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妖夫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反派妖夫:第一章 纯阴命
反派妖夫

反派妖夫

作者:海胆可乐分类:玄幻修仙更新时间:2021-01-23

声轰鸣,闪电穿过灰色的云缝打在暴雨上,闪着寒冷的银光。 雨滴流水似的在空中分叉、聚集,然后消失在狰狞的暗流里,夏季的明媚和炎热没有了半点影子。 又到了海城的雷雨季,这样的天气经常出现。 王雷坐在夏竹桥对面的椅子上,对于夏家的局促,显得有些不自在。 “你要是想赚这五万块钱的话,最好跟我走这一趟。”王雷从随身携带的黑色皮包里拿出一捆红色的人民币拍在夏竹桥的面前,“这一万是定金,我知道,你最近很缺钱。” “我都说过很多次了,这活我不接,你以后能不能不来烦我?” “这活非你不可!” 夏竹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王雷缠上,难道就因为她会引灵? 从小夏竹桥就知道,她跟别人不一样,八字属阴,纯阴命,她能看见鬼魂,还能给鬼魂引路、收魂,这些没有人教过她,天生就会。 但这件事好像是家里的一个禁忌,夏竹桥的父母对这件事很避讳,说是会给她带来灾难,所以从来不会跟别人提起,夏竹桥也只是偶尔给亲近的逝去的人引引路,或者收几个送上门来的小鬼而已。 夏竹桥顺手摸了摸戴在脖子上的一块古玉,铜钱大小,外方内圆,这是她八岁的时候,大病一场,一个过路的道士给她的,从那以后,夏竹桥就一直戴着它,虽然小灾不断,但也没得过大病了。 夏竹桥心情烦躁时候就会摸一下这块玉,心里也会踏实很多。 这已经是王雷第三次来找夏竹桥了,他给夏竹桥说,让她去给一具魂魄引路,非她不可。 “夏竹桥,你要想清楚,你们家要是再凑不够钱的话,你哥的留学费和你爸的住院费可都交不上了。”王雷说完,又从黑色皮包里抽出一捆钱,摆在夏竹桥的面前,“跟我走这一趟,价格好商量。” “为什么非得是我?”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王雷的爷爷叫王金泉,是海城这一带有名的知宾,也会一些术法,这里大部分有头有脸的人家,办白事都是他爷爷主持的,王雷就负责帮他爷爷张罗白事。 夏竹桥因为是纯阴命,小的时候三天两头的得病,都是王金泉给她看好的,所以夏竹桥能引领和收魂的事情,他都知道。 “十万,定金五万,答应就干,不答应你以后也别来烦我的了。” 夏竹桥最近确实比较缺钱。 夏竹桥的爸爸叫夏启立,半年前得了一场大病,之后就陆陆续续的小病不断,三天两头的住院,很快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夏竹桥还有个哥哥叫夏槿禾,已经在国外留学两年了,他这些年拿到的奖学金和自己兼职挣到的钱也都给夏启立交了住院费,因为学费的中断,才不得已办理的休学。 夏竹桥的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父母都是老师,原本的日子过得还算富足,但这半年来,夏启立频频住院,母亲季华为了照顾父亲辞掉了工作,家中的积蓄已经见底,日子过得拮据,季华也明显比以前苍老了很多。 既然有钱送上门来,管他是不是陷阱,夏竹桥都要! 王雷轻笑了一声,像是早就看透了她一般。 王雷痛快的点了点头,又从皮包里掏出四捆拍在了桌子上,“这是五万,七月十二,我来接你。” ?夏竹桥没想到,王雷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她在心里默默后悔,自己这次肯定是要少了,而且这一趟,肯定不是简单的活。 不过夏竹桥之所以答应王雷走这一趟,心里也是有些底气的,因为夏竹桥不光能引灵,还会收魂,那些天地不收,四处游荡的孤魂夏竹桥能收起来为己所用,所以她也不怕会被王雷陷害。 怕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夏竹桥这么需要钱呢? 王雷走了以后,正好夏槿禾从医院回来了,大雨把他全身打的湿淋淋的,雨水顺着他的短发流到光洁的额头上,嘴唇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冻得深红。 夏槿禾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从小成绩优异,小学和初中都连跳了两级,而且长相上也是没话说,兄妹两人都继承了父母俊秀的长相。 夏竹桥想着,夏槿禾这么优秀,怎么能看着他中断自己的学业呢? 有了钱,这些都能解决。 “你想啥呢?”夏槿禾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夏竹桥眼前晃了晃。 “没想啥,想着,这么好看的哥,不知道以后要娶一个多么好看的嫂子回来。” 夏竹桥掩掉眼角的悲伤,胡乱打岔,她不想让夏槿禾觉得自己有任何的不开心。 “一天天的脑子里都想些啥。”夏槿禾习惯性的摸了摸夏竹桥的头,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是湿的,又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妈在医院照顾爸爸呢,医院的陪护床位太贵了,我就先回来了,明天再过去。” “再说了,我要是不回来,你不又得泡个方便面应付?那都没有营养!”夏槿禾随手把毛巾递给夏竹桥,便一头扎进厨房了。 看着夏槿禾还在滴水的衣裤,夏竹桥的眼角有些湿润。 别看夏槿禾已经读博两年了,但其实夏槿禾仅比夏竹桥大不到三岁,从小到大,夏槿禾都很照顾她。 因为夏竹桥年龄小,夏启立又是个女儿奴,所以夏竹桥从小就在家人的庇护下长大,几乎没有吃过任何的苦头。 夏竹桥想着,既然王雷已经找上门来了,又是这么大一笔钱,自己是时候为家里出一份力了。 “哥,我这高中毕业了,凡凡叫我去毕业旅行呢。”王小凡是夏竹桥的好朋友,夏竹桥要去引灵是断然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的,所以只能让王小凡来给她打掩护。 “啊?这……” 夏槿禾切菜的手顿了一下,显得有些犹豫。 “我自己攒了钱的,够用,而且我们好几个同学呢,凡凡的妈妈也去,你放心吧。” “这次爸爸生病,我不能陪你去,女孩子在外面得小心。”夏槿禾转过头,帮夏竹桥把额头前面的一绺头发别在耳边:“手机24小时开机,不能跟我断了联系。” 夏竹桥郑重的点点头。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