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第17章 不考虑了,大师救我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作者:镐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2

“好吧。”心中做了决定后,苏大刚的话多起来,“小伙子,那你就给我治一治吧。”

“嗯,林长生哥,拜托你了,我爸的风湿病折磨他好多年了。”

林长生点头,“放心吧,这个病不难治。”

“不难?”

苏大刚心道:我看过的医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风湿病不是通风,怎么能治得好?哎,小孩子到底是不行的。

苏月听了林长生的话,百分百信任。

“爸妈,林长生哥说不难治,那就一定没问题!”

苏大刚夫妻俩心里叹口气:傻丫头,这小道士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风湿病不是不难治,是根本治不了!

起初他们也期待遇到神医……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医吗?

他们希望有,可是现实很残酷。

让林长生治病,也不过是让苏月看清这个小道士,别盲目崇拜,迷失了自我。

林长生也不戳破二人的心思,说道:“道医风湿病是指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关节、肌肉、皮肤的疼痛,它的病理原因主要是气血淤阻,不通则痛!”

“时间一长,会累及你的脏腑,此刻,你的心脏已经不好……”

“病因大抵风寒湿三气杂合,我今天用针,帮你去除!”

见林长生说得头头是道,苏大刚夫妻俩再次互看一眼,已经信任了一分。

尤其是苏大刚,他的心脏最近真的开始隐隐作痛,只是怕老婆和女儿担心,没有说出来。

这一句话,居然让绝望了多年的苏大刚重新生出一丝丝期盼。

“下面我要下针,叔叔最好平躺在卧室床上,只穿一条底裤就行。阿姨拿几条干毛巾等在一旁,叔叔见汗后,立即擦干,避免感冒。”

其实风干汗渍,他用先天正炁改变房间里的空气流动就可以,但是他并不想那么惊世骇俗,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好。”

苏大刚二人去卧室准备。

苏月拉住林长生,问她能做些什么。

林长生道:“你帮我倒一杯温水,一会儿出来喝。”

苏月笑了笑,跑去厨房。

林长生则走进苏大刚夫妻俩的卧室,将门关上。

他取出乌木针盒里的针。

手心放出先天正炁,针在手中,淡淡的白色气体将其萦绕。

这一幕,可是惊到了苏大刚夫妻俩。

“小师父,”苏大刚对林长生客客气气道,“这是什么烟啊?”

“真气……”林长生遮掩了一句,说道,“下针不下气,如同竹篮打水!”

有的中医针灸效果不好,那是下气不对,或者根本没有真气!

苏月妈妈心道:我们去看过董家传人田当归田医生,他好像没有这个说法……眼看着林长生的手段,夫妻二人心里更加紧张起来。

他们期盼着奇迹,又怕希望落空更受伤害。

林长生温针兼消毒,走到床前。

在苏大刚的曲池、外关、合谷、中渚、环跳、阳陵泉、悬钟、昆仑、最后才是阿是穴下针。

灵柩九针,九针齐入!

对于病重的苏大刚,下针先健侧,后痛侧。

“叔叔,阿姨,我现在下针的手法,叫苍龟探穴,通关过节十六法之一。”林长生知道说这些他们也不懂,只为消除他们心中的一些忧虑。

但见林长生刺针,如入土之龟。

一退三进,钻剔四方。

行经脉之血气,泻去淤堵之风寒湿。

先天正炁犹如一头巨龟,冲开苏大刚各处穴位的淤堵,吞噬着那里的邪风冷寒之气。

苏大刚感觉自己的各处关节,在被一股洪荒之力冲击,然后咔地一下,通达顺畅,那穴位温暖靜坦……他自己,已经大汗淋漓了。

苏月妈妈连忙用干毛巾擦拭苏大刚的汗水,心中惊讶不已。

以前也做过针灸,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多汗,看来这次真的有希望了。

顺着汗水擦过去,苏月妈妈惊讶地发现,苏大刚的肩头,手指,膝关节,居然在慢慢地消肿……她一边擦汗,一边流出惊喜的泪水。

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过程中,那消肿的关节开始变得不再那么僵硬,最严重的的膝关节也开始慢慢地向中间合拢。

大约十分钟后,苏大刚恢复如此。

心脏也因为风湿寒气疏散,也开始自我修复。

林长生用先天正炁检查了一遍,随即飞快收针。

擦掉最后一滴汗水后,苏月妈妈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大刚,真的好了!”

苏大刚还沉浸在舒坦的温暖之中,听到老婆的呼唤,急忙睁开双眼。

疼痛、僵硬全部不适通通消失不见,手脚变成了年轻时的正常模样。

他激动地挥了挥手臂,跳下床踢了几下腿脚,一把辛酸之后的欢喜泪夺眶而出。终于不用受病痛的折磨了!

两口子向林长生鞠躬:“谢谢小师父,谢谢!”

“你真是神医啊!”

林长生笑道:“虽然恢复,但以后切记注意身体!”

“是是是!”

苏大刚重获新生一般,风湿一去,整个人的精气神也提上来了。

“小师父,家里粗茶淡饭,如果不嫌弃,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我们两口子要好好报答你!”

林长生道:“苏月已经给了一块钱做道观的香火钱,足够了,我出去喝口水就林长生喝干苏月递过来的温水,在苏家的挽留下,勉强坐了一会儿就匆匆离去。苏家三口人幸福地坐在一起吃饭,好久没有这么开心的聊天了。

“爸爸妈妈,林长生哥神不?”

“嗯,真是厉害,年纪轻轻,一身医术通神!”苏大刚感叹道。

“关键是还没有架子,平易近人。”苏月妈妈笑道。

苏月心里嘀咕:那是你们没见过他对付恶心的人呢……“这孩子本事这么高,收费这么低,生活也很艰苦吧?”

“妈,林长生哥收费也是看人的,在我们店,他可是收了一个暴发户七十万当香火钱。”

两口子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收七十万!

真有本事!

同时看向自家女儿,收人家那么多钱,收你一块钱,那孩子对月月有意思?

“月月,这个小师父真的是道士吗?”

“是啊,林长生哥自己说的。”

“真是可惜。”

“妈,你可惜啥?”

“道士不能结婚啊!”

“听说有的道士也能。”苏大刚说完,和妻子两人一起看向苏月。

苏月把头埋进饭碗里,飞快地扒拉着,碗后的娃娃脸红了腮。

林长生回望一眼苏月家暖色的灯光,羨慕片刻,收拾心情潇洒而去。

林长生回到旅店后,直接关了手机睡觉。

第二天一早,刚一开机,就接到了张大军的电话。

林长生说了位置,张大军有一辆二手的面包车,直接来旅店接走林长生。

在车上,张大军在林长生这里了解到目的地,就去专心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