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全文在线阅读反派妖夫:第二章 引灵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很快就到了七月十二,王雷按照约定把夏竹桥接走了。 “这一趟就是帮三爷运个尸体,具体的你跟三爷面谈吧。” 王雷口中的三爷叫钱玉坤,是海城有名的暴发户,平日里行事嚣张,当地没几个人敢惹他。 夏竹桥默默在心里好奇,没听说过钱玉坤家里有白事啊,这一趟是送谁啊? 夏竹桥追问王雷这一趟送的到底是谁,王雷却什么都不肯说,只说让夏竹桥到了钱玉坤那里自己问。 贼船都已经上了,夏竹桥意识到自己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钱玉坤的别墅离市区并不远,车开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夏竹桥一进门就觉得钱玉坤的家里有一股阴惨惨的煞气,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你就是那个能引灵的小姑娘?”钱玉坤斜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低眉耷拉眼的,看见夏竹桥来了,稍微坐直了一点。 “这一趟,送的是谁?” 钱玉坤朝着王雷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出去。 “我女儿。前段时间,我女儿谈了个男朋友,后来那小子劈腿,我女儿想不开割腕自杀了。”钱玉坤的表情有些淡漠,流于外表的伤心下仿佛隐藏着一些别的情绪。 “送到哪里?” “湘西,我的老家。” 湘西?就是赶尸的那个湘西? 夏竹桥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赶尸这种事,不是应该是找个赶尸匠吗?让她一个引灵的人去做什么? 但是钱都拿了,要是不走这一趟,钱玉坤也肯定不会放过她。 “能带我看看尸体吗?” “欢欢她在地下室,我带你去。” 尸体在地下室?越是站在别墅里面,那股子煞气就越重了,而且夏竹桥明显感觉到煞气是从楼上传来的,尸体怎么会在地下室呢? 虽然夏竹桥心存怀疑,但是她仗着自己收的那几个孤魂会保护自己,便跟着钱玉坤去了。 钱欢欢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地下室的棺材里面,身上盖了一块白布。 但奇怪的是,夏竹桥没有感知到钱欢欢的魂灵,难道是已经轮回了? 钱玉坤掀开白布,抚摸着钱欢欢的头发,像是在伤心,又像是在愧疚。 眼前的这具尸体,看上去跟夏竹桥一般大,娇好的容貌没有出现任何尸斑,倒不像是死掉了,更像是睡着了。 钱欢欢的左手手腕上有一道浅淡的割伤,但是看起来并不致命,钱欢欢的死另有蹊跷? 王雷是七月初九去找夏竹桥的,钱玉坤说钱欢欢是七月初十死的,钱欢欢没死之前他们就找好引灵人了,这件事绝对有蹊跷! “钱总,您女儿的魂灵并不在这里,您恐怕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吧。” “你只管把欢欢送到湘西就是了。”钱玉坤的表情又变得淡漠起来,他给钱欢欢重新盖上白布,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地下室。 “明天一早就启程,你只管在路上照顾好欢欢就行了。”钱玉坤示意管家给夏竹桥安排了一个房间,便借口有事出去了。 无灵可引?那叫她来干啥?反正这土财主都不在意了,夏竹桥也乐意挣这个钱,便想着随他去吧。 刚回到房间,夏竹桥就掐了一个法诀,把自己先前收的那三个孤魂叫了出来。 “大白天的,把本王放出来做什么?不怕魂飞魄散啊?” 说话的是褚炎,是夏竹桥收的比较早的一个孤魂,整天穿着一袭汉服白衣,自称是什么宋朝王爷,夏竹桥还特意上网查过,根本没有这个人,街边收的小鬼而已,她才不信褚炎是什么王爷呢,要是真有那么大灵力,能让夏竹桥那点本事收了?估计最多也就是个古装爱好者吧。 “就你话多,你要是再多嘴,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孤魂收到夏竹桥这里,可以享受她的供奉,当福泽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孤魂也是可以投胎转世的。但享受了夏竹桥的供奉,就必须听从她的命令,否则夏竹桥是有法子让他们魂飞魄散的。 “小丫头片子,你长能耐了你!”褚炎身形一闪飘了过来,朝夏竹桥的脑袋打了一下。 夏竹桥迅速掐了一个法诀,褚炎开始头疼起来,抱着她的腿开始求饶。 “好了你俩,见面就掐架,你说你也是,几百年的孤魂野鬼了,就不知道让着点竹桥?” 徐娟忙过来拉架,她是夏竹桥收的第一个孤魂,因为被冤死以后错杀了人没法转世,受了八九年的供奉了,福泽马上就快修满了,很快就可以转世投胎了。 夏竹桥无奈的停下口中的法诀,示意他们都站到一边。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宅子不对劲?这家的尸体放在地下室了,但是我却明显感觉到煞气是楼上传来的,而且这煞气还不小,根本不像是一个尸体能散发出来的能量。” “是在楼上。不过这不像是尸体,倒像是邪祟。”徐娟是吊死的,她飘飘悠悠的悬在半空中,一半舌头在外面耷拉着,说话有点吃力。 “难道这家人真的有什么古怪?” “就你那点本事还是消停点吧,大白天的,都这么大的煞气,不管是个啥东西,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它了。”褚炎吊儿郎当的斜躺在我的床上,拿着一块点心逗两三岁的小鬼童童。 “我是不想去招惹它,但是万一它要加害我怎么办啊?”毕竟自己是招鬼体质,这点自知之明,夏竹桥还是有的。 “大白天的它敢干啥,到了晚上再说吧。” 夏竹桥想想,褚炎说的也是,大白天的,就算是邪祟再猖狂,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事已至此,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夏竹桥把褚炎他们三个孤魂都遣了回去,自己画了几个符咒,贴在墙上,斜躺在床上睡着了。 傍晚,夏竹桥昏昏沉沉的听见佣人来敲我的房门,让她去吃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