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我不是汉相!我就是汉贼!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三国:我不是汉相!我就是汉贼!:第005章 玄德!你是不是“战术惊雷”(持续更新,
三国:我不是汉相!我就是汉贼!

三国:我不是汉相!我就是汉贼!

作者:训刃文皇帝分类:豪门总裁更新时间:2021-09-23

许都,丞相府。 曹操进殿坐在了议事大厅中央。神情有些倦怠。仿佛是那种酒喝高了没缓过来的神情。 曹操的脑袋是有点晕!因为他昨天喝了烈酒! 是一种名叫“十粮液”的21世纪工艺的烈酒。 没有错!昨天在王道的酒楼里喝多的夏侯雄不是别人,正是大汉当朝丞相——曹操(字孟德)。 而他身边的那个郭聪,正是曹操帐下第一谋士——郭嘉(字奉孝)。 原来曹操,郭嘉二人化名夏侯雄,郭聪,微服出巡“醉春酒楼”。一来是听说这许都新开了一家奇怪的酒楼,里面的饭菜惊世骇俗,美妙绝伦。 二来曹操早有耳闻这酒楼里有许多豪门贵族,朝廷大员酒饱饭足时背地里挖苦自己。曹操每次化名为夏侯雄,和化名为郭聪的郭嘉一起在酒楼包厢里都偷听外面的讲话,往往大有所获。孔融背后骂自己这就不说了!因为孔融明着也敢骂自己!可令曹操又气又悲的是就连曹洪,这个自己的堂弟也背后对自己满腹牢骚。 呜呼!这世界最不可直视的是人心啊! 此刻曹洪就坐在厅中,见曹操来,便亲切道:“堂兄!几日不见,小弟甚是想念。” 曹操只是装作没听到。心中却蔑视地噗噗道。 也许是郭嘉昨天喝了酒有一些不舒服,郭嘉今天歇班了没来丞相府报道。 议事大厅里,左边分别坐着刘备,程昱,张辽,曹洪。 议事大厅右边分别坐着荀彧,荀攸,许褚,徐晃。 刘备坐在了文臣武将的首席! 原来此时的刘备还在曹操帐下任左将军。 刘备这个人!卖草鞋的出身!因为早年一点势力都没有,虽然见人就说他是“中山靖王后代”。虽然忽悠了两个金牌武林高手关羽,张飞给他当小弟,得到二人顶力拥戴。虽然早年在平定黄巾叛乱和董卓乱政的战争中,也颇有些功劳。 但没有办法!谁让他是卖草鞋的出身!在汉朝末年群雄逐鹿中,就他那点家底,一旦打个败仗就相当于倾家荡产啊! 所以刘备是经常当别人的马仔。公孙瓒、袁绍甚至吕布的麾下他都呆过,不过那时吕布本来是投奔于他的,刘备当时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基业,却因为自家三弟张飞再三挑衅吕布,最终吕布反客为主抢了徐州,刘备反而成了吕布的“手下”。 刘备虽然嘴上说是徐州“有德者居之”,不过他心里其实已经恨吕布恨的要死,所以后来他投奔了曹操。在吕布被曹操击败并抓住之后,吕布求刘备为自己求情。刘备不仅没有为他求情,还暗示曹操应该斩掉吕布。曹操听从刘备斩了吕布,但是徐州还是没能回到刘备的手中,刘备又成为曹操的马仔,只能带着关羽张飞灰溜溜地跟着曹操回到了许都。 刘备来到许都,为了掩盖自己身上的“王霸之气”,一直不务正业的种种菜养养瓜,但是曹操却还是去找过他,跟他一边青梅煮酒,一边谈论天下英雄。 淮南袁术,河北袁绍,荆州刘表,江东孙策,益州刘璋,天下有点实力的一方诸侯都被他们谈论个遍,但是曹操对他们的评价却一点都不高,甚至大都看不起,刘备心中也嘀咕曹操你这么厉害!天下英雄都不入你的眼? 这时曹操说他觉得天下能称为英雄的,唯有刘备和他自己。刘备听到这话当场就被吓到了!刘备以为这是曹操的一种试探,但是事实上,虽然有试探的成分,曹操确实是把刘备当成自己的对手来看的。 但刘备当时非常巧妙地利用突如其来的雷声装出一副害怕打雷的神情成功消除了曹操对他的疑心。 一个大男人居然怕打雷! 即便如此,当时曹操手下的谋士们都对刘备评价甚高,觉得刘备有雄才,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甘愿久居于人下的,郭嘉曾建议曹操尽早除掉刘备。 可曹操自刘备“惊雷事件”后,总对刘备的野心不以为然。 于是每逢有军国大事!曹操都会请刘备来相商。而且刘备的座位都是在众文臣武将的首席! 因为,不可否认,刘备确实是有大才之人。况且,此时的刘备也是绝对的国之重臣。 实际上,刘备在加入曹操集团时,地位已经超然于五子良将和文臣集团了,因为刘备有自己部曲,有自己的猛将和能吏,曹操第二次给他加封就是左将军,就这个左将军,很多曹操集团的大将直到死前几年才拿到的。 由此可见刘备在曹操阵营的地位!曹操只要消除了对刘备的忌惮,依然愿意重用刘备。 “丞相面容为何如此憔悴,丞相莫非身体不适?”厅上刘备突然开口问道曹操。 “操无大碍!只是有些伤风!多谢玄德(刘备字玄德)公关心。” “丞相看上去哪里是伤风,看这脸色倒像是有些醉酒未愈之状!”坐在一旁的程昱心中暗道。 “万望丞相保重贵体,这大汉的天下不可没有丞相您啊!”刘备一脸的关心说道。 “哎!玄德公此言差矣!这大汉的江山即使没有我曹操,不还有你——刘皇叔嘛!” “岂敢!岂敢!丞相此言,折煞小人!”刘备面露恐惧之色道。 曹操突然想起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惊雷事件。心里一时发坏!暗自道:“玄德当日惊雷事件虽一时打消我顾虑,但郭嘉一再要我除掉刘备,我何不再试探试探,万一他那日惊雷事件若是演戏,在我试探之下我终会露出破绽,如此我便把他杀了!如果刘玄德果真没有野心!那我!嘻嘻~何不再消遣消遣玄德!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