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完整版在线阅读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第一章开局成为反派喽喽前去退婚!!!【新书启航求鲜花,求评价票】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反派炮灰:开局抱紧反派女主大腿

作者:好想上一次天榜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1-10-28

大乾王朝。 京师,沈家。 “徐贤侄,老夫一定会好好开导幼怡,能嫁给你是她的荣幸。” 宽敞的内室,沈吉沙哑的语调中透着几分恭敬。 说完额头的皱纹更深刻了,显然言不由衷。 一袭华贵白袍负手而立,怔怔望着墙壁的山水墨画。 “贤侄,小女以后就交给你了。”沈吉一脸郑重地说。 “呵…”短促的轻笑,白袍缓缓转身,神情淡漠: “沈御史,令嫒我高攀不起。” 男子约莫二十,面色如瓷,双目如墨,五官若精雕细琢般。 虽然俊美无俦但却冷漠诡异,就像一条毒蛇,看到便让人不寒而栗不敢直视。 沈吉闻言,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谄媚之色: “何出此言?贤侄才华横溢,相貌冠绝京师,小女能嫁给你,那真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话里在奉承,心中却愈加愤恨。 我呸! 徐北望你这个纨绔子弟,坏得流脓,名声臭不可闻,空有一副好皮囊。 可大乾以实力为尊,你连进入青云榜末尾的资格都没有! 我家幼怡呢? 貌美似仙,天资聪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武道天赋超绝。 年芳十八,便高居青云榜第二十一名! 她本可以嫁给天骄,幸福恩爱过一辈子,谁曾想被你给惦记上了。 徐北望盯了老头几秒,直言不讳: “我是来退婚的。” 嚯! 沈吉满脸骇异。 他似乎从未想过,这种好色的恶獠会放过幼怡? 太荒谬了! 难道是欲擒故纵,想给老夫留下一个好印象? “立刻退婚!” 徐北望的声音如刀般锋利。 刹那,沈吉一张老脸煞白如纸,额头不停地渗出汗水。 “退婚?”他咽了口唾沫,身子紧绷。 徐北望嗯了一声,淡淡道: “令嫒心有所属,我从来不做横刀夺爱的事。” 说完,神色平静地离去。 “不要!” 凄厉的吼声,叫住了徐北望。 沈吉脊骨发寒,近乎哽咽的恳求: “只求贤侄收回退婚之言,这是贵妃娘娘钦点的婚事。” 提到“贵妃”二字,他的身躯轻微颤抖,似乎感到强烈的压迫感。 那个女人蛇蝎心肠,苛刻狠毒,杀人不眨眼! 谁敢忤逆她就要遭到灭门,不少朝廷官员、江湖门派都被她弄得家破人亡。 徐北望眯着眸,掩饰眼底的无奈之色。 他缄默片刻,沉声道: “我这边先试着解除婚约。” 沈吉蠕动嘴唇,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化为长长的叹息。 那个女人决定的事,没人有资格让她更改。 沈吉平复恐慌的情绪,斟酌着话语开口: “贤侄,咱们还是好好履行婚事,徒生波折恐会惹恼贵妃娘娘。” “你放心,老夫向你保证,幼怡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 见其一副认命的语气,徐北望没再过多停留,缓步离去。 走廊上,站着一个身段窈窕,容颜清丽绝美的少女。 其肤色白皙细腻,犹如画卷中走出的一般,唯独双目通红浮肿,像是刚哭过。 她注视着迎面走来的俊美男子,眼神里有不易察觉的憎厌和怨恨。 不过,沈幼怡不是寻常人,很快就平静下来,福了福礼: “见过徐公子。” 走廊一片寂静,只剩沉稳的脚步声。 两人擦肩而过,徐北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来一个眼神。 毫无一丝猥琐觊觎,完全就是冷漠和疏离! 望着恶獠离去的背影,沈幼怡绝美的眸子又滑落一滴泪珠,低声啜泣道: “叶郎,对不起。” “原本留给你的身子,要换我沈家上下几百条性命。” …… 马车窗棂上,正搭着一只修长的手,手指轻轻敲击,显得主人心绪不宁。 徐北望背靠车壁,目光恍惚。 昨晚,一个名叫苏尘的办公室白领,正津津有味阅读一本《武道巅峰》的武道小说。 第九十章—— 【叶天抢婚,斩杀徐北望,遭到追杀通缉!】 苏尘看得热血沸腾,顺势打赏一波作者。 谁料刚打赏完,徐恪就昏厥过去,醒来就穿越到书中的世界。 他成为徐北望。 被作者塑造成一个生性残虐,灭绝人性的恶獠。 依照剧情走向,徐北望三天后就会遭到血虐,在主角正义的拳头下,嗝屁领盒饭。 叶天这种名字,一听就是主角标配。 譬如吾为天帝,当镇世间一切敌的叶凡;又比如全职不败,荣耀不灭的叶修! 而像自己这样的名字,徐北望,一看就是煞笔作者为了凑逼格,而准备的反派炮灰。 专门用来给主角打脸,让主角震惊世人。 “要是活到最后的大反派也就罢了,可偏偏是小喽啰。” 徐北望轻叹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书中最大的反派,便是大乾王朝皇贵妃、出自九州第一门阀望族第五氏的嫡女—— 第五锦霜! 这个名字,让世人恐惧! 而徐北望以及他爹娘,都是贵妃娘娘的忠实拥趸,俗称狗腿子。 用书中的话说,就是依附巴结贵妃获得权势的一群蛆…… 还不太受重用…… 这个女反派为何会如此可怕,那就不得不提十年前,那个几乎让大乾王朝崩塌的噩梦。 当年,极北之地的妖魔南下入侵,守夜人溃败,长城失守。 大乾宣德帝震怒,宣誓打一场旷世之战,并且御驾亲征! 浩浩荡荡大军前去剿魔,最后逃回来的却只剩十分之一。 宣德帝遭到邪魔侵蚀肉体,陷入沉睡、半死不活的状态。 用现代言语描述,那就是植物人。 皇帝躺平,皇长子年仅十四岁,对大乾而言不啻于灭顶之灾。 就在朝野恐慌之际,享有贤后美誉的武照挺身而出,宣布摄政! 口含天宪诏敕随心,生杀予夺尽在掌握,以皇后之名行帝王之权! 而深宫里,那个年仅十七岁的贵妃正冷眼旁观。 瞄准大乾的权力真空,她迅速张开了血腥的獠牙,踏上了一条累累白骨之路。 摒弃多余的思绪,徐北望冷静分析自己处境。 避免三天后领盒饭,他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解除婚约,放过主角的红颜知己,那他安然无恙。】 【第二,一脚踩死所谓的天命之子,当然,身怀大气运的叶天不会轻易挂掉,他必须精心布置大瓮,就等着捉鳖。】 斟酌许久,徐北望咽下喉间苦涩,他其实根本没有选择。 一旦委婉地向贵妃提及解除婚约,那就是忤逆她的权势,下场必然凄惨无比,还会连累整个徐家。 “叶天?一个没成长起来的主角,相比大反派而言就是软柿子,只能被迫捏死你了。” 徐北望表情渐渐冷硬,深邃眸中迸射出一缕杀机。一栋飞檐邃宇,富丽堂皇的宅子,门前悬着“徐”字匾额。 下人奴婢施礼弯腰,恭敬十足地唤道: “公子。” 徐北望神情淡淡,沿着鹅卵石路,走堂过廊,几进几出,方才来到儒堂。 堂内檀香袅袅,摆设数对太师椅。 主座坐着一个脸容粗犷的中年人,下巴留有一绺山羊胡,添了几分威严阴狠。 亲爹,朝廷户部侍郎徐靖。 身旁中年美妇一袭宫装,面容姣好,气态雍容,双眉之间一朵梅花状的印记。 亲娘,梅花司副千户姚曼。 “北望,从沈家回来了,对那丫头观感如何?” 姚曼目光锁定在儿子身上,眼底满是溺爱之色。 徐北望略默,试探的说: “孩儿想退婚。” 什么? 姚曼瞳孔微缩,一口回绝: “不行!” 可能感觉口吻过于严厉,她软语问: “难道那丫头不是完璧之身?还是你跟她不对眼缘?” “孽子!”徐靖则是勃然大怒: “你以为凭你能娶到沈家丫头?沈吉虽只是个监察御史,但他女儿武道天赋超绝,假以时日,青云榜前十必有她一席之地!” 徐北望沉默没说话。 事实上,由于名声太臭,自己属于低质量男性,名门闺秀肯定不愿嫁的。 姚曼薄嗔了徐靖一眼,责骂道: “怎么跟望儿说话?” 徐靖袍袖一拂: “哼,你可知贵妃娘娘为何会下懿旨赐婚?” “那是你娘查探到非常重要的情报,立下大功,她放弃擢升千户的机会,不要功法丹药,就为了给你求桩婚事!” “你偏不懂珍惜,不孝子!” 徐北望唯有报以苦笑。 梅花司,朝廷情报监察机构,他娘属于很有权势的特务,这次立功便想着解决儿子的婚姻大事。 慈母不知不觉中给儿子递上催命符,泪目! “望儿,贵妃娘娘做任何事,不管对错,我们必须执行。” 姚曼面容沉凝,声音斩钉截铁。 提起娘娘,她讳莫如深,既尊敬,却又畏惧。 天下第一门阀的嫡女、王朝皇贵妃、武功深不可测、麾下一大批势力效忠,势力遍布朝野。 据她了解,娘娘还有一个凤阙的神秘门派,里面豢养了顶尖高手和刺客。 实在是恐怖! “娘,我知道了。”徐北望无奈颔首。 似乎感受到儿子的不情愿,姚曼轻描淡写的说: “你要是实在不喜欢,等沈家丫头嫁过来之后,娘找一个炼血术士,施法抽干她的血液,拿来给你淬炼打磨肉体,提升修炼速度。” 闻言,徐靖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徐北望捏了捏鼻梁,心想不愧是反派家族…… 提到修炼,他俊美的脸庞涌现一股复杂之色。 徐北望当然想站在武道巅峰,手邀明月摘星辰,一言可定天下法! 而且按照书中结局,二十年后,九州大陆会有一场惊世骇俗的变故。 那是独属于超一品境界强者的机缘!!! 姚曼审视着儿子,内心有股微妙的不安: “望儿,你究竟在忌惮什么?” 知子莫若母,儿子什么货色,她再清楚不过。 美貌天赋俱全的到嘴肥肉,儿子竟然不吃? 徐靖同样察觉到不对劲,沉声道: “莫非出现情敌?” 不愧是久浸官场的老狐狸,很快猜出始末。 情敌背景深厚?亦或武功超绝? “谁?”姚曼面罩寒霜。 徐北望如实告知: “叶天。” 叶天? 姚曼来回踱步,由于职业特殊性,她对大乾世家了如指掌,没听过这个人物啊。 “青云榜也没他这个名字啊。”姚曼困惑。 既然是情敌,那年纪应该相仿。 青云榜,囊括了九州大陆二十四岁以下的天骄。 敬陪末座的天骄,大概是八品中阶的境界。 这就说明,那个叶天很可能连八品都没有。 “这种蝼蚁,抬手就能镇压,不知道你在担忧什么。” 徐靖反应过来,一脸恨铁不成钢。 望儿九品上阶,战力不俗,而且琴技运用得炉火纯青。 可惜就是根骨太差,喂了无数丹药,修炼速度依旧奇慢。 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胆小如鼠! 徐北望平静的目光闪过一丝无奈。 人家是气运爆棚的主角,越阶挑战就跟吃饭喝水一样,不要太轻松。 而我这等炮灰反派小喽啰,拿什么镇压? 见徐北望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姚曼护子心切: “娘去梅花司调一队暗哨,誓要将这个叶天碎尸万段!” 说完还是略不放心,“防备此子引援,爹娘随时出手护佑你。” 徐北望眼底有一丝暖意,柔声道: “谢谢娘。” “没出息!”徐靖面无表情地训斥: “少逛窑子,多静下心修炼,弱肉强食的世道,武力为尊。” 说完,又重复教诲他悟到的真理: “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 “若不能流芳百世,那索性遗臭万年!” 徐北望:“……” 他总算知道前身为何无恶不作,日日夜夜被亲爹灌输这样的思想。 不过徐北望总觉得不够稳妥,主角岂会这般容易挂掉? 叶天背后一定隐藏着护道者,甚至不止一位。 何况正派人士普遍圣母心泛滥,喜欢多管闲事,美名其曰广结善缘。 “叶贤侄,恶獠竟敢抢你的女人,我看不下去了!” “贤侄,你放心跟徐北望决斗,谁敢插手,吾灭了谁!” “叶弟,弟妹受苦了,同往!” 念及于此,徐北望一个激灵,脱口而出: “爹,把祖母给请出来吧。” 嚯! 徐靖一脸怒容,那可是家族的底蕴,四品宗师! 什么阿猫阿狗都请她老人家出手,那简直是一种侮辱!! 姚曼表情僵硬,低低道: “望儿,你祖母对你的所作所为异常愤怒,她不可能帮你。” 徐北望真是恨透了穿越成反派,用立白都洗不干净的这种。 他缄默稍许,沉着嗓音咆哮: “奶奶,孙儿性命垂危啊!” 短暂的沉寂。 一道苍老的声音至远处庵庙传来: “滚!” 声波震荡,空气都泛着涟漪,这就是四品宗师的威力。 姚曼反倒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徐家唯一的种,她怎会见死不救呢? 如果袖手旁观,根本就不会隔空回话。 徐靖耸拉着眼角,不禁出言讥讽: “我倒要看看,那个叶天是何方神圣,将你这个孽子吓得六神无主!” 徐北望置若罔闻,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面对主角光环加深的气运之子,反正谨慎总没错。 不,还得再稳健一点。 他先看向徐靖,“爹,给我一些银子。” 而后跟姚曼对视:“娘,儿子需要觐见贵妃娘娘的令牌。” 嗯? 姚曼审视了他片刻,蹙眉道: “你还想退婚?” 徐北望坚决摇头,但没回答。 秉承着对儿子的信任,姚曼从腰间取下一枚黄色令牌递上。 徐北望接过,令牌呈椭圆状,背面绣着一头栩栩如生的凤凰。 这便是觐见女反派的门票。 不会真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见她吧? 令牌分为七个等级—— 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其实反映出重视程度。 比如最尊贵的紫牌,那这个人绝对是女反派的心腹。 他娘姚曼持有黄牌,他爹虽然是户部三把手,但权势不如夫人,仅仅拥有橙牌。 这也变相体现出,徐家女强男弱的格局。 徐北望收好令牌,便见到一叠银票被狠狠甩在桌上。 他粗略扫过,满意点头。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