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龙婿全章节免费阅读第11章 老弟,还喝吗?
神医龙婿

神医龙婿

作者:一纸风华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9-23

郑战懒得跟孙起争论,打开蓝牙键盘的开关,开始日常的工作。 “对了,你今晚要去哪,十一点左右那段时间。” “跟你有什么关系么?” “我得跟到你十一点五十九分,我这人时间观念很强的,若是你今天早回家哪也不去,我也可以提前休息,对吧?” “十点半有场朋友聚会,去酒吧。” “明白了。” 孙起点头,继续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报纸上。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月亮已经挂上天空了。 北牧集团六十八楼,办公室里,孙起将看完的报纸叠起来放好,重新塞进了茶几下面,道:“九点半了,出去吃口饭?” 郑战摸了摸肚子,连续工作了一天的他从早饭到现在还一口东西都没吃呢,也是有些饿了,虽说不想跟孙起一块吃饭,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两人离开办公室,出了公司,挑了附近的一家面馆,嗦了口牛肉面。 郑战要去的酒吧也挺有名的,在市中心地段,名叫菲尔吉特。 吃完面,已经是十点十分了,两人直奔菲尔吉特酒吧。 等到两人到达之时,酒吧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豪车了,应该全部都是郑战的朋友。 “到地方不要乱说话,少给我惹麻烦,懂吗?” 孙起轻然一笑,没有回应。 “服了。” 郑战无奈吐槽,带着孙起进入了菲尔吉特酒吧。 才进酒吧,就听见三五道呼喝声在招喊郑战。 “郑大少!这边!” “快点快点!就差你了!” 郑战挥手打了个招呼,正要过去,结果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孙起道:“我去角落里呆一会儿,你自己玩去吧,记住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不要离开视线是什么鬼? 郑战像是看精神病一样看了一眼孙起,孙起不跟着也好,省的一会儿还要费力气解释。 “郑战!干什么呢!赶紧的啊!” 听见那边催促,郑战不再和孙起浪费时间,转身去找他的哥们儿们去了。 孙起找了个离音响比较远的地方,点了一杯天马尼,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观察着酒吧的内部环境。 现在是十点半整。 距离郑战被人刺杀还有七十七分钟。 这家是一家清吧,放着苏格兰小调,灯光什么的都比较昏暗,给人一种古典的浪漫气息。 若是不是孙起知道今天郑战会在这里被人杀害,他说不定也会听着小曲悠闲的品味一下夜生活了。 而郑战那边。 “战哥,今天怎么没有妹妹啊?” “去一边去,一天天哪里来那么多妹妹,公司成天到晚一堆事情等着我做,累死我了。” “啧啧啧,还是我战哥务正业啊,不像我们,只知道吃喝玩乐。” “行了大毛,少跟我贫了,好几天也没来过一趟酒吧了,今晚咱不醉不归!” 在郑战的引导下,几个年轻人碰了第一杯。 大毛将已经空了的酒杯放在桌子上,胳膊肘碰了一下郑战,指着孙起的方向道:“战哥,刚才那人是你朋友啊?” “他啊?” “就是一江湖……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熟。” 大毛道:“你刚才想说什么?江湖骗子?” 郑战细细回想了一下在公司时孙起说的话,皱眉道:“是不是江湖骗子,我也拿不准啊。” “哦?还有能让你掐不准的人呢?快给哥们儿几个说到说到。” 郑战点头,将一天的事情全部都跟几位哥兄弟说了一遍。 “切!” 大毛听完,撇了撇嘴角,道:“这还用怀疑吗?准是个江湖骗子!” “可是他说的都没毛病啊。” “哎呀,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就是个骗钱的,要不这样,你把他给叫过来,咱们几个轮流灌他,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是不是江湖骗子一问不就清楚了?” “这个招好啊!” 旁边立刻有人附和道。 “那……也行。” 郑战再三考虑,还是同意了大毛出的馊主意。 反正郑卫天只告诉他让孙起一直跟着他,又没说不可以让喝醉酒的孙起跟着他。 两分钟后,孙起出现在了酒桌上。 “哥们儿,刚来静宁市吧?听着口音不是本地人啊。” “来了两三年了,还有点以前地方的口音。” “既然是战哥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来哥们儿,我叫孙吉超,我敬你一杯!” 孙吉超说完,举杯朝向孙起。 孙起同样举杯,两人同时一干而净。 “草,老孙你这就不地道了,这玩意还带抢顺序吗?来兄弟,我叫王典良,我也敬你一杯!” 孙起再次被迫举杯,一饮而尽。 就这样,满共五个人,除了郑战之外,全部都跟孙起喝了满满一杯。 “兄弟好酒量啊!哈哈哈哈!我喜欢!再来!” 孙吉超再次倒了一杯黑啤,跟孙起碰杯。 孙起拿着酒杯,有些感觉到了不对味儿。 这他要是再察觉不出来什么矛头,那可真就是傻子了。 这帮人是灌我呢啊。 看眼时间,现在是十点四十一。 还有一个小时出头。 摆楞这帮小崽子,绰绰有余了。 想他孙起三岁就开始舔他姥爷的酒碗底子,五岁开始学姥爷尝酒味道,九岁之时更是连干两小杯五粮液睡了三天三夜。 据吴老爷子所说,孙起百岁抓周时候,拿的就是酒葫芦。 来吧兄弟们。 孙起直接开了一瓶新的黑啤,道:“杯多寒碜,来,都给我对瓶吹!” 五人一下子有点整不会了,面面相觑,还是孙吉超拍了下桌子,道:“豪爽!我跟了!” 说罢,开了一瓶黑啤,仰头就是吹! 其余四人,包扣郑战,谁甘心示弱,也纷纷加入了对瓶吹的行列里。 渐渐地,桌子上的酒瓶就多了起来。 五瓶,十瓶,十五瓶,二十瓶…… 十一点十三。 距离郑战被刺杀还有半小时。 六个人的桌子上,已经趴倒了三个。 还剩阿毛,郑战,还有孙起了。 孙起指着身后摆着一长串的酒瓶子,道:“你们一人还差我四个呢,喝啊。” “不行了孙哥!你是我亲哥!真不行了!” 大毛晃着手,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孙起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未见一丝红润,带着轻笑,转头看向身旁郑战,道:“老弟,还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