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第七章离成为娘娘的心腹又近了一步!(求鲜花,评价票啊!)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作者:好想上一次天榜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1-10-28

小径穿插花园之间,不久来到组长办公署。 坐下后,西门饮月始终阴沉着一张脸: “你刚刚忤逆我?” 徐北望置若罔闻,心中却在琢磨灭绝跟他深入交流的目的。 西门饮月盯了他几秒,俏脸再度难看了几分: “下不为例,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变成残废。” 闻言,徐北望目光趋冷,寒声道: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你……”西门饮月一时哑然。 这个作恶多端的下属,以往看她就像老鼠碰上猫,如今却敢三番两次顶撞她。 突如而来的变化,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天机阁青云榜,至今没有更新你的名字。” “靠旁门左道耍了把威风,就忘记自己几斤几两?” 西门饮月语调尖锐,夹杂着讥讽。 徐北望表情很自然,转身朝外走去。 “站住!”西门饮月恢复冷静,迅速切入正题: “昨晚那个一品圣境魂魄,还有叶天,把你知道的详细告诉我。” 徐北望调整情绪,转身看着她: “我好倒霉,平白被陌生人惦记上,差点命丧黄泉。” 略顿,神情恳切: “这事还得劳烦组长帮忙调查呢,最好能帮属下报仇。” 此话,让西门饮月再次暴怒,冷冰冰道: “徐北望,别给我装蒜!” “一个突然冒头的圣境强者,极有可能危害江山社稷,朝廷必须掌控这个不安定因素。” 见徐北望还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她温声道: “你毕竟是我的下属,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量帮你们化解恩怨。” 灭绝开始打温情牌?这画风挺诡异的。 还化解恩怨,你一个小小的组长,真把自己当天帝至尊了? 徐北望微微颔首,诚挚的说: “太感谢西门组长了,属下这就去调查他们的身份,不惜以身作诱饵,绝不推诿。” 话音落下,署内气氛僵硬如铁。 西门饮月杏眸冒火,眼底在酝酿杀意。 砰! 她一掌轰在桌面,桌子榻成碎木。 “最后问你一遍,到底说不说?!” 徐北望神色慵懒,反问道: “组长准备严刑拷问?” 西门饮月怒火中烧,竭力遏制真气流动,恶狠狠道: “记住,别栽在我手上,否则阉了你!” 徐北望面无表情,目光却在她蔻红指甲上停留了片刻。 “看什么?滚!”西门饮月下意识缩手,厉叱道。 “组长指甲修剪得真干净。” 徐北望笑容有些意味深长,而后缓步走出署间。 庚组正厅里,堆满卷帙的案几,数十名低阶捕快都在埋头忙碌。 徐北望接过卯册,在上面画押完毕,便往自己捕快房走去。 点卯就是签到。 徐北望不禁吐槽,为啥我不能签到如来神掌? …… 宽敞的捕快房,徐北望坐在椅子上,手指捏了捏太阳穴。 他为什么要隐瞒,更加剧了灭绝对他的憎厌? 两个原因。 第一,灭绝是皇后党的人。 如今的大乾朝堂,皇后党、皇贵妃党,保皇党,三股势力可谓斗得天昏地暗。 除了神秘的天机阁以外,天下任何隐秘的角落,都有党派斗争的痕迹。 作为女反派的跟随者,徐北望立场不会轻易动摇。 既然立场对立,那就自动划入敌营。 灭绝问什么,那他自然要一问三不知。 第二个原因。 现在的叶天,可是徐北望的寻宝鼠。 寻宝鼠越低调越好,最好做到默默无闻。 猥琐发育别浪,等凑好一件神装的时候再出来装逼。 “叩——” 敲门声打断了徐北望的思绪。 “进来。” 两撇狗油胡的丑男推门而入,斜肩谄媚道: “北望,刚刚多谢你解围,灭绝没有针对你吧?” 一见这张脸,徐北望就想起贾贵贾队长,他微笑道: “举手之劳罢了。” “嘿嘿……”抱着窜门拉关系的心思,刘苗态度异常崇敬: “以后在庚组,请北望多多照顾。” “好说好说。”徐北望随意敷衍。 两人闲谈了一阵,刘苗聊起刚听来的八卦: “昨夜,崔阁老的儿子身首分离,朝野震惊。” “哦?”徐北望身子微倾,转出一副骇异的模样。 刘苗靠近一些,神秘的说: “坊间传言,据说是皇后迫不及待动手。” “你说针对崔阁老也就罢了,偏偏要老人家承受丧子之痛,武皇后蛇蝎心肠啊。” 话音刚落。 “旺旺旺!” 一条通体灰毛白斑的肥犬趴在门槛上。 刘苗见状,立马恭恭敬敬地弯腰。 它耸动黑鼻头,狗吐人言: “徐北望,娘娘传召。” “有劳了。”徐北望轻轻颔首。 肥硕的狗子“咻”的一下,消失不见。 旁边的刘苗立刻投去艳羡的目光,能觐见贵妃娘娘,那可不是一般的受重用。 徐北望表情倒没什么变化,他心中有数,大概是饲魔之事。 …… 瑶光殿。 白眉鱼公公依然侍立在殿阶。 他一见徐北望,和颜悦色道: “进去吧。” 徐北望穿过宫婢环绕的外殿,走进内殿。 熟悉的冰寒气息,不过殿前还站着一个紫袍中年男子。 其人身形佝偻,原本儒雅的面容,布满了颓然和沧桑。 徐北望在一旁俯身垂首。 “节哀,你放心,本宫刮地三尺,也会找出杀人凶手。” 一袭紫色宫裙的第五锦霜沉声开口,如翡翠般碧色的凤眸杀气四射。 崔佑甫悲怆的目光中隐带感激,躬身道: “多谢娘娘为下官报仇。” 说完,步履蹒跚地告退离去。 待内殿只剩两人,徐北望始终低着头,不敢去窥探那双神品玉足,生怕灼瞎钛合金狗眼。 女反派一副高贵冷艳脸,神态慵懒地说: “你的消息非常有价值。” 嗡! 一枚红色令牌悬浮空中。 徐北望如获至宝,恭敬地将红牌收进袖中。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虽然只是最低等的红牌,但距离紫牌更近一步了。 徐北望猜测,跟崔长子签订契约的魅魔,品级肯定不低。 嗡! 陡然。 周遭真气磅礴,一股浓郁的魔气游动,徐北望体内气海动荡不安。 半空悬浮一杆五寸旗幡,血红中黑气缠绕。 驱魔幡! 取邪魔体内魔源,再灌入磅礴真气,炼制成旗幡。 拥有此幡,在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就能镇压高阶邪魔。 徐北望右手真气涌动,一滴血飞入幡中,而后将旗幡卷起来收进袖里。 第五锦霜凤眸微眯,漫不经心道: “最垃圾的根骨都改善了,不错。” 徐北望眼巴巴看着她,似有些期待后续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