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全章节免费阅读第6章 烧山火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作者:镐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2

同时,先天正炁倏然释放,整个急诊室的压强忽然变低,压迫得夏德林呼吸困难。

他,害怕了。

一种那林长生好似仙人的滑稽想法油然而生。

就连他也玩命摇头。

怎么可能?

一定是刚才冲得急了。

他这般给自己解释,但也不敢再靠前一步。

犹豫中的梁家信见夏德林停下脚步,也没有乱动。

从夏德林给小道士跪下来的那一刻起,他女儿的死活就和医院没有关系了。他才不会轻易冲进去,成为小道士治病不利的借口。

他不乱动,大不了事后被卫生局的赵局长口头批评一通,但绝对不影响自己的位置。

何光荣父子更不会冲进去,他们现在是吃瓜群众,等着吃小道士的瓜,多香!其他医护虽然惊叹于林长生的手段,但是并不认为林长生能治病。

治病,是医生的事!

一个穷酸的小道士有那本事?

真有本事,能这么穷?

林长生在帘子内,眼看年轻女人醒来,并且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他一动不动。

董川灵想要出手去救林长生,他的董家七针有把握暂时制住这女人。

但见林长生如此冷静,他又悄悄收回想法。

那妇女和小护士就不淡定了,她们只以为女人的疯狂病又犯了。

林长生嘴角忽然扬起一丝带着戏谑的冷笑,他双眸闪烁,先天正炁存于瞳孔之中,先天之威直逼女病人的双目。

年轻女人那疯狂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林长生抓过她的手指向外一掰,女病人乖乖松开了手。

“你检查一下。”

董川灵闻言,忙探手搭在女病人的中指那里。

“急躁,有力!”董川灵大叫起来,老脸兴奋得涨红,双眼熠熠生光。

原来,这种感觉就是外邪入体!

林长生看着女人的眼睛,问道:“是馋了?还是缺钱了?”

此言一出,女病人那迷茫的眼神露出挣扎之色。

“不说是吗?”

林长生的手一翻,袖中针盒露出。

一根毫针已在手。

那妇女见女儿听小道士的话,内心又稍稍安定下来。可接下来听到林长生神神叨叨的问话,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帘子外众人也是如此。

“搞什么啊,装神弄鬼!”何光荣父子的眼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林长生对这个年轻女人再次施展药王封闭术。

然后看了那妇女和小护士一眼。

“给她脱衣服吧。”

“脱衣服?”

“是啊,我要下针去邪祟,隔着衣服,我下不准。”林长生说道。

“可是……”妇女微蹙杏花眼,有些为难。

她女儿今年才二十出头,还没有男朋友,现在就要暴露在两个男人眼前?

“病人家属,在我们医生眼中,是没有性别之分的。”董川灵到底是老中医,知道病人家属在顾忌什么。

林长生看了眼董川灵,心道:你可能没有……林长生才多大?

血气方刚的年纪,正是对女性身体充满好奇的年纪。

轻咳一声,林长生的先天正炁在脊椎骨中运转一圈,他才恢复平常。

妇女这才知道林长生让她进来的目的,就和小护士一起,把女病人的衣服解开,露出平滑的小腹和一件黑色蕾丝文胸。

妇女还要去接文胸,被林长生制止。

妇女暗松一口气。

“脱裤子吧。”

林长生的话,让妇女的心又错愕了一下。

“全脱吗?”

“嗯。”

妇女也是豁出去了,女儿治病重要!

她和小护士配合,把女病人的裙子退到膝盖部位,接着去拉同样黑色的底裤。

董川灵是老中医,见多识广,不为所动。

林长生脸色微红,先天正炁直冲识海,才又稳定心绪。

他指着女病人身上的几处穴位,对董川灵道:“人中、舌底、上星、少商、大陵、劳宫、颊车、玉门头……下针即可。”

“不到万不得已,人中、舌底、玉门头,这三穴不要轻易下针,给它留一条后路。”

那妇女和小护士又是一惊,给谁留后路?

见到董川灵煞有介事地点头,二女也不敢多嘴。

“今日邪祟,顽固无比,不必留情!”

“接下来,我要行针,你听好。”

“针入先浅后深,入五分,用九阳,三进三退,慢提紧按,热至紧闭针穴,方可下针。令天气入,地气出,疾可除矣!”

“这是通关过节十六法之一烧山火!”

能学到这等神仙级别的行针手法,董川灵心中感激涕零,认认真真记下林长生的每一句话。

“多谢小师父!”

董川灵沉吟片刻,脸上露出欢喜笑容,给林长生又翰一个九十度的躬,执弟子礼。林长生此刻已用先天正炁给毫针消毒。

但见那毫针之上,凭空窜出隐隐白雾。

接着,林长生手动针随。

他使用烧山火下针之法,刺入女病人的少商穴。

嗡……针动。

滋……入针处,隐隐热气升腾,好像冒出水蒸气。

烧山火,能够烧掉那些邪祟之气。

女人额头开始见汗,眉头微微蹙起,却是睁不开眼睛。

林长生见状,冷笑一声,又在上星、大陵连下两针。

滋滋两声,又是两团白气顺着针尾飘出。

昏哑状态下的女人忽然发出一声惨呼,但是她明明没有开口。

吓得那妇女和小护士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董川灵早有准备,并没多少惊吓。

那惨叫之后,林长生飞快下针,女病人全身被烧得通红起来,在病床上隐隐有些挣扎。

不见棺材不掉泪!

林长生心中冷哼一声,将女病人的人中,舌底,腿间的玉门头各自下针!

那玉门头更是一针见血!

顿时,女病人好像被火烧起来,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大概叫了两三秒后,瞬间安静下来。

旁人看不到,林长生用先天正炁炼化了那团黑气……年轻女人没事了。

董川灵学会烧山火之法,若是用他自己的真气入针,也能炼化邪祟之气,但时间上却要大大延长,并且不能一次病除!

不过即便这样,今日之后,董川灵的医术将会更进一步!

林长生手一提,收走毫针,好似从来没有出过手一样。

“怎么没动静了?”何韩父子小声说道。

“听刚才的惨叫,莫不是出事了?”

“哼,小道士庸医伤人,这下有好戏看了!”

夏德林若不是被林长生的先天正炁镇住,恐怕早就在女儿嚎叫时冲进去了。

此刻,听不见帘子内的动静,他一颗心悬得难受:臭道士,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弄死你!

妇女见到女儿由惨嚎再度变得安静,险些心梗的心终于好受了些。

小护士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几针下去,人就好像被架在火上烧的神奇针法,又惊又吓之余,再看林长生时,眼神已经有些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