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龙诀(段恒)精选章节在线阅读第13章 初入龙都
断龙诀(段恒)

断龙诀(段恒)

作者:笔墨轻狂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云华随后打了两个电话之后,扔给了段恒一张卡片,“我现在有事要离开,不方便和你一起走,这上面有我的电话,记得到龙都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交代完了之后,带着自己的物品,跟着那个秘书离开了,房间里又剩下了段恒一个人。

龙都,看来自己还真要走一趟了,自己现在处于瓶颈期,无论怎么修炼?都无法结出金丹,在一味的苦修下去,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在红尘之中走上一遭,想通了这些后段行决定明天赶往龙都。

人生就是这样,无论那里都是修行。

此期间天地灵气不足,龙都那里乃是帝都,说不准灵气繁盛,自己万一有所突破,岂不是一举两得。

既然已经如此,那么自己喝不到龙都走上一遭,想明白这点道理之后,段恒也没有犹豫,昨天晚上累了一个晚上。今天正好可以在这里休息休息。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直接倒头在这,床上呼呼大睡起来。再一睁眼,太阳都快落山了,要说以他现在的这个情况,根本用不着睡觉,但是他还避免不了,所有人的想法。

九月十号这天,他来到了龙都,下了飞机之后,直接够奔龙都大学,因为今天是云华让他上学的日子,前几天那个云华给自己打电话,说是给自己办了一个学籍,已经注册好了,跟随着她一起去读大一。

并且现在军训都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已经开课。

刚下飞机的时候,四处看了看,紧接着往外走,结果来到出站口那里,站着一个女孩,戴着墨镜,脸上戴着口罩,虽然包的很严实,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云华。

已经过了许多天没见了,云华看见她的时候,一下就奔了过去,“你这个臭无赖,这么多天过去了,难道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知道给我打一个吗?”

“貌似这没什么区别,打那个电话有什么用呢?再说了,你也没死,我也没死,终究有见面的时候。”段恒,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这句话,差点把云华给噎死。

眼前的这个人,自己也不好断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说他无赖吧,有的时候还有点痞,你说他正经吧,有的时候眼睛还透出色,咪咪的光滑,但是你要说它不正经吧,就像现在根本就不拿正眼看一下自己,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个美女吧?但是在他眼中真就像他形容一样,真就成了红粉骷髅。

说这个人爱财,但是却对钱又没有那么高的渴望,你说他不爱财,一听到钱这个字之后,眼睛也同样放出金光。

云华真的不好,断定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随后他们来到了外面上了车,在车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段恒的眼睛一直在看着外面,把云华气的,有时候嘴撅起多高。

“你为什么总是看着外面?就不能正经的和我说两句话吗?”云华实在有点憋不住了。

“看外面怎么了?我这是在欣赏美的世界,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说完之后,段恒还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云华一眼。

“你说谁是小丫头?”云华的心中十分的不服气,自己怎么就成了小丫头了呢?

段恒根本就没当回事儿,“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难道我能说这个车呀?”

“我哪里小了?”

段恒用眼神扫了一下他的胸口,然后接着把眼光投向了外面。虽然没有说,但已经不言而喻,这一下可把这云华气坏了,虽然在开车,但是还是腾出一只手来,在他的腰间来了一个360度的大回环。

“你这丫头,怎么属疯狗的呀?说有人就有人。”段恒是疼的呲牙咧嘴,发出无声的呐喊。

云华自己以为自己的小阴谋得逞了,随后露出了一个胜利的表情,但是段恒根本就没有看他,转眼又看向了窗外。

“你到底在干什么?”

“腿!”段恒懒得搭理他,直接说了一句。

“腿是什么?”说完之后,云华想起了点什么,随后看着外面,原来现在的天气虽然算不上多么炎热,已经进入初秋,但是龙都的天气还是居高不下的,所以大家穿的都比较少,特别是外面那些女孩子们,一个个都露着大腿。

这给云华气的,差点晕过去,不仅如此,段恒又来了一句,“真白啊!”

此时此刻,整个世界都是宁静的,昀华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一个色狼,那眼神恨不得盯到人家女孩的身上去,他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呢?

云华决定再也不理眼前的这个家伙了,她特别后悔当初的决定,怎么能让这个家伙在自己的身边当保镖呢?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车子还没有开到龙都大学的时候,云华首先就憋不住了,又和他聊了起来,这就叫好了伤疤忘了疼。

“腿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我不行吗?你家小姐长的不好看吗?”

“你?”

“我怎么了?”

“太小!”

说完段恒,自己都控制不住,笑点了直接喷了出来。

云华,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拿自己打趣儿呢。

两个人打打闹闹,终于来到了龙都大学的门口,似乎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好了,他直接被安排到了中文系,这和云华成了同班同学,在他们中文系,整个班级里一共四个男孩,他也成了为数不多的奇葩。

当有人看着一个痞帅的男生来到自己的班级之后,班级里都显出另类的颜色,而且这个人还跟着云华走在一起,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这里面有几个人都是认识云华的,他们都是龙都本地人,自然之道云家社会背景非常复杂,此时云华跨起了他的胳膊。

这像一个受了惊的小鸟,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所有的人都觉得眼前的这对男女一定有问题,当然段行是不在乎这些东西了。虽然他对云华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好感。

这是要说喜欢,那是绝对谈不到的,毕竟他的老祖宗告诉他了,像他这样的人,超脱生死,虽然是有点扒瞎,但是延年益寿,长命百岁,那是不在话下,只要他能够突破了金丹,那么就曾寿百年,真应了他那句话,这些人在他的眼里真就成了红粉骷髅。

虽然他自己这么想,但是别人却不这么认为,特别是班级里的姑娘,再发现三颗班草都长的奇形怪状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比较帅气的男生,自然会议论纷纷。

这没有小说里的情节,会一见钟情,也没有电视剧那样投怀送抱,只是大家在议论着这个男孩长的还可以,最起码未来四年养养眼还是可以的。

就在大家在小声议论的时候,班级里开课了,对于段恒来说,这简直就像天书一样,一个高中都没有读完的学生,怎么可能能听得懂最高学府的教育呢?

他在自己的桌子上闭目养神,最后直接觉得无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只是在他睡觉的过程之中突然觉得有人拍自己,他睁开眼睛迷糊的看了看旁边,原来是云华,正在那演着自己的嘴脸,憋得通红,想笑又笑不出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云华一眼,“你这人怎么了?听不懂,还不让人睡觉了呀?真是麻烦。”

他的话无疑累到了班级里所有的人,眼前的这个家伙真是一个怪胎,要知道刚刚就是这个家伙,那呼噜打的震天响,整个班级都沉寂了,老师气的都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教科书在那里怒目而视。

云华没想到这家伙睁开眼,第一句话竟然在说自己的不是,真是觉得无地自容,毕竟眼前的这个家伙是自己带来的,现在自己在整个班级面前都丢了丑,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简直气死了。

不过救命的下课铃声,还是拯救了所有的人,老师,听见下课的铃声响起之后,怒冲冲地走出了教室,他没有想到这届大一的学生竟然有这样的人。

云华的手又在她的腰间拧了三百六十度的一个回环,“你简直丢死人了,知不知道这是在上课?你的呼噜简直比雷声还响。”

“不好意思,那这样的话,下节课我不来了,出去走走正觉得无聊呢。”段恒直接无视了所有人。

“你别走!”

可是云华的话,说出来之后再看哪还有那个混蛋的影子,早就在自己的班级门口窜了出去。

段恒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原来大学也没有什么好的,上个课和听天书一样,真是要命。”

还是外边好,外边还有这么多的美腿,这简直就是幸福的世界。

他沿着一个荷花池向前走,漫步在这个荷塘的周围,你还别说这个核桃还真不小,方圆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此时九月,虽然莲花盛开的季节已不复存在,但是现在依然还有许多的花开着,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这让段行的心情一振轻爽。

真是难得,这里竟然充满了灵气,一个小小的荷塘,周围的灵气竟然比自己在外面感受到的灵气多得多,看来这还是有助于自己修行的,虽然这点灵气,还不足以让自己突破金丹,但是这灵气,也让自己的修为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松动。

看来这还真是一个好地方,今天晚上自己有地方去了。

他又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荷塘,看了半天,总觉得有些蹊跷,但是自己没有发现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机关,算了,不想了,有什么就有什么,凭借自己现在的修为,天大地大自然可以去的。

正应了自己老祖那句话,现在的人间界,只要自己不触动那几个老家伙,低调的活着,一般没有人几个是自己的对手,当然,那些大门大派自己还是尽量少去招惹,因为他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没有一些老家伙。

不过断行并不是天生惹祸的人,他自然知道小心谨慎的活着才是王道,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当然有一个人,自己还是要去找他算账的,自己虽然现在活着,但是总觉得自己活了两辈子,自己前十几年简直活到狗身上去了,为什么有眼无珠?相信了那两个家伙,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个是认为自己天长地久的人,结果就是这两个家伙差点把自己给搞死。

总有一天自己会找他们算账的。

一直到了中午,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云华叫她去吃饭!

到了他这个层次,三天五天不用吃饭,自然不在话下,可是他又不想脱离正常人的生活,让别人看出怪异,所以只能答应了。

云华找到了他,两个人向着校外走去,在门口的时候,有几个人和他擦肩而过,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其中有一个人让他的感觉不一般,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家伙,的体内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气息,这是修行人特有的,从这家呼的呼吸也能够感觉得到。

两个人彼此都看了一眼,眼神之中似乎透出了某种交鸣。

随后,彼此匆匆离开,让段恒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同道中人,而且字体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理,这只说明了一点,要么这家伙就修为比自己高,要么就是身体上,有什么东西掩饰着他的气息。

不过他也并不怎么在意,自己和这个家伙又没有什么交集,也谈不上什么恩怨,所以这只是匆匆过客罢了。

吃过晚饭之后,段恒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没想到还是一个四人间,里面应该都是他的同学,他虽然不知道这几个人叫什么名字,但是觉得眼熟,似乎在班级里见过他们。

这几个家伙也上前和他打着招呼,“兄弟,新来的,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段恒!”说心里话,段恒现在不想交什么朋友,因为他曾经受过朋友的伤害,所以语言非常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