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如此不靠谱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第2章
娘子如此不靠谱

娘子如此不靠谱

作者:靳云白蒋清逸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6-28

程氏用力磨着牙,看着蒋正的身影恨恨的想着!

要不怎么说,不听老人言,吃大亏呢!

当初要是听了老母亲的话,怎能会嫁给了这货!

程氏给蒋清逸嚎的脑门生痛,这个小不点儿中气十足,哭的声响响亮的能将棚上的灰都震下来,并且全无停下的趋势。

“咱清逸乖,娘亲和你说呀,不是长不出来,这玩意儿……缓缓的便长出来了呀!”

程氏只可以继续哄着这个小祖宗。

现在只可以先骗骗他了,实际上可以长出来才怪呢!

程氏心头寻思着,随即又记起造成如今结果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适才跑掉的蒋正,更加气的牙根儿疼。

程氏闺名娇凤,亲爹是刺史,出身书香门庭,由于排行最小,又无比貌美,因此家中长辈顶为疼爱。

束发及笄后,提亲的人将程家门都要踏破了,可程氏都不乐意,说非要寻一个和她能同心合意的才子配她。

程氏这想法非常不切实际,只是,程家宠闺女,不想程氏早早嫁人,因此便对外称自家的闺女要多留几年,不想心急找夫家。

那一年,程氏跟老娘上香,结果就遇到了蒋正站在寺院后边的梅苑下吟诗。

程氏见蒋正不但才艺横溢,并且长的也是貌比潘安,因此便十分春心荡漾。

而蒋正见程氏长的闭月羞花,气韵出众,自然也是一见倾心。

二男女一见钟情,此后蒋正家中来提亲,程氏见对方竟然是关内侯的次子,家世也跟自家相当,虽娘亲说这人风评不大好,起码要观察一段时日,可她当时就是邪魔入脑了,竭力撺掇着娘将这门亲事答允下。

而就是由于她作的这个决断,从此才走上了一条名为蒋正的不归路。

过门了后,程氏才知道真相后眼泪掉下来。

她的这个官人,本以为是个文艺青年,其实,顶多算才进幼儿园的水准。

要他作诗?作梦去吧!

他那日在梅苑中吟的诗,竟是他从花楼中抄来的!写诗之人原是当年的新科状元王状元,送与的人更是花楼的头牌张娘子!

程氏想炸了蒋家,这就是骗婚是不是?

好吧好吧,既然已经嫁了,那便只可以忍下了,可这个官人未免也太不靠谱了!

逛赌场,捧花魁,包男倌,总扯谎,吹牛逼,若非家中背景硬给他捐了个宫中禁卫的闲缺,只怕早就随着他沦落街头了。

然而,也正是由于当上了这宫中禁卫,才闯下了大祸。

当时她生孩之时,蒋正正好在宫中值班,跟蒋正一块当值的是户部侍郎家的幺子明雪涛,俩人同龄,全是17岁中二病晚期。

当值时俩人闲着无趣便打起赌来,蒋正说自己这一次生的铁定是个儿子,而明雪涛斩钉截铁说蒋正长的娘们叽叽的,跟个小倌似的,铁定生不出带把儿的来。

事很巧,此时,来人报信叫蒋正,蒋正过去一问,来人说程氏生了,是个姐儿。

蒋正懵了,他原本就十分好脸面,这要是回去跟明雪涛一说,岂不要那货笑话死?

因此蒋正便在此时起了神智。他面不红心不跳,告诉明雪涛,程氏生下了个大胖儿子!

呵,愿赌服输!

明雪涛骂了句“我靠”,而后只可以往钱包中摸银票。

原本这事儿也没什么,可倒血霉就倒在正好让闲来无事的皇上听见了。

皇上那日心情不错,他对蒋正父亲关内侯印象特别好,当初他要削军权,关内侯头一个站出来,领头将兵印交上,这样的铁杆保皇党,皇上怎可不爱!

蒋正有个哥哥,但头两胎都是女儿,皇上一想,这可是关内侯长孙呀,他必要表示表示!

因此即刻下旨,赐蒋清逸男爵衔位。

不要看貌似爵位不高,可对一个才出生的孩子而言,这简直是冲天圣恩。

可是御旨下达后,蒋正他老父,关内侯大人,当下就懵了。

这天晚上,关内侯在蒋正那获知全是他嘴贱惹来的祸,登时气的翻了白眼儿。

他老蒋家,无论女男,不说是人中龙凤吧,起码都是精明人,怎么到了他这,就生出这样一个坑妈的弱智?

关内侯是不能和皇上说:黄桑你弄错了,俺家是闺女不是小子,咱们还是御旨收回去吧!

因此他只可以错上加错,将女孙当作男孙养,也得亏,家中生了孩儿的事儿还没给亲戚朋友报喜,因此关内侯将家中知情的那帮人,全特么封住口,随即对外宣称,生的是男孙。

然后,在蒋清逸过了一周岁以后,关内侯便给蒋正在边关搞了一个闲缺,一脚将他们一家三口人踢出了帝都。

程氏那个委曲呀!

程氏见蒋清逸哭的惨,心疼的一度想将实情告诉孩儿。

可是转思一想,她又泯灭了这个想法,孩子如何守的住这个秘密,倘若她将事儿全盘托出,自己一家人怕是要排队到佛祖那挂号去了。

听程氏说她可以再长出来时,蒋清逸终究打着嗝止住了嚎,眼红的仿佛只小野兔,小鼻管一抽一耸的,抽抽噎噎的问程氏

“娘亲……真可以长出来么?”

“真的,有点孩子就是长得好慢的,可后来好生吃饭好生睡觉,不哭鼻子,就会缓缓长出来的!”

程氏使劲点头,而后继续恐吓道:“只是,在长出以前,你可千万别给旁人给发觉了,否则旁的孩子要笑话死你!”

虽然蒋清逸小伙伴依然非常忧伤,可能长出来便有生活的期盼了。

她抹干泪水,觉的自己该寻个地方静一静,这事儿对她5岁的人生冲击太大了,她必要静一静。

“母亲,那我走了!”

蒋清逸蔫蔫对程氏行一礼,搓搓小鼻管讪讪朝外走去。

程氏大大的安下心,好赖今日的这一关算作过了。

她又记起蒋正适才的表现,霎时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便决定今夜要让他好看!

有点孩子非常早慧,蒋清逸无疑便是这一种。

因此在旁的孩子还离不开爹娘时,蒋清逸便已独自小宅院了,并且她从不哭着找母亲。

蒋清逸小大人一般叹了口气儿,她记起路口那个算卦的瞎老爷子子常常讲的一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她是君子,必定要不息呀!

努力茁壮成长,早些时日长出娶老婆的“本钱”来!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