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章节在线阅读反派妖夫:第五章 噩梦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夏竹桥整理了一下思绪,把褚炎给她的符咒又都重新布置了一遍,这才睡下。 梦里,夏竹桥看见一个人在不停地追着自己跑,她被逼到悬崖边上,那人的靠近迫使她一步步后退,还未看清那人的脸,就失足掉了下去。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夏竹桥就听见佣人过来敲门,佣人直接把饭菜端了上来,通知她八点下楼集合。 夏竹桥看了看表,觉得时间还早,就简单的洗漱、吃饭,整理好所有的东西以后才下楼。 等她下楼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王雷站在楼梯口,示意她站到赶尸匠那边去。 一共有两个赶尸匠,一胖一瘦,都是相同的打扮,瘦的那个是昨天晚上救夏竹桥下阁楼的,胖的那个没有瘦的捂得严实,渔夫帽带的比较高,能看见他的半张脸。 夏竹桥悄悄地打量着,这半张脸看起来还挺阳光的,不像是传闻中大家形容的那样奇丑无比。 难道他的上半边脸很狰狞? 夏竹桥正这么胡思乱想着,胖的那个赶尸匠好像注意到了她,很热情的小声跟她打招呼。 “你好,美女,我叫刘江,这是我师弟刘小溪。” 刘小溪?夏竹桥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一个赶尸匠,居然叫这么少女的名字,这样真的好吗? “你好,我叫夏竹桥。”夏竹桥小声的回复。 刘江又跟夏竹桥说了几句话,她都是简单的回了几句,正好王雷叫他们三个人一起去地下室停尸的地方,夏竹桥便再也没跟刘江说过话了。 只是一场赶灵而已,做完这次夏竹桥便不打算再做了,所以她不想跟这行的人有什么瓜葛。 夏竹桥四个到地下室的时候,王金泉、钱玉坤、慧姑小峰四人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屋子中央放着一黑一白两口棺材,白色的棺材是空的,钱欢欢被放在一口看上去很平常的黑色棺木里,棺材盖半开着,钱欢欢形态、容颜一如夏竹桥昨天下午看见的样子。 棺材看起来很廉价,夏竹桥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钱玉坤既然舍得花这么多的钱雇人过来给钱欢欢引灵,怎么都不舍得不给他的女儿弄一口好点的棺木? 王金泉示意夏竹桥她们站好,慧姑拿着三炷香站在棺材前面,小峰站在慧姑身旁一动不动,像一个木偶一样。 慧姑借着棺材头的烛火将手中的香点燃,她嘴里面念念有词,突然一阵阴风刮过,棺材上的白花被吹下来,小峰一阵抽搐,晕倒在地。 就在刚才,夏竹桥好像看见钱欢欢的魂灵进到小峰的身体里去了,但是魂灵的状态不太好,看起来很微弱。 先前夏竹桥感知到小峰的阳气很弱,人也呆呆傻傻的,支撑他生命的似乎有别的能量,今日看慧姑做法,夏竹桥突然把这件事情想明白了。 小峰其实只是一个容器,一个暂存魂灵的容器!行话管这种人叫“幌子”。 夏竹桥能收魂也能引灵,但是她收的都是死灵,也就是说夏竹桥只能控制那些已死之人的魂灵,或者已经跟躯壳分离的魂灵。 但幌子是可以暂存一切魂灵的,不管是生魂还是死魂,甚至是一些邪灵的魂灵都能暂时寄居在小峰的身上。 幌子只是八字有些特殊的普通人而已,最多就是比较容易招鬼,要想变成真正的幌子,需在他满月之前,用一种特殊的巫术,把他的大部分魂魄取出来,每日喂蛊,喂满四十九日后,再用特殊的术法养着。 幌子因为失去了大部分的魂魄,所以阳气不足,六识不全,看上去痴痴呆呆的。 幌子的培养过程中使用的一些术法很残酷,有些人撑不过,不到成年就死掉了。 夏竹桥看着正在念念有词的慧姑,心想,这个小峰一定不是慧姑的亲孙子,不然谁舍得对自己的孩子做这种事情! 话又说回来了,钱欢欢的魂灵虽然已经跟她的身体分离了,但明明就是生魂,夏竹桥又想起阁楼上钱欢欢看她的那一眼,突然觉得后背又有些发凉。 这件事里面肯定藏着一个大阴谋是夏竹桥不知道的。 慧姑手里的香已经烧完了,她又对着小峰念了一些什么,小峰闭着眼睛,行尸走肉般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自己爬进了白色棺材里面,躺了下去,棺材盖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慢慢推动着,正在一点一点的合上。 小峰经过夏竹桥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里禁锢着钱欢欢的生魂,只不过魂灵很弱,像是还在沉睡。 “等等,钱欢欢还活着。”我一把挡住了正在慢慢合上的棺材。 夏竹桥知道,虽然自己无权无势,没法跟这些有权有事的人斗,但是不管这个家里有什么邪祟,或者这里面有什么阴谋,何况钱欢欢昨天晚上还救过她,她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花季少女去送死。 “你干什么?”钱玉坤被夏竹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声音很大,反应有点不自然。 “钱欢欢还活着,刚才进了小峰身体的是钱欢欢的生魂,不是死魂!”棺材依然被一股力量推动者,但我死活动不肯松手。 “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生魂、死魂与你无关!”钱玉坤的眼底一片凉薄。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连自己的女儿的命都不顾了吗? “竹桥,我们过来说。”王金泉见状,把夏竹桥叫到地下室的门口。 “住进小峰身体里面的,是生魂,但是你也能感知到,她的魂魄已经很虚弱了,就算是现在引灵入体,她也不能醒过来。”王金泉顿了顿,仿佛是说这话做了很大的决心,“钱欢欢本是落花洞女的天选之人,三爷当年是花了钱才把他女儿换出来的,钱欢欢自打出了岩洞,身体就越来越虚弱,现在她只剩一缕残魂,只有回到当年离开的古丈天桥山的岩洞里,才能聚其魂魄,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