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反派妖夫:第十章 墙中尸骨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褚炎看出夏竹桥在胡思乱想,白了她一眼,小姑娘的脑子里成天都装着些什么啊,却又觉得她着急的样子,也是可爱的很。 “自己都快不行了,还担心什么赶尸匠?那人现在没事,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褚炎把夏竹桥托起来,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昨天晚上我觉得自己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吸食朱丽的能量,你们说,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超能力啊?” “什么狗屁超能力?你要是真的有什么超能力,还至于被一个孤魂野鬼伤成这个样子?要是没有那玉给你挡着,你现在恐怕就是一具尸体了,连魂魄都不一定能保住!”褚炎在床沿上斜坐下来,“你感觉到的那股力量,只是你被吸食了魂魄之后,产生的幻觉罢了。” 是幻觉吗?怎么会感受的那么真切?夏竹桥摇了摇头,可能真的是幻觉吧。 毕竟她已经活了二十年了,除了会引灵、收魂以外,啥都不会,连法力低微的小鬼都时常对付不了,还能有什么超能力呢? 夏竹桥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玉已经不再了。 时间刚过五点,客房服务的人员就上来送早饭了。 服务员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给夏竹桥端碗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但是夏竹桥看她印堂红润,身体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异常。 “你怎么了?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服务员向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问夏竹桥:“您就住在904的楼下,昨天夜里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你们这环境挺好的,我睡得很好。”夏竹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昨天晚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服务员的表情有些为难,但是夏竹桥能看出来,她不是一个能藏住事的人。夏竹桥又装作很感兴趣的问了几句,她就把昨晚的事都说了。 原来,在夏竹桥昏迷了以后,警察很快就来了。 崔元亮已经死透了,警察还在浴室的墙里面凿出了朱丽的尸骨,他们调了监控,发现是崔元亮自己进入904的,之后的监控一切正常,没有任何人的出入记录,包括夏竹桥和刘小溪! 房间里面也没有提取到任何的指纹,虽然崔元亮的死相很奇怪,但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他人,吃完饭后,警察来做了个记录,就放夏竹桥他们走了。 刘小溪还是押着棺材坐在前面的灵车上,夏竹桥也不知道他伤的严不严重。 “昨天晚上的事,是你做的吧?”慧姑坐在夏竹桥座位后面,阴阳怪气的问她。 “您心中一切明了,何必再问我呢?” 慧姑的法力在海城那一带都是出了名的,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肯定感知的到,这样阴阳怪气的问,夏竹桥着实觉得无趣。 慧姑也知道夏竹桥不想理会她,便噤声了。 汽车在高速上行驶的很快,下午两点多就到了古丈县。 夏竹桥在喝了两次褚炎给自己的香灰水以后,腿虽然还是有些发软,但已经活动自如了。 “这里便是古丈县,尸体到了这里,须由赶尸匠走尸才行,我们下午休息,晚上八点出发。”王雷一边指挥着保镖搬运棺材,一边跟夏竹桥他们交代。 去宾馆房间的路上,夏竹桥正好遇见刘江。她向他打问了刘小溪受伤的事情。 刘江的表情却十分惊愕,“小溪受伤了?他什么时候受的伤?” 刘小溪竟然没有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刘江?夏竹桥便也不好再问什么,只得含糊着说自己记错了。 因为早晨起到得早,又加上赶了一上午的车,夏竹桥很累,躺在宾馆的房间里,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夏竹桥看见钱欢欢在棺材里挣扎着,呼喊着,让自己杀了她。 表情痛苦,眼神绝望。 夏竹桥忽的一下在梦中惊醒,发现褚炎端着香灰水站在自己的床边,时间已经是六点了。 “我一个大姑娘家家的,你以后能不能打个招呼再进来啊。”夏竹桥起身把香灰水接过来,闭上眼睛,猛灌下去,这是第三杯,夏竹桥心里想着,自己终于把这苦玩意给喝完了。 “本王活了上千年,阅女无数,你这长相,顶多也就算个中等,本王才不稀得看你。”褚炎傲娇的把头转向一边,“切”了一声。 “你才丑,你们全家都丑!”夏竹桥迅速穿上鞋子,顺手把碗放在桌子上。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虽然褚炎一直不肯告诉夏竹桥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但是夏竹桥看他前日伤的很厉害,知道他损耗了不少的元气。 “本王爷天下无敌,这点小伤算什么!”褚炎看夏竹桥想出门便拦下了我,“你要去哪里啊?” “我刚才梦见钱欢欢在棺材里很痛苦,毕竟她现在还算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尸体,我想去看看她。” “我已经探过了,她现在就是一具没有任何魂灵的躯壳,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我总觉得,走这一趟,心里没底。”夏竹桥重新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觉得自己心里很乱。 “别想那么多了,你只要别乱凑热闹,乱管闲事就没问题了。”褚炎坐在夏竹桥旁边,在她眼前伸出一只手。 “干嘛?” “你忘了,你答应我的,栗子糕!” “不是说我们走完这趟,回到老家再做给你吗?” “我现在就想吃。”褚炎把手直接摊在了夏竹桥面前,眼神坚定的看着她。 那个表情,就像是一个正在乞食的狗狗,可怜得很。 “我上哪给你弄个厨房去?咱先出去买点将就一下行吗?等回家给你做栗子糕好不好?” 其实褚炎也挺难伺候的,不过这么多年,夏竹桥也算摸索出经验了,只要是她好好地哄几句,褚炎也就不在难为她了。 果然,褚炎站起身来,从夏竹桥放在桌子上的包里拿出几十块钱,“走吧,去买栗子糕!” 出门的时候,夏竹桥他们两个正好遇到王雷,确切的说,王雷是在夏竹桥门口安插了一个保镖,只要她有点风吹草动,保镖就会通知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