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龙诀(段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第20章 又见督师
断龙诀(段恒)

断龙诀(段恒)

作者:笔墨轻狂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大爷了,这事真他奶奶的奇怪。”

“是啊,老僧在这里几十年了,这样的怪事还是第一次发生。”说话之间在段恒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老头,这个老头这次没有门面,看上去鹤发童颜满脸的精气神。

段恒一回头,看了看这个老头,一眼就认出来,这不就是几个月前那个和自己抢求子莲花的苏天河吗?

看来是自己太过于专注了,这人来到自己身边,自己竟然都不知道,他赶紧的回身抱了抱拳,“老人家原来是您。”

“哈哈,可不嘛,今天晚上闲来无事,本想出来溜达一圈,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还碰到了这副怪相,不过老僧我还要感谢你的血菩提,正因为他的帮助,我隐隐已经有突破的迹象了,这几个月一直在闭关么所?虽然还没有大的头绪,但是我想用不了多久,只差一个契机了,虽然失去了九子莲花,但是又能得到你的帮助,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老人家过去的事,提它做什么?不过,您对眼前的这件事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眼前这是十分的蹊跷,我觉得这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不然的话,荷塘的水又怎么会眨眼之间就干了呢?”

正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他们发现在荷塘中心停了下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说是一个洞,其实和一口井差不多,而且一看上面就有人工修饰过的痕迹,虽然被淤泥所笼罩,但是上面的青砖依然可见。

两个人看了半天,似乎所有的水都是顺着那里消失不见的,彼此看了一眼之后,两个人漂身形来到了湖心亭,向那个井里面看了看,可是看了半天之后,发现里面黑东东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友,敢不敢陪老和尚,今晚冒一次险呀?”这苏天河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口问了一句。

当然,他这次来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自己的修为水平虽然不错,但是对于未知的世界,人们一般的情况下都会充满恐怖之感,虽然到了他们这个修行阶段。但是也不免有点疑虑。

要知道,一个人终究是死的,两个人才是活的,而且段恒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只比自己高,不比自己低,甚至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所以他才想要邀请段恒和自己一起下去看看。

段恒看着眼前的大窟窿,他又想起了前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他也解得心中有些疑惑,所以并没有推辞,“老人家既然您有兴趣。那么我是个命陪君子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漂身进了古井。

古井的大小足以容纳一个人,但是两边的石壁十分滑,不过两个人都不在乎,像两只壁虎一样挂在井的两侧,一点一点的向下滑。

两个人越往下越觉得心惊胆寒,因为越往下来,竟然感觉到了丝丝的寒意,一两个人现在的修为,虽然说寒暑不侵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不多少,但是越往下累,两个人竟然感觉到刺骨的凉风。

这凉风可不是简单的,这分明就是阴气,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的阴气竟然这么强大。

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惊讶,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洞穴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们两个人脚下终于出现了一块平地。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他们落入平地的时候,莲池的水已经长满了。

这水去的快,来的也快,他们两个人的眼睛虽然地处昏暗,但是并不影响他们两个的视线,彼此看的都清清楚楚。

在他们的左前方依然是一个石洞,两个人观察了一下地形,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始继续前行,不过,此时此刻,苏天河的手中出现了一串佛珠,这佛珠光华缭绕,一看就是佛门的法器。

段恒也想着装一下逼,可是在自己的戒指之中划拉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样东西,是自己满意的,最后,背着双手继续向前。

在苏天河的眼中,俨然是一副高人的做派,根本不在乎眼前的东西。

两个人往前走着一条宽大的河流,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这河水竟然古井不波,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在那里形成的一面镜子,要不是两个人的视力好,可能一头就扎了进去。

再向远处看了看,根本看不到边境,似乎这条河隔了阴阳两界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没想到龙都大学的下面竟然有这么大的一条地下河水。”苏天河看了半天,捋着自己的胡子说到。

“这河水看上去并不那么简单,为什么这上面竟有这么庞大的灵气?”段恒也看出了其中得猫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两个人感觉有点不对,这平静不波的河水,竟然长起了浪头,而且浪头一浪高过一浪,让人奇怪的是,这浪花竟然出不来河道,明显比河道高出几丈高,但是就在里面一个水星都没有泼到外面来。

两个人好紧隐住身影,就在这个时候,在河里面突然闯出了三个脑袋,这三个脑袋的出现直接把两个人吓坏了。

竟然是三个龙头,可是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三个龙头还不一样,其中两个龙头上长着龙角,一个龙头上只长了一只角,那分明就是一头蛟。

“卧槽,大意了,这是什么玩意?”段恒的心里有点骂祖宗了,谁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庞大的玩意儿?要知道那可是龙啊!

别说是龙龙,就是那头蛟龙似乎也不是自己现在的水平能够惹起的。

这三个家伙脑袋探出来之后,紧接着身子也从水中现了出来。

三声吟啸,划破了这里的安静。等到全部浮出水面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原来那两个龙头的家伙只长了前面的两只龙爪,后面竟然也没长爪子,这分明就是三条蛟龙。

这三条蛟龙颜色各异红、黄、白,在空中缠绕了好久之后,这才化成人行,这三个人的样貌相差不是太多,一个老两个中年,特别是他们身上的服饰,让人不仅仅想起了百多年前的华夏,每个人的头上都是一条大辫子,脑门子锃亮。

不仅如此,在他们的身后,浪花一点一点的翻出了好多人马,不一会儿的功夫,在他们身后就站成了八个队伍,这八个队伍之中,分得清清楚楚,颜色各异。

而且打着不同的旗号,段恒从小就对华夏历史了如指掌,眼前在这八个方阵,他自然分的清楚,这他妈不就是当年的八旗吗?

正黄旗、镶黄旗、正红旗、镶红旗、正蓝旗,镶蓝旗、正白旗、镶白旗!

他们身上的猪皮盔甲太过于好认了,里面这么多人,竟然没有发现两个人,似乎把两个人当成了空气一样,根本不放在眼中。

段恒明显的看到这前面的三个家伙,在那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们的距离也就是五六丈远,但是竟然一点都听不清楚,要说凭借他们现在的能力,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这是最基本的,但是就是这么近距离,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正当他们几个嘀嘀咕咕的时候,在他们的前面水不浪一样,翻卷出一支庞大的队伍,这支队伍同样是一大队骑兵,而且这骑兵的穿着样式分明就是大明制式军容。

为首的那个人,骑着一匹青鬃,腰间挎着上方天子剑,手中拿着马鞭,虽然整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眼角眉梢却有千层杀气。

段恒一眼就看出来了,领头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个月和自己讨要九子莲花的袁督师。

袁督师出现之后看了看段恒这边,嘴角莫名的出现了一丝微笑,段恒不知道这微笑代表着什么。

两方面的人马,相隔着七八丈远。

双方面都是骑兵,这些马在水面上似乎在平地上一样,每一个骑兵都有高超的控马技术,站在那里眼中都出现了杀气。死死的盯着对方,似乎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那四周的水花也终于停止了翻腾,河面上又出现了一副平静的样子。

两个人终于能听见里面的声音了。

“袁崇焕,别来无恙,没想到我们父子在这里修炼多年,竟然还是让你破坏了好事,那九子莲花终究还是便宜了你。”八旗这边中间的老头用手中的长刀指了指袁督师。

“哈哈,老贼,当年我能让你死,现在一样可以让你魂飞魄散,收起你的狼子野心,我华夏建国几千年,你何曾发现被外族所统治?

即使当年的大元又如何?也不过是短短几十年的王座,你们清人入关,现在又变得怎么样?无外乎落了一个亡族灭种,被我大汉同化而已,你现在还想龙兴关内,简直痴心妄想,有我袁崇焕在,你就是白日做梦。”说着看了看身后的人马,“关宁铁骑!”

“有我无敌!”声音划破长空一般。

对面的八旗兵也是一个个发愣,那庞大的气势,确实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对抗的了的,就连站在旁边的苏天河和段恒,都感觉得比这气势压倒了。

中间的那个老头也很意外,没想到对面竟然能有这么大的气场,他能够感觉到对面的那帮家伙修为绝对比自己身后的这群兵强。

不过很快就变了颜色,“袁崇焕,口号喊的震天响,没什用,几百年过去了,我到还要领教领教关宁铁骑,还剩下多少本领?”

两方面的人马现在都已经剑拔弩张,随着两个主帅抽出了自己的兵器,向前挥动的时候,双方的人马终于搅在了一起。

眼前的战斗,更像是最原始的冷兵器作战,两家主帅都在观察着。虽然只有几百人在打拼,但是却拼出了几万人的效果。

一道烟尘飞起,就证明着一个士兵的死去,喊杀声,叫骂声,不绝于耳,人与人斗,马和马斗。

“前辈,和袁督师对线的这群家伙是不是八旗兵,领头的那几个家伙是谁啊?”段恒看了半天,虽然差不多知道了眼前的一切,但是还是想着隐藏一下自己,这才问苏天河。

苏天河此时还在观察着这场战争的走向,“小友,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中间的那个老家伙应该是努尔哈赤,旁边穿黄色衣服的家伙应该是皇太极,至于白色铠甲的家伙,应该就是多尔衮了。”

段恒其实也猜了个差不多,只是不敢肯定罢了,现在听到苏天河这么说,心里更却信了八九分。“听袁督师的意思,这几个家伙似乎要倒行逆施呀?”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千百年来,一直是一个道理。没想到他们死去这么多年都已经化身成了鬼,还依然贪得无厌。”苏天河眯着眼睛看着说道。

“虽然说他们是鬼,但是为什么会有泥鳅的身子,真是奇怪。”段恒对这事还是有点不理解的。

不过苏天河一笑,“没什么不理解的,你知道咱们一直向前走了多远吗?”

段恒摇了摇头。

苏天河一笑,“小友,我觉得这块应该是龙脉所在,不然他们三个也修不成这蛟龙身。”

“嗯,老人家说的有道理,不过看他们三个这个样子,应该还没有修成真龙,要是修成真龙的话,袁督师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呀!”

下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