四周,骸骨堆积成山,在正前方坐落着一座巍峨的残破宫殿。

须弥宫! 正是这座大殿的名称。

在大殿的必经之路上,一似龙似人的生物单膝跪在地上,手中一-柄漆黑大剑插在地上。肉身早已化为了尘土,仅剩下-副骨架,但是从对方的身上传来了一道让人忍不住想要下跪的冲动。迎面扑来的压力,让墨砚辰惊恐万分。

“来,推开这扇门!”

墨砚辰内心十分恐:惧,但是他的耳边却出现了一道诱惑十足的声音。

在声音想起来的瞬间;墨砚辰的目光瞬间变的呆滞起来。

只见他缓缓的迈开脚步,双目失神,靠近了像是深渊巨口的黑色大殿。

“吼”

地板下一头红色巨影发出了咆哮的声音震得墨砚辰身体仿佛裂开了一般。

突然,一头状如赤豹,五尾一角的凶兽幻影猛扑向墨砚辰,墨砚辰吓得顿时瘫倒在地。

“畜生,给我安分点!”

大殿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位女子,女子的声音回荡在这大殿,那头凶手瞬间便安分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的女子身着一袭缥缈白衣,身材高挑,头上生着一对龙角,仿佛是误入凡尘的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但却又有几份让人想入非非的魅惑。

白衣女子俯视着大殿中的一切,开口道“嘿,小子,你便是这一代的传承子吗?”

墨砚辰此时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一头雾水的问道“传承子?那是什么?”

“想来我龙族也有近千年没有传承子来此接受传承了,莫不是我族出现了变故?”白衣女子低喃道。

突然,白衣女子仿佛瞬间消失了一般,又瞬间出现在墨砚辰的身后轻轻拍拍墨砚辰的肩膀。

“啊,”墨砚辰被吓了一跳,有些脊背发凉,这女子到底是何等的境界仿佛能无视空间一般。

“你这实力也太弱了点吧,看你也都十八九岁了吧怎么才造化境的实力,而且丹田也碎了如今还跌落到了窥灵境界,我龙族如今的传承子都这般了么?”白衣女子无奈的说道。

墨砚辰心中一万匹野马在心中奔腾而过,老子可是沧月国第一天才啊,不到二十岁的造化境在我国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好吗!

随机想到现在自己的丹田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住了心中的野马,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前辈您是?”

话音未落,墨砚辰心中好像又想到点什么。

“等等,龙族?前辈您弄错了吧,我墨家自上古传承的便是白虎一族的血脉印记,并且刚刚还被夺走了。”墨砚辰赶紧说道。

“怎么,你不信?”白衣女子轻魅笑道。

随即,白衣女子上前在墨砚辰眉心一点。

顿时,一头模糊的龙形虚影出现在大殿之上盘踞着,咆哮之声充斥着大殿,威严法相仿佛要镇压这世间的一切。

墨砚辰体内断裂的经脉不仅愈合还扩张了数倍,丹田中仿佛有一条游龙为体内供给力量。

此时墨砚辰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不敢相信,我竟然有龙族血脉!?

血脉划分为一至九品,九品之上又有圣品,神兽和超级神兽血脉,而龙族血脉无论是哪一血脉分支无一不是圣品之上。

此时不仅墨砚辰,面前的白衣女子同样不敢相信,有些激动的说道:“血脉龙源竟精纯至此,难道要返祖了不成!怪不得你能当得此代的传承龙子,只是不知你这是哪一脉龙脉的传承。”

“我失了白虎血脉,如今却反倒有了龙族血脉!?”墨砚辰一阵失神想到了自幼便失踪的母亲,难道是传承自母亲的血脉?眼睛愈发变的深邃了起来。

正当墨砚辰有些兴奋之际白衣女子又随即泼了一头冷水道;“不,小子,你丹田已破碎,现在的你我没办法激发你体内的龙族血脉。”

闻言,墨砚辰神色黯然了下来。

丹田破碎!怕是神仙难救了,莫说是龙族修士,他现在怕是只能勉强算一名武者。

就在这时,白衣女子突然道:“我这有一种独特的血脉修炼方式,能够代替丹田,你学不学?”

墨砚辰一听顿时眼睛好像闪烁着光芒一般,紧接着问道:“此话当真?我学,我学。”

墨砚辰此时激动的仿佛要跳起来。

“究竟是何办法还望指点一二。”墨砚辰虔诚的说道。

只见白衣女子手中出现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淡金色珠子,说道:“诺,这是一颗龙珠,以龙珠为丹田便可。”

墨砚辰有些发愣了,“这也行!?”

白衣女子道:“怎么不行,我龙族血脉始孕于天地大道之中一颗龙珠便是集一身道韵之所在,以此为引自能提供源源不断的龙族之力,日后将吸纳的天地灵力纳于这颗龙珠中便可,将此龙珠吸纳后你的灵力不仅强度胜过之前数倍而且所纳灵力之广也是同阶之极,不过这是一颗道痕不完整的龙珠,你找到品质越高的龙珠你的修为便提高的越快,直到你能够真正凝结自己的龙珠,自身凝结道果便能融天地大道于一体睥睨万族。”

此时墨砚辰听的也是有些激动迫不及待的说道:“那便来吧前辈!”

白衣女子说道:“你确定?你可要想好,龙珠入体便是九死一生,若你的精神力不够强大很可能被这龙珠中的残存意志侵蚀,若体制不够强大也可能,爆体而亡。”

墨砚辰咽了咽口水,转峰回道:“来吧前辈,我墨砚辰丹田已破,血脉被夺,废人一个,就是宁死也绝不偷生。”

白衣女子听罢嘴角上扬了三分,“好,如此便好,我龙族从不需要废物。”

说罢,一道紫光没入了他的小腹。

“啊!”

瞬间,墨砚辰身体蜷缩在地上,面目狰狞起来,那颗紫色龙珠在丹田处散发出一股股力量在冲击着身体各处,感觉身体要裂开了一般。

墨砚辰咬紧牙关,身体不断的抽搐着。

白衣女子手上也是捏了一把汗,心知,此举之艰,不亚蝼蚁越山巅。

墨砚辰强忍着痛苦,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丹田之处闪烁出了金色的光芒,此时的墨砚辰也是瘫倒在地晕厥了过去。

大殿内,白衣女子也是轻叹了口气,“成了!”

又是过了不知多久,墨砚辰脑海中一道金光闪过,随即清醒了过来,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有了,有了,我能够凝聚灵力了!”墨砚辰激动的对着白衣女子说道。

“小子,别得意,这颗龙珠已过了万年,道痕十不存一,怕是撑不了多久,不出两年,你若找不到新的龙珠,便是,珠碎,人亡!”白衣女子说道。

此时的白衣女子双脚离地漂浮着环绕着墨砚辰转了一圈说道“嘿,小子,这须弥宫一共九层传承,第一层至少也要化身境,你如今这窥灵境属实不够看呀。”

白衣女子这不加掩饰的嫌弃让墨砚辰顿时无语。

......

不过墨砚辰还是再一次压制住心中的野马发问道:“化身境?我沧月国自古便只有窥灵,通玄,造化,混元,问道,从未听说过什么化身境?”

因为,化身境是只有少数血脉家族才能修炼的境界,并且要求血脉的浓度达到一定的要求,上古时期化身境才是最基础的境界,窥灵境与通玄境不过是后来一些血脉等阶低的家族自化身境中分化出的而已,达到化身境后便能展现出一定的种族之相,拥有一定的种族天赋技能,实力也会成倍的增长。白衣女子解释道。

此时,白衣女子手中出现一抹金色光芒,随即打入了墨砚辰的眉心处。

这是我龙族的龙息化龙决,我刚才已激发了你体内的血脉之力你且好好修炼,达到化身境圆满后便再来这里接受传承吧。白衣女子说道。

此时墨砚辰内视己身,脑海中仿佛出现了两篇秘法,之前的白虎一族秘法已经无法修炼,这两篇龙族秘法倒是让墨砚辰心中一片欣喜。

这让墨砚辰心中对龙族的好奇不断的加深着。

随即墨砚辰又问道“传承共九层?第一层就要化身境,那第九层又究竟得要什么样的实力,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大殿四周仿佛尸山血海一般?”墨砚辰心中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疑问。

面对着这一连串的疑问,白衣女子的双眸呆滞了片刻仿佛在回忆着什么,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忧伤。

随后白衣女子便答道:“此地是龙坟也是大狱,而至于那第九层传承,你就不要想了,万年以来就连第八层都无一人踏足。”

龙坟?大狱?此时的墨砚辰的世界观已经不知道被践踏了多少遍,仿佛不断再吐槽着,这都是神马?

白衣女子看出了墨砚辰心中的疑惑,随即便说道,简单来说便是数万年前,龙族用生命镇压着这片大陆的大凶,每层传承即葬身着一位龙族的强者也同样的镇压着一位绝世的大凶。

白衣女子所说的话句句入耳也句句冲击着内心的三观,不断刷新着认知,此时的墨砚辰,神色有些恍惚,渐渐的头也有些胀痛。

“啊”

“疼”

忽然,墨砚辰双手捂着头叫了起来,面色狰狞。

“ 不好,以你如今的境界承受不住此地强大的灵魂压迫太久,我送你出去。”

话音未落,伴随着一道白光,墨砚辰再次睁开眼出现在被击落前的山崖之上。

墨砚辰审视着自身,力量充斥着四肢百骸,浑身散发着威压。

“这便是龙族血脉么,墨轩辕,于我种种必让你悉数奉还!”墨砚辰咬着牙说道。

“也不知,这过去多久。”随后便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伴随着一声感叹。

“轰。”墨砚辰只听西边传来一声爆炸。

随后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

“不好,是武校场!”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