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反派妖夫:第七章 厉鬼的阴谋(上)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摔东西的声音很机械化,声音也越来越大。 夏竹桥在门口站了一会,又走上前去,敲了敲门,回应她的,只有机械化的摔东西的声音。 夏竹桥迟疑了一会,仗着自己有褚炎给的符咒护身,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她又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有人应。就在她找开关的时候,房间里的灯自己就亮起来了,身后的门也应声关上,摔东西的声音也停止了,就像是这声音本就是为了把她吸引到这里一样。 夏竹桥深谈了一口气,得了,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夏竹桥撞着胆子往前走,这是一个酒店普通的大床房的标准间,房间里面摆满杂物,看起来像是一个储物间。 里面的空间不大,穿过门厅,就是卧室的部分了。一切尽收眼底,根本没有人在这摔东西。 夏竹桥悄悄的往后退,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一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年轻女服务员被捆绑着,全身湿透,昏迷在洗手间的一角。 夏竹桥凑上去探了一下鼻息,人还活着。 那摔东西的声音是从谁制造出来的呢? 眼下这种情况,夏竹桥无心探秘,因为这次引灵,她只求财,不想惹太多的麻烦,所以打算直接报警。 夏竹桥急忙掏出手机,按下号码,却显示拨号不成功。 手机根本没有信号…… 摔东西的声音再次响起,就好像是在指引着她去发现什么一样。 夏竹桥顺着声音往卧室里面走,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卧室的床上杂乱的堆积着很多旧被褥,应该是酒店替换下来很久不用的,散发着一股霉味。 被褥下面渗出一些黑红色的液体,夏竹桥的鼻子属于天生比较敏感的,只是这霉味太大了,她竟忽略了这房间里面的甜腥味。 是血!新鲜的血! 夏竹桥走上前去,掀开发霉的被褥,发现被褥下面赫然趴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他的头部正在往外一点点的渗血。 死了? 就算是死了,依照这血液的新鲜程度,也应该是刚死的,但夏竹桥并没有感受到这个房间里有这个男人魂灵。 那就是还没死! 人命关天,夏竹桥费力的把那个中年男人翻了半边,探了一下鼻息,还有气! 夏竹桥望着男人,陷入了沉思,卫生间里有个被捆绑着已经昏迷的女人,床上有个头部流血也已经昏迷的男人,人也好,鬼也罢,叫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该不是想拉自己来当替罪羊吧!夏竹桥吓得打了个激灵,怎么自己就像踏踏实实的挣个钱,中途还能遇上这种事? 夏竹桥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卫生间里面有动静。 “救命啊,救命!” 卫生间里面传来虚弱的求救声,夏竹桥打开门一看,是刚才的那个女服务员醒了。 “你怎么样了?”夏竹桥这才发现,刚才出去的急,都忘了给女服务员松绑。 夏竹桥把女服务员扶到卧室的椅子上,给她找了一个看上去还算干净的毛巾,让她自己擦擦。 “我叫朱丽,是这个酒店前台的服务员。” “前台的服务员?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崔经理说让我来904拿库存的台签,谁知道上来以后,他却突然抱着我,想对我做那种事情……”朱丽说着,便小声啜泣起来。 “那这个崔经理是你把他打晕的?” “不是的,我不从他,惹恼了他,他就把我绑了起来,关在了卫生间里面,将打我昏了过去,之后的事情我就都不知道了。” 夏竹桥掏出手机,还是没有信号,门也还是打不开,褚炎已经受伤了,夏竹桥不想再打扰他。 这个地方虽然邪门,但是夏竹桥也没有感知到邪祟魂灵的存在,难道这一切都是人为的? 夏竹桥双手并拢,想把徐娟召唤出来问问是什么情况,但是却发现,她感知不到徐娟的魂灵了,童童的魂灵,她也一样感知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夏竹桥听见有人撞门。 朱丽一时间表情有些不自然,看上去明显的有些慌张。 夏竹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朱丽果然有问题! 这个房间里面之前如果只有两个人的话,很可能是朱丽把崔经理砸晕以后再自己伪装被捆绑,昏迷在厕所。而且朱丽刚才说崔经理想要把她骗过来做那种事情,崔经理作为酒店的经理,去哪个房间做不行,非得选这么一个充满霉味的储藏间?除非是崔经理有特殊的癖好,否则,这个朱丽很可能就是砸伤崔经理的凶手。 “你身上的水还没擦干,我再给你找一块毛巾。”夏竹桥赶紧找了个借口,跟朱丽拉开距离。 朱丽没有说话,嘴角挂起一抹阴森的笑。 “你人倒是挺聪明的,这么快就发现问题了,就是演技不怎么样,什么都写在脸上。”朱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夏竹桥步步紧逼,“你知道,我为什么引你过来吗?”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演技,什么引我过来?”夏竹桥顺手抄起一把椅子,朝着门的方向奔去。 门是打不开的。 朱丽站在离夏竹桥一米多远的地方,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眼神阴森恐怖,充满咒怨。 夏竹桥虽然从小到大见过不少的鬼魂,但是像朱丽这个段位的,她却是从来没见过的。 而且朱丽的能量远在夏竹桥之上,就她的那点术法,根本不是朱丽的对手,这也难怪,为什么刚才夏竹桥感知不到这个房间里的魂灵邪祟,是朱丽把自己的能量隐藏了。 夏竹桥绝望的拧着门把手,恐惧地盯着对面的对面的朱丽。 朱丽没有继续逼近,她忽的一下,凭空消失了。 房间里的灯忽明忽暗,夏竹桥顿时觉得后脊梁骨发凉。 真人版鬼片? 夏竹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紧张的扫过四周,余光看见卫生间的镜子里好像是有个影子。 她不敢回头,只敢用眼睛的余光观察镜子。 不是她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