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全集免费阅读第2章 伏羲针法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绝世医道高手(林长生)

作者:镐蓝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11-02

“就凭这么一个黄口小儿?”

云朗有些不服气,先前韩家请自己前来的时候,也只是许诺了一套南岭市郊的别墅,不曾有过分量如此之重的允诺。

而这小子看起来不过十几二十岁的模样,就凭几句空话便能让韩家家主做出如此承诺?他云朗自然是不肯信服。

虽说先前林长生那“财如饕餮,气吞祖运,体归故土,蕴灵可医”之言着实有些惊到了他,且其狂傲不羁,丝毫不把自己和龙陵老人放在眼里。

但,云朗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其医术能够超越作为南岭第一回魂圣手的自己,即使他师出神秘,满嘴诳语。

“想来这位所谓的云大师,对我有些疑意。”林长生长袖一挥负于身后,斜眼看向韩国栋。

韩国栋知道林长生有些傲气,生怕他突然拒绝为自己的女儿治病,但韩国栋又不好得罪云朗,毕竟,云朗也是自己请来的人。

“这位先生莫要怄气,云大师只是有些...额...只是小女的病情着实有些复杂,即使先生出手也不一定......”

还没等韩国栋圆过场子,云朗便先沉不住气了,

“你若能救活韩老爷的千金,我云朗必当五体投地,拜你为师,侍奉左右,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师傅!”见自己的师傅说如此气话,刘慧忙要插嘴。

“但你若救不好她,便随我回时珍观,罚做杂役三年!”

“如何?”

云朗来了脾气,提出了赌局。

“可以。”林长生轻飘飘的丢下一句。

卧槽,这杂毛小子还真敢应啊?!

刘慧大惊。

自己的师傅云朗,何许人也?

那可是师从李时珍第十世孙——南岭圣手李医绝,七岁学医,十五岁出师,二十岁便在南岭小有名气的天才医师。

自家师傅更是在五十岁这年,以外人的身份从李医绝的手里接过了时珍观的继承权,可谓在南岭市的医道一门中风头无量。

看来,今后三年,观里的杂务便不用我做咯。刘慧如是想到。

话说这头,林长生俯身靠近了床榻上的韩如影。

病榻之上,韩如影面门发灰,躬身侧躺,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但这却掩盖不住其脱俗的容颜和傲人的身姿。

看着眼前这虚弱的人儿,林长生的眼眸之中,露出了旁人难以察觉的一丝暖意。

身旁的这些人怎会知道,自己揭榜而来,不为悬赏,只为见这故人一面呢?

他握起韩如影的玉手,轻声说道:“如影,我回来了。”

相恋四年,离别七载。

怎料相见之时,伊人竟已病入膏肓。

“韩老爷,我能否借云大师的医壶一用?”

见林长生略过自己询问韩国栋,云朗倒也不恼,只冷哼一声,心想看你能整出什么把戏。

“大师,劳烦您了。”韩国栋取过云朗放在一旁的医壶躬身奉上。

林长生闭眼呼出一口浊气,一手接过药壶,一手在韩如影的周身穴位游走,状若游龙,脉通八方......

韩夫人见状眼神一亮,云朗却是冷哼一声:“装腔作势。”

韩国栋其实也不是很信得过林长生,只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听云大师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又没了底。

“云大师,此话怎讲?”

云朗傲然道:“所谓医道,讲究阴阳协调,灵体一并,正所谓天为阳,地为阴,人之灵体立正中,聚阴阳两气于自体,是为调和安康......可这小子明显不懂行,上来连穴位都找不到,还要上手寻觅一遍...看来这小子要让老爷失望......”

嗖嗖嗖!

云朗话还没说完,便见林长生自药壶之中引出银针数根,凌空直立!

一...二...三,共六根银针自林长生的手中激射,分别封在了韩如影的六脉之上。

银针剧烈震颤,却不曾听见嗡鸣的声音。这是医师对内力的控制炉火纯青的体现。

“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云朗错愕道。

突然,云朗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失声讶道:“这...这是伏羲针法?!”

“伏羲针法?!”

听到云朗这么一说,韩家夫妇和刘慧都惊得下意识的复述了一遍。

传言,伏羲针法乃是医道万法千针之祖,记录于真正的黄帝内经之中。然而黄帝内经早就在炎黄内部的动荡之中失传已久......

林长生并未发觉众人的震惊,只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人儿。

“如影,当年你救了我,如今,换我来救你。”

说完,林长生便伸出右手无名指,以针刺破,将自己的血喂到了韩如影的嘴中。

他这是在干什么?

众人正一头雾水,突然一道血雾自韩如影的口中喷出——

噗!

“影儿!”

韩夫人见状慌了神,急忙扑了上去,抱住自己的女儿。

韩老爷则要稍微沉稳一些,发现了韩如影逐渐好转过来的面色。

“妈...妈妈...”

韩如影睁眼便看到扑在自己身上的母亲。

“呜...影儿,你终于醒了,你知道这些日子妈有多担心吗...”

“影儿,这到底是谁对你下的手?”

韩国栋上前,下意识的便要询问,他韩家家大业大,免不得被人盯上迫害,他作为家主自然是要将幕后黑手揪出来。

咳咳......

话音刚落,韩如影发出一阵轻微的咳嗽,又昏睡了过去。

林长生将银针收入壶中,转身朝云朗走去。

他不会真要让师傅拜他为师吧?刘慧内心忐忑,而身为赌局提出者的云朗又何尝不是。

“喏,药壶还你。”林长生将装有银针的药壶递到了云朗的面前。

云朗面色通红,咬牙低头,似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噗通!

云朗跪在地上,俯首作揖:“我愿拜在先生门下,做牛做马,还望先生收留!”

朝闻道,夕死可矣,云朗想得通透,面对这样一个年轻的医道圣手,自己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拜师的机会。

林长生蹲下身来,将药壶放在云朗的头边。

林长生看了看云朗花白的头发,摇头道:“可惜了,可惜,你若早生十年,说不得我还真能收你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