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龙诀(段恒)在线免费阅读章节第11章 到底谁是匪
断龙诀(段恒)

断龙诀(段恒)

作者:笔墨轻狂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把这个小瓶子取出来之后,在里面倒出了一些药面,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药面抹在了姑娘的臀部之上,云华此时的脸上已经由紫色变成了赤红色,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又急又怒又羞又恼。

自己私密的地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的手给握住了,不过让她觉得稍微好受一点的,还是在自己受伤的部位传来一阵阵的温凉,自己不再那么疼了。

云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似乎是一个滚刀肉一样,自己即使说了什么,肯定无济于事。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藏身的这片草丛,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之声。

“黄毛哥,这里有血迹,估计是那小子受了伤,我估计沿着血迹追他们,应该不会太远!”

“去你去那边把虎哥叫来。”其中一个小子跑了出去。

“真是麻烦,这帮属狗的鼻子还挺灵。”

“一定不能让那小子给跑了,这家伙险些坏了咱们的大事。”

此时的云华心中十分的紧张,她把所有逃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眼前的这个人身上,不过听着外面的脚步,应该有十几个人,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能不能行。

不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云华靠在他的胸膛之上,竟然有莫名的一种安全感。

也许还真成了什么英雄救美,这样优美的故事和篇章。

段恒自然看出此时云华十分的紧张,她拍了拍云华的后背,“放心,有我在,这群家伙还翻不起什么大浪。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会会他们。”

说着一个转身消失在了云华的眼前,云华感觉自己就像在梦中一样,这个家伙真是和鬼魅没什么区别,这身子也是太快了,要不是自己能在他的身上感受到温度,自己都感觉这家伙就像一个鬼。

在不远处的一棵小树上,段恒二郎腿一翘,乐呵呵的看着下面的几个人,“我说你们几个狗仔,鼻子还挺灵啊,没想到我跑这么快,还是让你们给追上了,不过没什么关系,爷爷今天手痒,正好和你们玩玩。”

这个时候远处也传来了一阵脚步,那个叫虎哥的手中拎着家伙也来到了他的面前。

几个人相聚?也就是20几米远,那个叫虎哥的停下了脚步,用手中的家伙对准段恒,“朋友,能不能报个名?我李虎是交朋友的人,这次的买卖对我们很重要,希望你能不要插手。”

“哪那么多废话,人我救了,事管了,你们要是不想死,就别婆婆妈妈的。”

“你找死。”说着又是一个花生米。

“砰!”

枪响了,可是人却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这家伙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紧接着周围的十几个人都纷纷倒地,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李虎手中的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地了。

段恒看着李虎,似乎是满脸的嘲讽。

李虎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自己的手背被点了一下之后,现在还疼的厉害,简直痛彻骨髓,要了命一样。

“你可想好了后果,我李虎没什么了不起,可是秦爷可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秦爷又是什么鬼,回去告诉他,我等着他的报复,没什么事的话,我可就走了啊,我还挺忙的。”

说完消失在了李虎的眼前,随后李虎一口血喷了出来,胸口隐隐作痛,不知道这家伙是人是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的胸口上点了一下。

这一下直接破了他的罩门,童子功的金钟罩,没想到被人家一下子就破了,而且就连人家怎么破的自己都不知道,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也是这家伙震惊的原因。

他手下的那些人歪歪扭扭的起来之后,一个个一脸不可思议,“虎哥,咱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鬼啊?”

“这是个高手。”

说完之后就晕倒过去。

段恒自然不会管他们,此时云华的上楼奇迹般的竟然止住了血,而且云华也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段恒也顾不了许多,直到现在这里还是是非之地,把云华抱了起来,转身向外面就跑。

一路来到大路之上,这时候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好死不死警车直接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从上面直接跳下来四个警察,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警服,至于肩膀上芝麻绿豆大的事情,段恒是不认识了。

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对那个中年警察耳语了几句,段恒耳聪目明,他们说的什么自己听得非常清楚,“老大就是这小子,在直播间里就是这小子,站在了一个面包车上,他一定和绑匪有什么联系,你看他怀里的那个人,不就是云华小姐吗!”

那个中年警察看了看段恒,“先生你好。”

段恒从小还是生在红旗下的,对于这些穿制服的人打,心里有一种恐惧感,愣了愣神之后还是停下了脚步,“你好,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您怀里的这个人是不是云华小姐?”

这时候云华看到警察之后,挣扎着从段恒的怀里下来。

“我就是云华。”

“既然这样,先生您得给我们走一趟。”

段恒一听自己要被带去公安局,顿时后背发凉,觉得这个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想起自己从那卖衣服的店里面跑出来的这件事,这要抓进去自己不还有盗窃罪的吗?想到这里转身就跑,根本不给众人机会,三餐两纵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群警察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也以为自己遇到了鬼。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警察并没有追段恒,那个中年警察把自己的警帽脱了下来之后,“没想到你竟然能从李虎的手中逃出来,不过万幸,现在又落在了我们的手里。”

随之而来的,是他们几个的脸上,都露出一种邪恶的笑容。

云华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眼前的这些人分明就是和绑匪一起的,哪是什么警察呀?可是这时候在想跑根本就来不及了。

云华大喊一声,“臭无赖,救……”

命还没有喊出来,就被人堵住了嘴。

旁边的中年警察直接给了云华两巴掌,“臭娘们,再喊,我就把你赏给弟兄们。”

云华看了看身后的这几个家伙,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目光。

云华知道自己现在羊入虎口,肯定不能瞎喊了。

这时候李虎他们也追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情景,当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的“中年警察”,李虎赶紧叫了一声,“天哥。”

那个天哥看了看李虎,“你也是废物,就这么点事都办不了,以后你让我怎么放心,今天还好我来了,我要是不来,可不仅仅是任务失败那么简单了,我们就有可能暴漏了,你懂不懂?”

“五爷教训的是!”

“哼哼,知道就好!”说着带着云华上了警车。

“你们到底为什么抓我?要是为了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你们能不能把我放了?”云华说话近乎于哀求,这一晚上她经历的太多了,他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从高到低又从低到高。

“抓你当然是为了钱,不过我们要的这份代价,你还给不起。”

“你们说吧,到底要多少?

“龙华集团的一半股份,不知道你能不能做的了主?”

“什么?你们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这根本不可能,别说是我不同意,就是我父亲也会给你们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哈哈哈,你父亲给不给?那是另一回事,不过现在你在我们手上,我不信他连自己宝贝女儿的命都不要了。”

车子正在向前行驶,速度虽然说不上有多快,但也不慢,起码有八十迈左右。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窗子,“铛铛铛!”

那个叫五爷的人甩脸看了一下,并没在意,突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车子在飞速前进,这个时候有人敲窗户,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他再回头一看,原来一个人挣脸贴在窗户上,露出四颗大板牙,对着他笑呢。

“妈呀!”这个叫五爷的人差点吓尿了裤子,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啊,竟然出现在这里,一脚刹车就点在了那里。

车上的人本应该随着刹车,飞出去的结果,那个人就像一块橡皮糖一样粘在那里,一动都没动。

车子停下来之后,一个空中云里翻,直接落在地上,抱着肩膀乐呵呵的,看着里面的几个人。

五爷稳稳心神,这才打开车门,从里面走出来一看,这不是刚才那个小子吗?这家伙刚才见到自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就跑,怎么又跟了上来呢?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变态?简直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了他们。他真想说一声,你大爷的。

“里边的几位,我说你们都出来吧,别在里面躲躲闪闪的了,还有最好把那个娘们给我放了,不然的话,爷爷要生起气来,后果是很严重的。

云华此时听见外面的这个声音,虽然还是那么吊儿郎当,但是他听着比天籁之声更加的吸引自己。

“快来救我,你个臭无赖。”

“你这个娘们,等一会儿我就来救你。”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那个叫五爷的人,把身上的外套直接脱了下来,两只眼睛露出狼一样的光芒,几个呼吸之间就冲到了段恒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奔雷拳,这可不是外家功了,这已经从外加转到内家,拳头上竟然能发出雷鸣般的声音,虽然声音不是特别大,但是也足以说明,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刚刚那几个小混混能比得了的。

“你还有点意思,不过就你这样的速度和龟一样,在我面前也敢放肆。”

话音犹在耳旁,再找段恒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一拳打在对面的一棵树上,直接把碗口粗一颗小树打断。

段恒在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这个叫五爷的人,就感觉自己的肩膀,瞬间就抬不起来了,汗珠子嘀嗒嗒,从他的脸上流着下来。

“现在你放不放人?”风轻云淡之间,王天霸就被制服。

王天霸就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自己在帮里排行老五,别说别的,就是自己的奔雷拳,不说在这一片所向披靡,也差不多少,自己怎么说也是后天境界的高手,可是在这个人的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今天这事肯定栽了。

咬着后槽牙说了一句放人,随后那几个人把云华从车上推了下来。

云华从车上下来之后,一下就跑过来,一头栽进了段恒的怀里。

短行看了看,他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随后拍了拍她的后背,“你还真是不叫人省心,本以为那些个警察应该把你救走,谁成想这些个小子?竟然还是冒充的,不过多亏我长了个心眼,这回没事啦,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不能把你怎么样?”

“嗯嗯!”云华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会开车吗?”段恒问云华。

“嗯!”

“那就上车,对了你们几个也上车吧,这荒山野岭的,想要回去还挺麻烦的,这样你们几个都坐在后面。”段恒也长了个心眼,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绳子,把他们四个人直接捆了起来。把他们都推到了后排的座子上,虽然车子不算太小,但是后排坐上四个大老爷们儿还是挺拥挤的。

段恒坐在了副驾驶上面,云华打开车,车子画了一个弧形梁长而去。

现在大家换了过来,也不知道到底谁是绑匪了?

“你最好把我们放了,不然你不会有好下场的。”王天霸用眼睛等着段恒说道。

段恒瞥了他一眼,“我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威胁恐吓这一套,至于你们背后有什么人是个多么庞大的组织,对我来说貌似都没什么用,还有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只想低调的活着,别把我惹急了,你应该知道把我惹急的后果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