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完整版全本阅读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第四章气运之子不过如此!系统绑定,天命之子心态崩了!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作者:好想上一次天榜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1-10-28

气氛陡然凝结。 徐北望双目寒芒闪现,气势磅礴的一掌轰出。 高级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天命之子? 死吧! 众人惊悚,浑身打着寒颤。 叶天面庞狰狞,感受到剧烈的悸动,眼底满是恐惧,这一掌能将他的生机彻底摧毁! “不要……”沈幼怡双眸通红,泪眼朦胧。 陡然。 轰! 太白楼掀起恐怖的飓风,几里处真气鼓荡。 “望儿,快走!” 银丝老妇人心悸,朝大厅施展一道佛光,欲保护孙儿。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浑厚嗓音在夜幕中激荡。 一个儒雅端方,额头平阔如台,望之俨然的中年男子立在半空。 他声若洪钟: “诛!” 刹那间,所有人都能被磅礴的浩然正气笼罩。 儒家三品大宗师来了! “诛”字颜色鲜红,犹如刚从血池里捞出一般,高高坠落。 而后悬在徐北望头顶的上方,显得极为刺眼。 叶天压力骤减,被禁锢的真气重新在四肢百骸流动。 他竭力控制屈辱的情绪,从地上爬起来,弯腰恭声道: “拜见夫子!” 其实他也喜出望外,没想到村里私塾的教书先生,竟是隐藏的大宗师。 大厅众人面露震惊,眼底有着浓浓的骇然之色! 他们认出来了。 国子监祭酒,裴嵩。 京师儒家最高学府的掌舵人! “小子,你再动一下试试。” 裴嵩语气从容,平淡却中带着儒家固有的矜持和自傲。 悬在头上的“诛”字就像达摩利剑,随时能让徐北望粉身碎骨,可他的表情却很平静。 叶天目光怨毒的盯着他,平生第一次,他感受到濒临绝望的恐惧。 不管闯荡多么凶险的秘境,都不如刚刚承受的杀机。 “今日之辱,他日必百倍奉还!” 叶天咬碎牙龈,目光燃烧滔天的仇恨。 丢下狠话,朝沈幼怡投去一个眷恋的眼神,便想仓惶逃离。 “桀桀桀桀桀——” 冷不丁,远方传来一阵阴柔的怪笑声。 “裴祭酒,贵妃娘娘的人,你也敢动?!” 肉眼可见的真气大漩涡,巨大的金元宝悬浮在夜幕中。 咔嚓! 浩然正气汇聚的“诛”字,出现裂痕,而后破碎。 全场震撼! 这一幕,简直刷新了众人的认知范围。 一波三折! 跌宕起伏! 精彩纷呈! 叶天如坠冰窖,四肢发寒,恐惧再次席卷全身。 “扮猪吃老虎,这回真变成一头死猪了。” 徐北望眼神毫无波澜,声音透着冷漠。 说完寒声道: “琴来!” 沈幼怡绝美的脸庞“唰”的一下惨白。 旁观者闻言,心跳也是加快。 传闻中的徐家徐北望,武道方面很平庸,但唯一出众的就是琴技! 可现在他战力如此强势,那琴技该有何等恐怖的威力? 没有奇迹了。 宛若小丑般的坚毅少年,必然死在音律下。 “公子。” 人群中,徐三以真气御物,紫檀琴匣飞落在鼓桌上。 瑶琴通体黑漆,隐有琴香。 “很谦虚的说,杀你如屠狗。” 徐北望神态从容,修长的十指渐渐抚上琴弦。 屋檐、空中的战斗呈白热化,真气光芒将整个夜幕笼罩。 众人却只将目光望向坚毅少年。 叶天扭曲的脸庞慢慢恢复,眉宇间颓然之气消散。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 他不甘地朝苍穹怒吼。 霎那,身上真气暴涨,血气磅礴到外显的程度。 扩张气海。 这是突破啊! 临阵破境,多么妖孽的人物。 人群惊悚至极,难怪身后隐藏那么多护道者。 这种天骄如果不死,未来必将名震天下! 感受周遭激荡肆掠的真气,徐北望饶有兴致看着。 有点意思,天命之子诚不欺我。 倒不是徐北望不想趁人之危,反派哪会守这个规矩。 而是担心遭遇反噬,毕竟突破汇聚的真气太过浩瀚。 就在此时。 【叮!】 徐北望怔住,他脑海里响起似铃铛的声音。 我这装逼都快装完了,金手指才来? 刹那间,他眼前灰蒙蒙一片。 一座座玲珑塔浮现在大厅众人的脑袋上空。 玲珑塔虽小,但足足有九十九层。 很快,有关信息出现在徐北望脑子里。 “气运塔!” 他凝神看向正在突破的叶天。 气运塔的光芒足足笼罩到顶端,唯有最上面两层陷入黑暗。 气运值,九十七层!!! 狗日的,不愧是主角。 徐北望面色微微难看,迅速扫过每一个人,一颗心坠入谷底。 沈幼怡,八十二层! 路人甲路人乙这些阿猫阿狗,最低都有三十层。 徐家的护卫徐三,气运值都有五十层。 而徐北望自己。 连第一层都忽明忽暗,就像一盏快燃尽的油灯。 非酋! 倒霉透顶! 这辈子都跟奇遇无缘,更别说天降机遇了。 贼老天,你妈买菜必涨价,你奶奶跳广场舞必跟不上节奏! 徐北望深幽的眸中略有愤慨之色。 “砰!” 仿佛气球爆炸的声音,叶天周围真气暴涨,整个人威压慑人。 他缓缓睁开眼,眼中激射出一道可怖的寒芒。 八品下阶! “是时候解决恩怨了。” 叶天扭动脖颈,真气凝成一柄利剑冲天而起,恐怖的剑势几乎让围观者窒息。 一缕气息,就让低修为者胆寒。 嗡嗡嗡! 空气震荡,利剑带着无上的杀意,朝徐北望疾刺而来。 徐北望面无表情,只是淡淡道: “你又觉得你行了?” 手抚琴弦,如潮水激浪奔雷,似豪侠仗剑高歌。 众人望着徐北望俊美的脸庞,一头墨发在风中乱舞,宛若谪仙临凡,遗世不染尘。 美妙的音符落在他们耳里,竟仿佛置身高山流水的画卷之中。 而那柄利剑悬在离徐北望头颅六寸,颤颤巍巍。 再不得寸进! “怎么可能?” 叶天表情骇恐,浑身的自信在这一瞬间又崩塌了。 徐北望神情自若,弹琴动作说不出的优雅超然。 那位美丽又性感又大方又温柔又善良的贵妃娘娘,她的丹药都是顶级品质。 从服下丹药的那一刻,这个跟班徐北望做定了。 倒霉体质又如何? 照样剁掉天命之子的狗头。 “铮!” 他猛然屈指扣弦,当场崩断一弦! 琴弦颤动生出游气,形成一道丝线。 丝线迅速穿透利剑,刺向耳膜涌出黑血的叶天。 扑通—— 叶天再次伏跪,膝盖像是被丝线抽去了骨头。 一瞬间画面定格静止。 “不!” 裴嵩怒吼一声,儒雅的面容满是急迫,可浩然正气被金元宝死死缠住。 “为什么……” 叶天极为愤怒和不甘心。 这些年自己承受了多少辛酸和耻辱,他还没傲世九州,他还没俯瞰苍生,他绝不能死在这里! 可惜,那道丝线在琴音的指引下,无情贴近叶天的喉咙。 鲜血飚飞! 丝线快要嵌进喉咙里。 叶天眼神逐渐涣散,生机流逝。 可就在此时。 轰! 天地间震荡,轰鸣澎湃,汹涌的真气朝太白楼席卷而来。 眨眼间,叶天周围形成一个恐怖的漩涡,慑人的威压直令乾坤色变。 一枚通体泛绿的玉佩悬在空中。 “裂!” 苍老沙哑的声音从叶天口中吐出。 轰隆隆! 虚空中蓦然间出现一条长达百丈的巨大裂缝。 鱼公公目瞪口呆,喃喃道: “这缕魂魄的气息……” “是一品圣境!” 全场毛骨悚然。 人群瑟瑟发抖,面对这股近乎于神的威压,吓得差点瘫软在地。 他们眼睁睁看着坚毅少年被一股力量卷入裂缝中,而后消失不见。 徐北望眯着眼,目光极为冷冽。 玉佩老爷爷,很熟悉的配方啊。 是不是,接下来这缕魂会因此陷入沉睡状态? 功亏一篑! 【宿主击败气运之子,已经为宿主绑定夺宝系统!】 这时,冰冷的机械声在脑中突兀响起。 徐北望表情沉凝,俊美的脸上罕见显露出惊愕之色。 因为他袍袖里多出几样东西。 难道这就是刚刚掠夺到的宝贝? 不知道有没有玉佩呢? 他暗藏了自己激荡的情绪,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阴沉的模样。 自己这倒霉体质,此生跟奇遇彻底无缘了。 但现在可以掠夺啊。 把大气运之人当成寻宝鼠,反正这些欧皇获取机缘轻而易举。 等他们机缘到手之后,咱就能开始割韭菜了。 念及于此,前功尽弃的愤怒情绪,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徐北望内心反倒兴奋期待。 夜幕恢复死寂,太白楼沦为一座废墟,屋檐上空交战的几人早已离去。 今夜之事,仿佛巨石坠入湖面,必将轰动帝京,掀起惊涛骇浪! 大厅里,众人满眼恭敬地望着白袍男子,恨不得立刻上去跪舔。 那个坚毅少年多么妖孽?还不是灰溜溜逃窜。 要不是至宝傍身,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徐北望的强大,化作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深深刻在他们心底。 …… …… 松翠蓊郁,乱石嶙峋。 虚空之中出现一道裂缝,一个昏迷的坚毅少年从空中掉落,直坠悬崖。 “嗷呜——” 山巅传来野兽的嗷叫。 砰! 叶天身体卡在歪脖子树上,骨头断裂的痛楚让他渐渐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