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全集免费阅读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第九章女装大佬颜如玉!猪妖逆袭,女主之间的惺惺相惜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作者:好想上一次天榜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1-10-28

庚组。 清风徐徐,带来一股浓郁的香味。 “恭迎颜组长。” 新晋捕快列成两排,低着头眼神游离,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一袭粉红色绣花襦裙的“女人”款款而来,身段婉约,风情摇曳。 那荡漾的双马尾格外迷人。 可惜,在场汉子毫无怦然心动的感觉。 女子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虽谈不上美丽,但也如明珠灼灼。 “饮月妹妹,我来了。” 她轻启红唇,笑靥如花。 在场捕快们毛骨悚然,这粗壮的嗓音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颜介,又名颜如玉,四大名捕之一,青云榜第十二,庚组组长,河东颜氏的嫡子。 对,不是嫡女…… 而是子。 忆往昔,谁还不是个风度翩翩的浊公子呢? 曾经的颜家颜公子,温文尔雅,十五岁就在京师闯出一番偌大名声。 谁料,一见灭绝误终身。 众所皆知,灭绝骨子里就憎恶男人,那怎么办? 颜公子为了接近她,想出妖孽的法子—— 打扮成美少女! 那穿上肚兜那一刻起,仿佛打开魔盒,彻底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从此也不再仰慕灭绝,反倒以姐妹相称。 “咱们女人都是水做的骨肉,男人皆是泥做的,见到他们便觉浑浊逼人。” 颜介一脸嫌弃地捏了捏琼鼻,而后望着前方的女人说道。 新晋捕快不敢显露怒意,只能暗地里痛骂这个提臀逢迎的兔公! 西门饮月斜睨着他,一贯煞气的俏脸缓和下来,温声道: “介姐姐,找我何事?” 颜介扭动腰肢近前,娇笑道: “有任务,奴家一人应付不过来,求妹妹帮衬。” 闻言,西门饮月表情沉凝。 这句话从堂堂四大名捕嘴里说出,那这个任务必然非常棘手。 她目露兴奋,催道:“快说!” 颜介示意别激动,随后点了点皓腕,通透玉镯里面飞出一卷宗。 所有捕快都是满脸羡慕,这可是珍稀的储物宝贝啊! 西门饮月展开卷宗,认真专注地浏览。 好一会,她轻轻颔首:“我们两人联手,问题不大……” 话音停顿了一下。 西门饮月突然扯动唇角,露出玩味戏谑的笑容。 …… 署内。 “究竟是什么……” 受限于见识,徐北望研究了半个时辰,依旧没弄清楚这盏砚台的奥妙。 正当他烦躁时。 “徐北望!” 熟悉的强硬声音传入,伴随一快一慢的脚步声。 徐北望快速将砚台塞进抽屉,而后神色淡淡走出去。 “颜大美人光临陋室,鄙人三生有幸啊。” 他见到二人,便微笑着开口。 颜介俏脸露出娇羞之态,一双会说话的秋水眸子眨呀眨。 亮瞎我的钛合金狗眼……徐北望不忍直视,隐蔽地移开目光。 西门饮月昂起下巴,将卷宗递过去,“先看看。” 徐北望从容接过观阅。 此案是一头猪的逆袭之路。 半个月前,村民割草喂猪崽,也许猪崽吃到灵草之类的异物,晚上突然冲出猪圈,将主人一家活活吞灭。 紧接着,整个村子被屠戮殆尽,满目疮痍,妖猪消失得无影无踪。 昨天,一群江湖游侠惨死于邙山,唯有一人死里逃生,前往六扇门报案。 六扇门找来绘画师,游侠口述,确定那头正是隐匿踪迹的变异猪崽。 看完后,不等徐北望发问,灭绝直截了当道: “你是庚组的精英,本组长有责任栽培你。” “所以这个任务,就将你提调,在一旁协助本组长除妖。” 话音落下,颜介一脸骇异。 他尖声阻拦道:“妹妹不可,那是准六阶的猪妖!” 徐北望眼神凝成两根锋利的针。 西门饮月冷视颜介,大叱道: “有我在一旁,保他安然无恙,这是庚组内部的事,你想插手?” 被她严厉训斥,颜介顿时泪水晶莹,委屈巴巴。 其实他心里门清,西门妹妹绝对在公报私仇,但作为好闺蜜,他理所当然站妹妹这边。 “不去。”徐北望一口否决。 “这是任务!”西门饮月字正腔圆。 徐北望盯着她,锐利的目光几乎化为实质: “我没资格执行此等规格的任务。” 西门饮月不惧对视,咄咄逼人: “不经历磨难怎么成长?别辜负本组长一片苦心。” 似是窥破了徐北望的心思,她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六扇门宗旨,绝对服从命令。” 徐北望表情趋冷,但很好控制住情绪波动。 西门饮月再次审视了他片刻,昂起雪白脖颈,像是骄傲的小天鹅。 “如果对我的决策有任何不满之处,欢迎越级找指挥使。” “或者告诉徐侍郎,对了,也可以跟贵妃娘娘诉苦。” 她直接挑明了说,语气中充满讥讽。 户部侍郎,梅花司副千户又如何?根本没资格插手六扇门内务。 除非瑶光殿那位毒妇施压。 可毒妇这般俯瞰天下的存在,真会帮助他逃避任务? 荒谬! 毒妇从不养废物! 颜介悄悄打量徐北望。 庚组这个虚有其表的纨绔变化实在太大了。 面对恶意的针对,这副冷静中带着冷厉的神色,此人城府极深! 再结合那晚太白楼之战,姓徐的美男子不简单啊! 为了缓和气氛,颜介娇滴滴道: “徐公子,只要任务完成,就能前往皇室藏经阁,挑选一本玄阶功法。” 徐北望很平静地点头,眼中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 “西门组长,你把路走窄了。” 触碰到这道目光,西门饮月隐隐有些心悸。 她不免有些失笑,自己竟然险些被吓住了? “邙山就在京师城外,不必多做准备,今晚趁夜色诛妖。” 丢下这句话,西门饮月拂袖走人。 颜介提着裙裾跟上,走了几步,转身含蓄地提醒: “徐公子,这是一头诡异妖猪,能分身,实力不容小觑。” 言下之意,你这水平还是多带点防身宝物。 望着半男一女的背影,徐北望神色莫测,不辩喜怒。 …… 走廊里。 颜介十分不解: “西门妹妹,何必带个拖油瓶呢?” 凭借组长这个职权的优势,随时能找机会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比如派徐北望外出,在路上安排杀手。 可现在是一起执行任务,如果徐北望没回来,那妹妹就是活靶子,准备承受徐家猛烈的报复。 西门饮月没有回答。 其实她倒没有想杀了徐北望,徐北望一死,后果并非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况且她跟徐北望也没这么大仇恨。 她只是想给恶獠一个难以磨灭的深刻教训,最好是被妖猪打成残废。 以往此獠作恶多端也就罢了,当众忤逆她,她也能忍。 可惜徐北望这狗贼强抢女人,这种行为让西门饮月痛恨到极致! 那可是沈家天之骄女,青云榜沈幼怡,一个绝美温婉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