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第3章 谁干的?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作者:镐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2

不待云朗答话,林长生转身看向韩国栋:“韩小姐病情虽有好转,但毒素未尽……”

噗通!

韩家夫妇也同时跪了下来:“还请神医再度出手,根治小女体内毒素!”

“这病急不得,我刚施了针法,短时间内不能再用。”林长生朝韩国栋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脚边的云朗,“你们都先出去吧。”

“全凭先生安排!”韩国栋连连点头。

事关女儿性命安危,韩国栋倒也不管是否会得罪云朗,急忙便把云朗师徒请了出去,给林长生腾出行医的空间。

堂屋内只剩下林长生和韩如影二人,,药香与血位交杂,两人四目相对,竟无语凝噎。

“长生,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吗,我还以为…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韩如影醒转过来紧紧抱着林长生,说什么也不肯松手。

七年前,林家遭遇灭门之灾,宗族被屠,父母双亲皆是惨死,林长生被逼跳入渊灵湖,幸被灵尊道人所救,并被收为门徒,得授医道之法。

林长生跟在灵尊道人身边苦修七年,其间也多次经受生死考验,但他都挺过来了,不为别的,只为灭族之夜舍命为自己拖住杀手的那个女孩。

而今归来,本为找上仇家,报得深仇,然而,刚到南岭市想要打听仇家消息,却闻韩如影病重的消息。

林长生捧着她的脸颊有些哽咽:“影儿,当年要不是你……”

若不是韩如影舍命相救,为他谋取了逃跑的时间,他连跳入渊灵湖的机会都不会有,也就不会活到今天。

林长生在师傅座下发誓,

若有重逢机会,他定要护得韩如影的周全。

而现在,竟有人胆敢对自己的挚爱痛下杀手,投下如此剧毒!

林长生柔情的双眸逐渐变得凌厉,问道:“是谁下的毒?”

话音刚落,一股凛然的杀气自林长生的周身冒出溢满了整个堂屋。

韩如影抚着林长生的脸颊,愣了下,轻轻摇头:“还是算了吧,长生,他们……”

林长生笑了,轻吻韩如影额头,说道:“这七年来,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若是我能活着回来,我定要护你一世安康。”

“可是,他们…”

林长生用手指堵住了韩如影的红唇。

看着韩如影水汪汪的大眼睛,林长生认真道:“相信我,即使他们再强。”

韩如影痴痴的看着林长生的双眼,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那眼神中满怀的是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深邃如宇宙,让人痴迷却又难以理解。

“告诉我,到底是谁对你下的毒?”

“是赵龙辉干的。”

龙辉国际大厦,

位于岭南市的商业中心。而龙辉国际大厦则是这中心中的中心,是赵家继承人赵龙辉的私人写字楼。

龙辉国际大厦的顶层办公室内。

赵龙辉身着一身极光紫的西装,系着一条墨绿色的纯色领带,手捏一支高脚红酒杯,坐在大厦透明的落地窗前,俯瞰着窗外岭南的一片繁华。

一股浮华尽在掌握的豪气油然而生。

他抿了抿嘴边残酒,欣赏着杯中的红润。

“得不到的东西,毁掉便是了。”

叮叮叮…叮叮叮…

突然,桌面上的镶金复古电话作响。

“赵总,是韩氏集团的电话。”候于身旁的女秘书急忙提醒道。

赵龙辉一听,豪闷一口红酒,扬天大笑:“哈哈哈,这是请我出席葬礼来了啊。”

他迫不及待的让秘书将电话递了过来,得意的放于耳旁,脸上激动的表情却登时凝固住了。

嘭!

赵龙辉狠狠地将电话砸在了对面的落地窗上,电话的连线牵扯着电话弹了回来,砸得秘书头破血流。

“张…张总?”女秘书强忍剧痛询问道。

赵龙辉气得直哆嗦:“韩如影这个贱人,竟然还没有死!”

“怎…怎么可能?”女秘书倒吸一口凉气。

韩如影没死?这怎么可能!要知道韩如影的毒是赵龙辉吩咐她亲手操办的。

她可是将南蛮最毒的血蝎子捻成了粉末,下到韩如影的水杯中去的。血蝎子粉末一克污染百亩水源,韩如影服下了整整一只血蝎子的剂量,怎么可能还活着?!

赵龙辉脸色阴沉,看着女秘书满脸的鲜血和震惊,不耐烦的吩咐道:“之前没毒死她,我就不再追究你了,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失手了!该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是,属下明白!”女秘书连忙点头,先答应了下来。

可上次连血蝎子都没能毒死韩如影,这次又该如何是好?女秘书心里也没个底。

要不,雇杀手?

可能是知道事情变得有些麻烦,赵龙辉又把女秘书叫了回来,亲自吩咐道:“这样,你打电话告诉韩如影,两天后,我会在红馆设宴,到时候,让她亲自将韩家的欠条取去,从此两家再不相欠。”

“是!”女秘书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赵总这是又不打算杀她了?

两天后。

韩家在南岭市的别墅里。

韩家上上下下正商议着该怎样应对赵龙辉的这场鸿门宴。

“影儿,我看你干脆还是别去了,那点钱,爹再想办法周转一下。”韩国栋忧心忡忡的看着韩如影,“这小王八蛋在红馆设宴,指定没按好心。”

“父亲,你说的有理,不过……”

“依娘看啊,上次你中毒多半也是这赵家的小王八蛋干的!”

……

尽管韩如影也不想赴宴,奈何自家的把柄还在赵龙辉的手上。

虽说韩家在南岭市也算是排的上号的财阀,但跟赵家这种黑白两吃的家族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更何况,由于一些商场上的原因,韩家还欠了赵家一笔十亿元的账,这也是先前赵龙辉说的那张欠条的缘由。

“父亲,我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但为了帮助我韩家度过这次难关,我还是决定去试试。”韩如影坚定道,“再说了,若是我真取回了欠条,谅他赵家也不敢在明面上对我韩家做些什么。”

“可是……”韩家夫妇二人面色难堪,还是不想让女儿去冒这个险。

不待韩国栋再度出言相劝,一道势如洪钟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韩老爷尽管放心,有我在,定能护得小姐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