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反派妖夫:第三章 阁楼的秘密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你看你画的那个符咒,连我都镇不住,别说是煞气这么重的邪祟了,我又重新给你画了几张,你带着防身。”褚炎把画好的符咒放在桌子上,“只不过都是普通的笔墨画的,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你画的符咒?鬼画符吗?哈哈哈哈……”夏竹桥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鬼画符,莫名的好笑,不过让夏竹桥奇怪的是,褚炎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他会画符? “本王爷会的多着呢,再笑小心晚上出了事我不来救你!”褚炎吊儿郎当的飘了过来,把符咒递到夏竹桥的手上,“这些符咒换栗子糕,不过分吧。” “原来你打着是这个主意啊,行,等从湘西回来,我就给你做。”夏竹桥把符咒折好,放进了口袋里。 夏竹桥虽然不会做饭,但是烤栗子糕却是有一手的,自从收了褚炎以后,夏竹桥动不动就被褚炎软磨硬泡地要栗子糕,久而久之,她自己也就会做了。 “你最好放心脏那里,这样比较安全。” “我还不知道放心脏那里更安全?你还站在这里,我怎么放啊!”夏竹桥瞪了褚炎一眼,让褚炎别过头去。 “切,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啥可看的,本王才不惜的看你。”褚炎身影一顿,消失在空气里面了。 当夏竹桥把东西都整理好下楼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已经坐着四个人了,除了王雷和他的爷爷王金泉以外,还有一个穿的很朴素但是气质有些古怪的老妇人,约摸60出头,正在给一个看上去傻愣愣的小伙子喂饭。 “竹桥,过来坐。”王金泉看见夏竹桥下来了,便开始招呼她。 夏竹桥跟王金泉算是认识,只是长大以后就很少联系了。 “王爷爷,这次您也跟我们一起去吗?”几年没见了,突然说话,显得有些尴尬。 “我这把老骨头是折腾不动了,让小雷跟你们一起去,你路上有啥事就找他就行了。”王金泉指了指那个古怪的老妇人,“这位是九乡镇的慧姑和他的孙子小峰,本领也是大得很,你们在路上互相照顾。” 这个慧姑在海城这一带也是很出名的,她常年生活在乡下,家里请了长仙(就是蛇仙,但是海城一带的人为了表示尊敬,都是称“长仙”的),供了香堂,还挺灵验的,但慧姑这个人贪财,据说收钱还挺黑的。 今日一见,慧姑消瘦的身体上顶了一颗刻薄的脑袋,全身透着古怪的气质。 夏竹桥在心里默想着,这个慧姑看上去就是一个狠角色,自己还是离她远点的好。 那个小峰,看上去也痴痴呆呆的,而且夏竹桥能感知到,小峰的阳气很微弱,支撑他生命的,好像还有别的能量。 “此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吗?”夏竹桥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没有什么食欲。 “还有两个赶尸匠和几个保镖,明天早晨你们一起出发。” 夏竹桥吃完饭回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佣人给隔壁的人送饭菜,那人体型颀长,穿着一身黑色的粗布衣服,带着黑色的渔夫帽,根本看不清长相,应该是其中一个赶尸匠吧。 夏竹桥拿出手机想给家里发个消息报平安,就看到夏槿禾发来的十几条消息,她赶紧回了个电话,电话那头说家里一切都好,让她玩的开心。 夏竹桥听着夏槿禾的声音,眼睛不禁有些湿润,这些钱对于她家来说,太重要了。 夏竹桥穿着衣服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半夜一点多,夏竹桥朦朦胧胧的听见有男女嬉笑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 她明显感觉到,煞气更重了。 尸体死因不详,无灵可引,家中有煞气,夏竹桥怎么都想不通钱玉坤把我们叫来的目的是什么。 越是细想,就越是好奇,楼上的声音也就越响。 好奇虽然能害死猫,但就这样在这胡思乱想,也早晚得会被憋死。 夏竹桥揣好褚炎画的和自己画的符咒,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循着声音往楼上走。 毕竟是偷窥别人家的秘密,夏竹桥不敢光明正大的坐电梯,悄悄走了旁边的一个备用的楼梯。 楼梯间只有昏暗的应急灯照着,看上去阴森森的。 越往上声音越大,夏竹桥一直爬到五楼,发现声音是从上面的阁楼上传下来的。 五楼放了一些健身器材和杂物,到处都是黑漆漆的,空气中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这个地方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上来打扫了。 夏竹桥继续循着声音穿过一个走廊,找到了一个通往阁楼的楼梯。 阁楼上的声音有些小了,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 夏竹桥蹑手蹑脚的爬上楼,躲在楼梯口的柱子下面,索性因为这里太过昏暗,也没有人能发现她。 夏竹桥趴在楼梯上,终于看到楼上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她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一个长得像人,面容模糊,身材庞大的怪物,正对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那种声音断断续续的响了起来,好像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真的是!怎么撞见这种事情啊!夏竹桥觉得晦气,她无心研究那怪物到底是什么,转身就想下楼梯。 但就在这个时候,夏竹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 这下好了,进退两难,夏竹桥愣在原地,比起阁楼上羞耻的声音,后面那个未知的东西才更让她更加害怕。 夏竹桥用一种半趴的姿势,跪在木质的楼梯上,一动也敢动。 阁楼上的那个怪物夏竹桥是打死都不敢惊动的,也许身后的这个玩意只是自己的错觉呢,还是先看看身后有什么再说吧。 夏竹桥没敢转头,只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好像是个人? 夏竹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她见过不少的孤魂野鬼,但大多数对她没有什么恶意,她很少会接触到那种凶神恶煞的鬼。 而且夏竹桥除了会引灵和收魂,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本事的。 夏竹桥紧张的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古玉,压抑着自己,长长的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