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第二章最大靠山女反派娘娘!对付主角的最大底牌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作者:好想上一次天榜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1-10-28

皇城,太初宫。 九州池鸟鱼翔泳,花卉罗植,清渠萦回,恍若仙境般。 池上瑶光殿外,气氛异常安静。 一群人秩序井然地排队,等待召见。 殿阶上方,站着一个蟒袍太监,有一张圆润胖脸和两条浓密的白眉。 “宣,庚七。”老太监肺活量十足,唱起名来神完气足。 最左侧队列,一个独眼中年拿回自己的绿色令牌,趋行入殿。 徐北望有些无语,这样排下来,啥时候才轮到自己? 不过很快,那中年男子面带笑意走出来。 徐北望有理由怀疑,这厮只是进去拍了个马屁。 “宣,严……” “等等。”沙哑的嗓音截住了老太监的唱名。 远处黑影几个眨眼间便到了殿阶,其人头搭戽斗状的兜帽,遮住了眼鼻。 最令人惊骇的是,兜帽男竟然没有嘴巴! “娘娘候你多时了。”老太监微微一笑。 而后双手接过兜帽男的令牌。 通体泛紫光! 哗! 一直安静的人群骚乱起来。 竟然是最尊贵的紫牌! 几乎一瞬间,所有人都面露敬畏。 紫牌总共没几块,不曾想今日碰到了。 少数人低着头,掩饰眼底的恐惧之色,显然猜测到兜帽男的身份。 徐北望注视着无嘴怪走进大殿,心中涌现强烈的羡慕。 紫牌就是好啊,不为别的,只为不排队。 冗长的等待。 陡然。 轰! 一声巨响,兜帽男从殿内飞了出来,重重砸在殿阶。 望着这一幕,全场噤若寒蝉。 老太监将紫牌扔回去,兜帽男接过,额头贴地“砰砰”好几下,这才步履蹒跚地离去。 众人互相交换眼神,推测应该是办事不力惹怒了娘娘。 老太监继续唱名:“宣,严……” “等等。”一袭白袍的俊美男子近前,故作急迫: “我有要紧事面见娘娘,请鱼公公通融一下。” 说着从袖中掏出几张银票,欲塞给老太监。 老太监寒着脸,直直盯着徐北望。 僵持了几秒,徐北望面不改色,丝毫不觉尴尬,坦然地走回队伍。 “嘁!” 隔壁队伍,一个半脸痘半脸麻子的青年,带着讥嘲的倨傲: “小小年纪,一心钻营,可笑可笑!”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疾驰而来,风声怒啸。 丑陋青年瞬感头皮发麻,猝不及防之下,被势大力沉的一巴掌抡翻在地。 “噗!” 他剧烈咳嗽,唾沫里带着斑斑血色。 刹那间,丑陋青年神情怨毒,浑身真气暴涨,额头隐现一只皴裂的眼瞳。 徐北望冷漠地俯瞰着对方: “怎么,跟我动手,你想死么?” 周遭人群视若无睹。 你一个最低等的红牌,去嘴贱一个黄牌,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八品境被九品当狗打,也是有够丢人的。 丑陋青年第三只眼逐渐消散,撑起身面色阴沉。 “宣,严闻。”老太监丝毫不在意这个小插曲,继续唱名。 徐北望负手而立,神情淡淡。 这就是反派的行事方格,被挑衅了必须立刻报复,忍辱负重那是主角专属。 “啧啧。”娇哼声传来,一个身着开胸绮罗衫子的美妇踱步走近,笑吟吟道: “小望好大的火气,蓉姨给你好好泄泄火。” 徐北望礼貌拱手:“见过蓉姨。” 母亲在梅花司的同僚,职位一样是副千户。 美妇端详着这张俊美脸庞,小声说: “小望,你我两家乃管鲍之交,蓉姨那不着调的幼弟过几天也去六扇门当差,你们得互相帮衬。” 徐北望颔首,“一定一定。” 正事说完,美妇媚眼如丝,扭着蜜桃身段而去。 时间缓缓流逝,徐北望看了一眼殿角,铜漏里的水依然无情地滴落着。 此时金乌已沉,月华高升。 两排宫灯把殿外照耀得如同白昼,清晰地照出了老太监银白的眉锋。 他终于看向了徐北望,“宣,姚曼。” …… 殿内燃着降神芸香。 一袭紫色宫裙堪堪裹起玲珑有致的身段,玉足踏在茵毯上,十个脚趾如同珍珠般晶莹圆润,让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把玩一番。 徐北望一进殿门,目光很难不被这双腿给吸引。 方寸肤圆光致致,大反派完美诠释这种神品玉足。 “我瞎了!” 徐北望双目灼热,痛苦不堪。 窥探玉足的瞬间,眼睛像被两枚冰锥刺入,视线完全消失,一片黑暗。 “请娘娘恕罪,饶卑职一双狗眼。”他很没骨气的恳求。 “再多看一眼,本宫送你去净身房。” 一句话,从这位大反派薄而无情的红唇里吐露出来后,却像是给整座大殿加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冰霜气息。 徐北望缓缓打了个寒颤,双眼痛觉消散,重新恢复光明。 眼前站着一个未施粉黛,肌肤欺霜赛雪,尽显冷艳典雅的高贵女人。 “娘娘躬安。” 面对她时,徐北望不敢有任何不满,眼中显露出敬畏和恭敬。 第五锦霜抱着一头肥胖臃肿的狸猫,轻抚猫头: “你叫?” 她仔细打量了男子好几眼,在脑海之中搜寻相关记忆。 因为她的追随者实在是太多了。 若是真要叫名字,实在是叫不出来。 “回禀娘娘,卑职名叫徐北望,母亲是梅花司姚曼。” “几天前,您给卑职恩赐了一桩婚事。” 徐北望语气恭敬。 好似个小学生在面对刻板的班主任。 对于大反派不认识他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小喽啰一个,除了这张脸,浑身大概看不出奇特之处。 第五锦霜恍然,点了点下巴: “本宫想起来了,徐北望,长得倒是绝俗,可惜根骨太劣。” 听着清冷的语调,徐北望佯装出讪讪表情,一副羞愧的模样。 谁能跟你比? 十五岁就镇压九州天骄,高居青云榜榜首,年纪到了,才停止霸榜,现在二十七岁,更是深不可测。 况且你是大结局才挂掉的反派,我过几天就要见阎罗王,书中进度条都没撑过十分之一。 “感激的话不必多说,本宫没时间听。” 大殿又响起漠然的声音。 这就准备逐人了?只管杀不管埋是吧…… 徐北望抬头,一脸认真: “娘娘,卑职想讨要一件宝贝。” 他这时才跟女反派对视,美到极致的凤眸,瞳孔呈极纯粹的碧色,像是镶嵌了一片星河。 “哦?”第五锦霜微讶,似乎没想到有人敢堂而皇之的讨要赏赐。 她神色平静: “你能给本宫创造什么价值?” 徐北望不假思索,声音铿锵有力: “卑职誓死效忠贵妃娘娘,忠诚是无价的!” 第五锦霜眼神无波无澜,冷言: “蝼蚁的忠诚,可有可无。” 啧。 好气啊! 徐北望感受愈来愈冰冷的空气,连忙道: “卑职打探到一个重要消息。” “说。”第五锦霜这次倒来了不少兴趣。 徐北望严肃着脸: “娘娘,崔阁老的长子,疑似与魅魔签订契约。” 话落,徐北望如坠冰窟! 大殿被一股刺骨的寒气笼罩,在高耸酥胸上躺平的肥猫也瑟瑟发抖。 徐北望垂手恭谨,目光盯着锃亮的白玉地板。 乾朝初立,开国皇帝担心宰相权力过大而架空君权,决定以谋反罪名废相。 可在这个妖鬼横行的武道世界,后任皇帝实在没这个精力处理政务。 于是内阁应运而生,虽无宰相之名,实有宰相之权。 内阁普遍是六人参预机务,崔炎便是其中之一,很早就效忠皇贵妃。 大乾对邪魔零容忍,九州本就痛恨极北之地的魔窟,何况大乾皇帝都被侵蚀得半死不活。 如今在大乾,邪魔的话题都是禁忌! 而内阁辅臣的长子饲魔,那该是多么震撼的重磅消息? 至于徐北望怎么知道,他当然开了上帝视角。 书中剧情这里可是高潮点,让读者欲罢不能。 【主角无意间撞破此案,然后告知皇后党羽,引起朝野沸腾,主角名震天下,美人宝物尽收囊中,顺势再次打肿反派的脸。】 【最终,皇贵妃也不敢去堵悠悠众口,崔阁臣关押诏狱,她失去一颗重要棋子,并且大丢颜面!】 第五锦霜表情恢复淡然,对于一个只看结果的上位者而言,不需要询问过程。 她只是将目光停留在徐北望脸上。 徐北望闻弦知意,朗声道: “消息有误,卑职自裁谢罪!” “好。”第五锦霜回了简单的一个字。 徐北望紧绷的身体逐渐松弛,出声缓和了下气氛: “面对妖娆多姿的魅魔,年轻人把持不住也很正常。” “敢饲魔,必须死!”第五锦霜语调森森,直接给崔家长子宣判死刑。 说完玉足向前踩了几步,“你立功了,想要什么?”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陪着你梳妆,这夜的风儿吹…… 抛开不该有的念头,徐北望面露恭敬: “一瓶坚韧药剂。” 这药剂异常珍贵,战力增幅数倍,还能持续续航,关键是没有副作用。 或许对五品境以上没什么效果,但于九品的徐北望而言,那就是一展雄风的神药! 就主角知道扮猪吃老虎? 反派也会! “哗”的一声。 茵毯上现出一个曲嘴小银壶,壶两面各錾刻着一匹栩栩如生的獬豸。 壶虽狭窄,壶嘴却白雾缭绕,瞬间喷涌出无数瓶瓶罐罐,清香怡人。 徐北望目不转睛,一瓶瓶足以让外界轰动的丹药。 这是来自富婆的炫耀么? 他找到坚韧药剂收进袖中,就听耳边传来声音: “再来一瓶。” “遵命!”徐北望手指迅速移动,却挑了瓶“破境丹”。 看来自己发挥了价值,隐隐有受重用的趋势啊。 第五锦霜倒是不在乎对方耍滑头,她随口问了下: “是不是碰上危机了,你能解决吗?” 徐北望一愣,没想到大反派还会关心小喽啰,心里倒是受宠若惊。 他叹口气,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忧虑之色: “娘娘若愿意出手相助,卑职感激涕零。” “废物!” 一声冷喝,第五锦霜眸色漠然。 徐北望自讨没趣,恭敬开口: “那卑职就告退了。” …… 走出大殿,那股让人透不过气的威压方才消散。 殿外众人细细打量白袍男子,神情难掩惊愕之色。 徐北望拿回令牌,低声道: “鱼公公,可否移步?” 老太监嗯了一声,两人踱步到转角处。 “请笑纳!” 徐北望开门见山,直接掏出几张银票。 “……”老太监白眉抖动。 你一个劲给杂家塞银票作甚?动作不能优雅一点么? 徐北望迎着他的目光,坦然相告: “鱼公公,在下被一个背景深厚的仇家给惦记上了。” 老太监咂摸出味道来了,白胖面容依然没有变化。 但通过这副自矜表情,徐北望也琢磨出三个字—— 得加钱。 “鱼公公,大家都效忠贵妃娘娘,你可不能坐视在下奔赴黄泉。” 徐北望微微一笑,很隐蔽的将全部银票递过去。 老太监袍袖翻卷,银票瞬间消失不见。 他立马换了一番形象—— 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你刚刚在瑶光殿待得时间可比紫牌还长,看来娘娘特别重视你,杂家更不能坐视不管!” “到时候通知杂家,杂家活动活动筋骨。” 说完,鱼公公一脸正义凛然地离去。 徐北望如释重负。 他这趟进宫,其实主要就是瞄准这个太监。 堂堂三品大宗师,竟然会贪图银子这种俗物? 也许听起来极为荒谬离奇。 但鲜有人知,这位鱼公公其实修炼特殊功法。 那就是吞噬金银增长真气! 这叠银票兑换成银子,足够鱼公公饱餐一顿了。 徐北望皱了皱眉:“底牌也有了,可依然觉得不太稳妥。” 何谓天命之子? 那就是路上踩坨狗屎,都能发现狗屎里面包裹着一颗神品丹药。 气运这玩意虽然虚无缥缈,但还真实存在,且你不得不信。 徐北望不安的情绪稍纵即逝,他表情冷峻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