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反派妖夫:第八章 厉鬼的阴谋(下)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朱丽的笑容白惨惨的,嘴角好像随时都会裂开。 夏竹桥惊出一身冷汗,她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都这个时候了,可不能怂! 夏竹桥从袖子里面抽出一把桃木短剑,用力向镜子刺去。 “咔嚓……”桃木短剑戳破镜子,剑锋插在朱丽的左肩上,血液喷涌而出,溅了夏竹桥一脸。 朱丽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痛苦,她脸色惨白,继续笑着,嘴角越咧越大,露出一口獠牙。 朱丽现在就像是一个被人撕开脸皮的小丑,跟刚才的妩媚好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夏竹桥,让夏竹桥产生了一种错觉,她好像闻到了潭底腐臭尸体的味道,这种味道让她恶心。 夏竹桥想把短剑拔出来插进朱丽的心脏,但却被朱丽从镜子里伸出来的手掐住了脖子。 夏竹桥双手掰着朱丽的胳膊,使劲的摇晃着,但无济于事。 一阵强烈的恐惧袭进夏竹桥的心底。她现在不禁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上来凑热闹,后悔没有听父母和哥哥的话,好好地待在家里,后悔为什么没有在临走之前抽空去小吃街买她最喜欢的秘制鸡翅! 朱丽忽然猛地摊开手掌,把夏竹桥摔在地上。 “现在杀你,还不是时候。”朱丽诡异的笑着,脸很快就变回了之前的样子。 夏竹桥猛咳了几声,瘫坐在地上。 “你什么意思?”因为之前喉咙被朱丽掐着,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一会你就知道了。”朱丽从镜子里走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夏竹桥。 她张开手把插在自己肩膀上的桃木短剑拔了下来,丢在夏竹桥的面前,动作里透露着不屑。 被短剑刺伤的血洞还在汩汩的往外冒着黑色的血水,但朱丽却丝毫不在意,难道鬼魂都是没有痛觉的吗? 鬼魂都是能量体,哪里来的错觉,夏竹桥现在所看见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幻境罢了。 夏竹桥趁朱丽不注意,捡起眼前的桃木短剑,猛地起身,想把剑再一次插到她的身体里。 朱丽像是被夏竹桥激怒了似的,猛地向她一挥手,把她重重的抛在地上。 夏竹桥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席卷而来,她恐惧的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但预想的疼痛没有出现在夏竹桥的身上,她脖子上的古玉,放出强光,将那股力量挡了下来,发出彭的响声,古玉也应声而碎。 “这东西……”朱丽看着碎成两半的古玉,有些忌惮,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朝后退了一步。 “罢了,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既然走到这一步,我便不会再放过你!” 朱丽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又朝夏竹桥挥了一下手,她立刻感觉好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以一种半卧的姿势摔在地上,怎么都站不起来。 正当夏竹桥觉得自己的意识慢慢模糊,快撑不住的时候,刘小溪正好撞开了门闯了进来。 “很好,又来了一个送死的。” 朱丽的手上更使劲了,夏竹桥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挂掉。 “她不是人,快走,快走……” 夏竹桥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快走”的嘴型。 刘小溪朝外跑了几步,突然灵活转身,从腰上掏出一把刻着古老花纹的匕首,刺进朱丽掐住夏竹桥的那条胳膊。 朱丽吃痛的把手缩了回去,夏竹桥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刘小溪趁朱丽不注意,赶紧将夏竹桥扶了起来,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贴在门框上,将夏竹桥拽出门外。 夏竹桥两人往楼梯口的方向跑,但却怎么跑,都找不到出口,最后都会回到904的门口。 鬼打墙? 夏竹桥掐了一个法诀,但却发现,怎么都破不了这鬼打墙。 “别白费力气了,这不是鬼打墙,这是鬼空间。” “鬼空间?” “鬼空间就是邪祟利用自己的能量创造出来的一个任由自己控制的虚幻空间,之前她只是在房间里面制造一些假象来蒙蔽你,现在她把自己的能量扩大到整个9层了,所以我们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那怎么办啊?”夏竹桥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丢人,就她这个水平,连邪祟的一些最基本的招数都看不透,还敢冒险来给人家引灵。 “邪祟的能量都是有限的,鬼空间越大,邪祟能量的消耗就越大,鬼空间的结界也就会越薄弱。刚才我还刺伤了她,估计这鬼空间维持不来了多久的。”刘小溪也不跑了,他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站定在904的门口。 “呵,知道的还挺多,不过知道的再多又怎么样,你们统统都要带着这些进地狱了。”朱丽站在房间的门厅里,一瞬不瞬的看着夏竹桥和刘小溪。突然,朱丽的胳膊一扭,崔经理从床上悬浮起来。 朱丽隔空掐着崔经理的脖子:“那么,就先从这个畜生开始吧。” 朱丽的手指并拢,崔经理虽然是昏迷的状态,但是脸还是被憋得通红。 “那个人还没死,救人。” 夏竹桥桃木短剑还丢在904的地上,她只得顺手抄起旁边消防栓上的安全锤,径直朝着朱丽的头砸了过去。 朱丽眼神轻蔑,呵呵一笑,仿佛是听到一个多大的笑话一样。 “不自量力。”朱丽用另一手轻轻一推,就用一股力量把夏竹桥推向一边,然后她整个人被重重的摔在门框上。 刘小溪忙过来扶起夏竹桥,把她拉到身后。 “原来是一对苦命鸳鸯啊,现在这个社会,竟然还有人相信什么情爱之说,真的是太可笑了。” 朱丽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脸上透着一抹悲凉和狠厉,然后控制着崔经理的手猛地收紧,崔经理彻底断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