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龙诀(段恒)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第2章 我是你祖宗
断龙诀(段恒)

断龙诀(段恒)

作者:笔墨轻狂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11-02

这一夜只听见村里的狗叫了无数回,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早上,当有人出来的时候,发现段家的门开着,在里面躺着四个人,是段洪亮和三个黑衣人。

地上淌满了血,段洪亮的媳妇儿,倒在了屋子里面,但是并没有受什么伤,当大家把她抢救回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睛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杀人了。眼神之中充满了迷茫和恐惧。

随后开始疯疯癫癫,胡言乱语,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至于炕上躺的那个小伙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是被谁带走了,或者是凭空消失。

村里的人都议论纷纷,说是老段家的长短,段洪亮家中的事情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老村长看着段洪亮的媳妇已经不省人事,就派人到十几里外的镇子上给正在上学的段胜男打了电话,随后在村长的带领下,找来了棺材,把他们都埋了。

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好多年,可是这山高皇帝远,报案是报案了,可是警察来了之后,草草了事,最后也没推断出所以然。

段洪亮埋到了前山,至于那三个人,草草的处理了。随后段胜男伤心之余带走了自己的母亲,至于去了那里,谁都不知道。

七天过去了,当段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处小屋子里面,屋子非常暖和。

段恒坐了起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以为自己这回应该是死了吧,死了就好了,这就叫人死债不纠。

因为这一年多,他觉得自己活在了梦中一样。段恒现在真的想死,自从爷爷去世之前,告诉他亲爹还活着,段恒的心就像是长了草。

他出去了三年,就是想找爹,可是爹找到了,结果被人打成重伤,眼看就要不行了。

父子重逢,本来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可是段洪飞见着自己之后,就说他是孽种。

最后在自己的逼问之下,“亲爹”告诉他一个秘密,他当时上吊的心都有,原来他爹段洪飞是个天阉,他娘曾经被他大伯强bao,所以才有了自己。

这可能是段恒从小到大,听到的最大的笑话。

可是没有人敢说这件事情是假的。

曾经一腔热情,现在成了冷水泼头!

处理完了段洪飞的丧事,就想回松洲老家去找那个对自己“视如己出”的大伯报仇。

结果刚刚处了没多久的女朋友,还让自己最好的朋友给抢去了,“你大爷的陆天成,你为什么这么做?”

“段恒,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那副德行。当初我带你出来找你爹,假装的接近你,就是为了你段家的《断龙诀》,不过你小子嘴严厉的很,我只能让敏敏接近你,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孽种,既然是孽种,我想段飞腾那老小子也不可能不知道,《断龙诀》也不可能传给你,所以你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一个没用的孽种,何必在你的身上浪费心思。”

陆天成只听到了他爹是天阉的事,别的没有听到,所以才会认为,他的身上不可能有《断龙诀》。

结果听到这话之后,段恒顿时就火了,原来这对狗男女本就是有阴谋的,怪不得自己好几次想要霸王硬上弓都没有成功。

心中本就有气,再加上这件事情,气血不平,自家的《断龙诀》没有练到位,一下子来了个急火攻心,走火入魔。

至于以后的事,他只能迷迷糊糊的记着,但是,他真的不想活了,他觉得人也太丑漏了一点,活的都不如狗,他的心死了。

等他回忆完了这些事情,在看看周围,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了吧。要不然的话,这里自己怎么从来没见过?

“原来他娘的地府这么美,看来传说有假。”说着段恒做起了身子。

“你他娘的胡说八道什么,地府要是这么美,要天堂干什么?”

段恒下了一跳,不是吧,怎么还有人,他转脸这才发现,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长得相当相当难辩认,脸上的胡子眉毛都连在了一起,头发都拖在了地上,也分不清五官貌相,往那里一坐,真像个怪物似的!

还说不是地府,自己这不都活见鬼了。

段恒现在也不怕了,“是你在和我说话吗?”说着走下了床,来到了那人的身边。

“不是我,难道真是鬼啊?”那个怪物说着走了过来。来到了他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段恒现在有点懵逼,这是被傻子摸还是被鬼摸了。

他突然想起了老人的话,要是自己死了的话,身上应该没有直觉,要是有知觉就不是死了,想到这里,他一下子拿起‘自己’的手,用了最大的力气,‘咔嗤’一下,咬了一口。

可是咬完之后,发现不疼,看来自己还是死了,这不是被傻子摸,这是被鬼摸了。

可就在他想的时候,突然听到“哎呀”一声,段恒一看,原来是哪个怪人。

“你疯了?为什么咬我?”那怪物龇牙咧嘴的抖着自己的手,看来这下子不轻。

段恒这才知道自己没死。不过这家伙吧唧了一下嘴,觉得咸咸的,“喂,你几天没洗澡了?”

那怪物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随后说了一句,“我觉得你应该躺下!”

“躺下干什么?我这样能看清楚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变得,但是我觉得有必要看清楚你的face!”

“费斯?那是什么?我身上有吗?”那怪物可能还没听过这样的词语,所以满脸的问好。

“你身上当然有,而且还不小呢!”段恒觉得这家伙真有意思,似乎不像是地球人。

“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怪物’似乎也感觉到了不是好话。

段恒对着他伸出了中指,“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要救我?”

‘怪物’没想到,自己救了这小子,他还问为什么,真是不知道好歹,在段恒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为什么不救你?”

“你都不如让我去死,活着有什么意思?”随后段恒继续心如死灰的意境。

“你这小子怎么有点不识好人心啊!”

“你说谁是狗?谁让你当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