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黄庭经,镇压全球诡异全文精彩阅读一篇黄庭经,镇压全球诡异:第4章 紫气东来三万里
一篇黄庭经,镇压全球诡异

一篇黄庭经,镇压全球诡异

作者:文盲小书生分类:架空历史更新时间:2021-09-23

玉京山上。 从开口诵出《黄庭》第一句开始,苏洛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在那种状态中,他的视野在被不断的拔高。 他所能‘看到’的范围,在不断的扩大。 先只是黄亭所在,再扩张到整个冬竹园,继而是整座小院、整座玉京山...... 一直到《黄庭外景经》三部经诵完,仿佛是量变终于引起的质变。 苏洛的视角,一下子就跳出了‘人’的视角,仿佛直接化身成了这整片天地。 明明源星是一颗半径近六千四百公里的球。 但在这种奇异的状态下,苏洛却能‘看’到整个源星的景象。 他‘看’到了一位九州的战士,为了掩护民众逃离而以血肉之身挡住一头浑身长满白毛的僵尸,最终丧生于白僵之口。 他‘看’到樱花国某座神社中供奉的‘烈士’化作恶鬼,冲出神社散入四方,转眼间吞噬上千血食的感人场景。 也看到了其中一个樱花国老人在见到同胞被吞噬后又哭又笑的大喊着‘报应’,而后同样被恶鬼吞噬的画面。 他‘看’到了漂亮国那位大当家刚在会议中拍桌子喊出‘没有人比我更懂邪祟’,下一瞬就有一道红色虚影闯入会议室。 而那位大当家毫不犹豫的拉过身旁的助理推向了虚幻红影,在众人的庇护中逃出了会议室。 他同样‘看’到了神话国一位少女挡在数百人前,与一只‘神’对峙,愿用自身为祭品换身后数百人活命。 而少女的身后,却是数百人怒其不争的怒目而视。 眼前一闪而过的,有腐国一位白人少女在邪祟降临前拉住一对到腐国旅行的九州裔母女,带她们躲过了紧随而来的一只邪祟的画面。 同样有枫叶国一名医生在邪祟撞门声中为一位远渡重洋的九州籍中年做完手术,而后安排好助手和护士,只身打开手术室大门,引走了门外那头邪祟的画面。 在这样的状态下,人间百态,万千景象,整个蓝星都尽收于苏洛眼底。 九州之内,牺牲于邪祟之手的大多是九州战士。 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也不乏趁火打劫、于混乱中作乱者。 九州之外,许多人在灾变之中直接暴露了人性的黑暗。 但其中......却也不乏某些人展现出了人性中的光辉。 ‘看’着眼前一闪而过的诸多画面,苏洛本能的在外经颂罢后转入了《内经》: “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 “闲居蕊珠作七言,散化五形变万神。 “是为黄庭曰内篇......” 《黄庭内景经》的文字通过苏洛之口,以独特的韵味化作道音。 一段段独特的道韵,在那种奇特状态的助力下扩散开来,覆盖整颗蓝星。 道音之下,异象突生。 有天花乱坠,有地涌金莲,无尽祥瑞气息洒落全球。 九天之上,紫气东来三万里,散落源星,镇压全球诡异。 紫气入场,道音之下,黑雾纷纷被镇压,红雪快速的融化。 失去了‘永夜’的庇护,一些弱小的邪祟直接在天地异象之下被镇杀,落得个当场魂飞魄散。 而那些强大些的邪异,尽管极力的反抗、尽管亡命的奔逃。 但在整个源星都被《黄庭》道音覆盖的情况下,却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最终,也纷纷被《黄庭》道音所引动的奇异力量所镇压。 稍弱者当场身死魂灭、强大者亦被紫气与异象镇封于一地,失去了继续作恶的力量。 一时间,永夜褪去,黑暗的帷幕被揭开。 夜幕之上,皎月当空,甚至还掩映出了漫天繁星。 若非随处可见慌乱的人群、以及那在短短十几分钟的灾变中永远失去生命的亿万人类的断肢残体..... 之前的人间炼狱,真仿佛只是一场近乎于真实的幻觉。 只是......那满地的狼藉,那永远逝去的亿万生命。 又让许多人忍不住去想......如果,刚刚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恐怖的噩梦,梦醒后一切都会回到灾变降临之前的样子。 该多好? 只可惜。 内心褪不去的恐惧,身旁触目可及的尸体.....无不在告诉他们。 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真实的如此残酷。 …… 不管这些经历了一场灾变的人内心如何去想。 玉京山上,镇压了全球诡异,苏洛依然没有从那种奇异的状态里退出来。 《黄庭》未尽,诵经之声依然通过苏洛之口在整个源星的天地间回荡。 渐渐的,随着道音的涤荡,天地间最后的一缕诡异与不祥的气息也终被磨灭殆尽。 渐渐地,随着道音的回荡,源星之上刚经历了一场灾变的人类也慢慢从内心的恐惧中挣脱了出来。 摆脱了内心的恐惧后,所有人又都对这个镇压了诡异,将他们从死亡前拯救出来的声音产生了好奇。 他.....是谁? 他......念的是什么?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道音之下,没有人能听清《黄庭》的经义,没有人能听懂苏洛究竟念的是什么。 只是.....尽管听不清内容,但那特有的韵味,那独特的发音方式,却依然让许多人做出了本能的判断——这声音的发音方式,似乎是九州特有的韵律。 所以......拯救了他们的,是九州人? 或者说,是九州所信奉的神明? 这样的答案,让许多歪果仁内心复杂,甚至一时间感到难以接受。 有些反应大的,甚至对九州敌意甚重的国度,有些人甚至心理下意识的冒出这样的想法:与其被九州拯救,我宁可死在灾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