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龙诀(段恒)全文在线阅读第14章 月下大战
断龙诀(段恒)

断龙诀(段恒)

作者:笔墨轻狂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不过看人家,热脸也别贴了,自己的冷屁股,大家交流了几句之后,段恒觉得实在无聊,找到自己的柜子,随便的打开才发现里面什么东西都有,洗漱用具,换洗衣物一应俱全。

不用想,这肯定是云华那个丫头安排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床上什么都全了。

默默的运起了自家的《断龙诀》,几个周天之后,变得神清气爽,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斗转星移,已经马上三更天了。

他这才想起自己在荷塘那边似乎有着充足的灵气,自己何尝不上那里去看看,没准儿还有更好的东西,等待着自己呢。

就这样,他来到了荷塘边,当然,对于三层楼来说,别人可能是一种嘴,可是对于他就像平地一样。

就这样,一转眼就一个月过去了,白天她跟随着云华去上课,晚上自己来到荷塘边修行,虽然很少对外交流,但是同学们可都知道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一个高冷男。

就算是云华主动的和他说话,他有时候都爱搭不理的,要知道,云华可是这届中文系的美女,甚至排行在前三甲之列,有多少人在暗地里都进行了一个排名,把云华都当成了梦中的女神,可是在这个家伙的眼里,就像没那么回事,一样。

通过这些天的交流,云华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死木头,有时候自己和她说话都带搭不理的,真是气死个人。

不过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了,知道这个家伙不能强求,有这个家伙在自己的身边,说心里话,她还挺有安全感的。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

云华这次被早早的接走了,在这一个月里,她也找到了自己的那个房子,也就是云华父亲送给自己那套,房子里面也是东西一应俱全,还有不少的家用电器,看来云华这丫头也用了不少的心。

他对云华对自己的付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动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丫头对自己很好,人心自然都是肉长的,有一丝丝情愫已经在他的脑海中产生。

今天晚上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而是回到自己的房子里面,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原来房间里面的灯都开着,而且在餐桌上还摆上各种水果、月饼。

灯下一个人正在那里看着门口,正是云华,他没想到这个丫头,这么晚了还来自己这里说心里话,这让他感觉到暖暖的。

“你怎么来了?”虽然心里有,但是嘴上并没有饶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人家出来和你过一个中秋节,你就这么和我说话吗?”云华听完这句话之后,觉得有点委屈。

“我这不是挺意外吗,你不在家里陪父母,出来陪我,他们不会说什么,而且我看你父亲那个人应该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我爸爸就那样,你不要说他了,那个人看起来冷冷的。但是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差。”

“我可不喜欢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被人家查了一个底儿掉。”

“原来你是为这事生气啊!我说这些天你都不怎么理我呢?他不是为了我好吗?害怕你是坏人,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不就得了,但你并不是个好人,你就是一个坏蛋,榆木疙瘩。”

两个人谈笑了一会儿,段恒也懒得和她抬杠。吃了一点东西之后,段恒看了看外面,“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你觉得怎么样?”

云华自然欣喜,眼前的这个家伙还不那么榆木脑袋吗?终于知道约会自己了,也不白白浪费自己的心思,想到这里,但是又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应该矜持一些,“天太晚了,我还是回去吧!”

“那好吧,你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听完这话之后,云华顿时火冒三丈,用手指着段恒,“你难道就这么点诚意吗?都不知道人家这是推辞吗?”

“额,我这个人不好,强人所难,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是不愿意去强求的。你这么说是愿意和我出去了,那咱们走吧!”

云华还想扭捏一下的,但是又怕这家伙直接给自己拒绝了,瞪了他一眼之后,随后跟着他走了出来。

“咱们去哪里?”云华看了看段恒,本来想着眼前的这个家伙,应该会约自己去看个电影,或者是吃个美食吧!

结果段恒想了一下,“那就去学校吧。”

听见这句话之后,云华像一个卸了气的皮球,真是自己一拳打出去,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真不知道该怎么样了,说这个家伙了,难道这个家伙就不知道花前月下吗?

不过既然这家伙说了,云华也没有拒绝,挽着他的手来到学校,虽然他们来龙都大学上学才一个多月,但是云华生在这里,自然对这里十分熟悉。

她早就在这里面看腻了,“这里面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的倒没有,但是我总觉得有好事,等着咱们。”说着段恒不等云华说什么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来到了那片荷塘。

一个月的期间,段恒发现这个荷塘非常的奇怪,这灵气竟然存在着波动,而且就在最近几天,他发现这里面的灵气似乎凝结到了一个顶点,马上就要爆发出来了。

当然现在还不到子时,学校里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那来回的走动,虽然放假了,但是大家还是大多数留在了学校,在荷塘转了几圈之后,云华实在觉得无聊,“这里有什么好呆的,我们去别处吧,有好几个蚊子,刚刚差点叮到我!”

段恒自然不去理她,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这里面的灵气,正在酝酿,而且他能够感受到在周围似乎有好几道灵识,看来不仅仅是自己注意到了这里,还有别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他是明白的,他可不想做了,别人的嫁衣,想到这里,他故意提高了声音,“既然没什么好玩的,那我们就回去吧,说着还主动的拉起了云华的手。”

云华顿时感觉到羞涩无比,这还是这家伙第一次主动拉自己的手,虽然谈不上幸福之地,但是还是感觉到些许的情愫。

他们离开了核桃,但是断行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来到了一片树荫之后,云华的心砰砰直跳,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或者是她已经想到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把眼睛闭上,好吗?”段恒看了看云华说道。

云华此时脸涨得通红,非常听话,把眼睛闭上,等待着幸福的来临,可是等了半天之后并没有传说中的基情,只觉得自己的脸上被这个家伙点了几下,以后感觉自己的脸上痒痒的,麻麻的。

“睁开眼睛吧!”段恒一切都弄完了,叫云华睁开了眼睛。

云华不免有点失落,睁开眼睛之后看了看段恒,“你刚才干嘛了呀?”

“没干什么?给你弄了点东西。”说着奇迹般的在手中出现了一个镜子。“你看看!”

云华照着镜子,不知道段恒究竟要干什么,“你到底要………”

结果说了一半之后,他突然发现镜子之中竟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这真是让他感到意外,他的嘴巴瞬间变成了O型,“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看不到自己的脸?这是怎么回事?”

“你吵吵什么?别大吵大叫的,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障眼法,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去,在这里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没准还能分一杯羹。”段恒实在是懒得和他解释,不知道该怎么说。

云华更是一脸的懵,不止眼前的这个男人给自己做了什么,不过出于对这个家伙的信任,还是没有反对。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看了看这时间已经是十二点点左右了。

他们两个距离荷塘并不是很远,此时的荷塘竟然翻起了水花,要知道荷塘可是多是淤泥,虽然里面有水,但也不过是浅浅的一层,但是这里面竟然有了水花,简直不敢想象。

不仅如此,那水花越翻越高,软件里面清香扑鼻,里面竟然长出了一朵莲花,开始的时候,这莲花长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是随后天地间的灵气竟然像这朵莲花奔涌过去,段恒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莲花正在吸收着周围的气息。

怪不得周围的灵气都像这里云聚呢,原来这里面竟然有这样的天材地宝,此时的莲花有拳头大小,竟然找到了脸盆大小,散发出一阵阵的清香气息。

直到最后,由白色变成了粉红色,最后变成了红色,这才停止了生长。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人影,从一个树梢划过,直奔荷塘中的莲花。

那人影像小燕儿一样快,段恒能够感觉到这家伙的修为不低,甚至自己可能都不是对手,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看了天下英雄。

不过就在这道人影刚要接触到莲花的时候,在远处也飞出两条锁链,朝着这个人打了过来,这两条锁链上面的气息自然是不一般,段恒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东西是点宝贝。

空中的那个人看着有两条锁链,向着自己打来,随后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这才落到了荷塘中心的凉亭上。

“原来是白少爷,怎么你们飞雪谷也想染指这九子莲花吗?”说着这个家伙手中出现了一把宝剑,上面竟然散发着淡淡的黑气,一看就不是凡品。

“赫连书,我们飞雪谷对这九子莲花,自然想得到,可是自知没有这个能力,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我们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逞。”

说话之间一个人也落在了不远处,这人脸上笑呵呵的,那两条锁链又回到了他的手中,正抱着肩膀看着凉亭之上的那个人。

“白万变,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不想和你为仇作对,但是今天这事你最好给我闪开,这个九子莲花,我非得到不可。”

“赫连书,这事儿恐怕就要问问我手中的双龙锁了。”

“白万变,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你我都应该清楚,现在可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在看着这宝贝,我想应该还有两个。”说着这个叫赫连书的家伙,对着周围看了一眼,“我说朋友,你就不要在那里藏着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最好下来相见。”

说话之间又有一道人影飞了出来,不过这个人的脸上蒙着轻纱,看不出本来面目,“二位,想来这东西不仅仅是我老头子喜欢,还有别人在这盯着呢,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凭本事取东西吧!”

“你是谁?”两个人看了半天,这家伙蒙着脸看不出是什么门道?而且手中也没拿着兵器。

“我是谁不要紧,二位既然想要九子莲花,自然我先过了,我这一关才行。”

白万变和赫连书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的直接攻向了这个蒙面人,刹那之间,身影在空中穿梭,像几团雾气一样。

兵刃的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普通人只会发现有三道气团在那里碰撞,不仅如此,这气团之中散发着每一道气流都足以要了一个人的命,周围的树木遭了罪,树叶树枝随之飘落在半空之中。

“双龙归海!”

“剑分江河!”

两道凌厉的气息,终于在空中碰撞,直接对着这个蒙面人扫了过来,这蒙面人竟然不示弱,两个手在空中结印,口中不知念叨的是什么。

“千波护体!”

在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层元气罩,直接把他罩在了里面。“元气?心动期。”

段恒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是心动期的高手,虽然只是心动初期,但是那也让他太意外了,

段恒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修炼,才到了心动后期,至今也只有半步金丹的功力,但是说白了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只有自己清楚,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绝对不是一般的战士,段恒更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