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球是我的全文完整章节阅读第3章谈话
这个星球是我的

这个星球是我的

作者:范寒微生阳分类:科幻奇幻更新时间:2020-05-27

暖阁。

登基仪式无疾而终之后,几位即有可能会被召见的重臣暂时先留在了这里,试探着交换信息。

至于其他小官,此时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避免惹祸上身,早早的退了场。

范氏皇族起源于古东亚,自有一套附庸风雅的习俗。于是,暖阁之中早就备下了皇家御供的茶叶制成的茶水,好让这一帮子老狐狸在茶香渺渺之中进行优雅地会谈。

“汤首辅怎么看?”在大家各自食不知味的牛嚼牡丹之后,财务大臣钱多终于开口问道。

“我能怎么看?”这位年纪轻轻便力压一众才俊登顶帝国权力顶端的年轻人只是不紧不慢地品着茶,反问道。

“哼!”军部大元帅典猛不耐烦地把茶盏一扔。要不是可能面见新皇,他早就回家抱儿子去了,哪里用得着和一群衣冠禽兽扯皮。

他直接拍着桌子说道:“岚皇子不就是你们家的,寒皇怎么死的你心知肚明!”

他的副官赶紧把自家暴脾气元帅按了下去,劝说道:“元帅,我们军部还要靠他批军粮呢。”

“这劳什子元帅谁爱做谁做。”典猛把军帽一扔,大步向外走出去。

“元帅留步,”一身侍从打扮的传令人员快步走了进来,阻止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继续恶化,“皇帝御令,传汤首辅觐见。随我走一趟吧。”

“好。”汤羽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摆,“带我去吧。”

典猛止住脚步,琢磨着自己或许不久后就能见到新皇,回到了座位上,凌厉的目光从众人身上划过。

“收收你的目光吧,我可是中立人士,”率先发难的钱多做到他身边给他斟了杯茶,“是谁上位对我来讲都没有关系,不过寒皇假死脱身引出反贼这一套计划确确实实是城府极深。”

典猛看着损友,饮了一口茶:“你眼里只有钱,只要这个皇帝不挥霍国库你就安心了。”

“你不一样吗?”钱多笑笑,“比起那些世家出身的要考虑权势荣耀的,你心里不是只有打战和弟兄们?”

“只希望这个伪装了许多年的寒皇确实可以。”典猛住了嘴,继续喝着没啥滋味的茶水。

在书房外,汤羽再一次理清了思绪。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之前沉默的毫不起眼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的皇子原来早有准备,从世家的谋划的刺杀计划中存活下来,来了个诈死脱身。只是不知道,恰恰好在登基仪式上当众出现导致各个势力互相牵制,只能认回皇帝的新皇到底背后有着怎样的实力和筹谋。

“请进。”熟悉的声音响起。

汤羽定了定神,挂上温和儒雅的笑容,走了进去,然后失声。

他们的新皇穿着浴衣,衣摆大敞,露出大片洁白的肌肤,斜靠在沙发上,皱着眉头阅读着什么,一只手拿着笔写些什么,各式各样的纸张散落一地。

这……也太……不成体统了!汤羽耳根已红了,一双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

从这一幕的美感可以看出,最近几年皇室的亲民偶像策略确确实实是有一定颜值基础的,当然,不能是这种三流展开。

另外一边,深有同感,只觉得皇室尊严已经被撕得粉碎的王权在说教无效之后,已经把自己埋在了纸堆里,一个人默默自闭去了。

范寒毫无所觉,他刚刚才适应了皇族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富权利而采用的纸质化办公模式,之后便被长易的现状震惊了。

“你们都是用这个办公的?”范寒把纸张递给汤羽,神情十分轻松,没有任何的紧张与不信任的痕迹。

汤羽看了一眼这张纸,上面写着的正是长易这些年来的粮食进口数据,心中生疑,嘴上继续回答:“是的。”

“不会觉得麻烦吗?”范寒皱起眉头。

汤羽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是低着头采用了官方解释:“这是皇族的荣耀。”

“也是官僚的荣耀?”范寒挑起眉头反问。

来了,汤羽眼前一亮,回到熟悉的朝堂斗争剧本了,就知道新皇找他不是为了唠家常,而是为了借着使用珍贵的古法制纸敲打他们这些世家贵族,不可窥视王权。

“臣只是觉得,这是皇室赐予世家的荣耀,世家贵族永远忠诚于皇权。”汤羽深深拜伏于地。

不是,小伙子,你看起来一副进步青年的样子,怎么满脑子封建思想。习惯了自由平等的体制的范寒又有了扶额的冲动。

“我……朕觉得这样效率不行,”范寒干脆开门见山,“传令下去,以后普及无纸化办公,把所有的数据都汇集到王权这里。除此以外,我还打算建立以下几个制度。”

范寒拍拍手,王权迈着小短腿一下子就跑了过来,张开双手投影出一块屏幕,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几个构架。

“直接负责?更改基本法?”汤羽看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计划,又听到范寒之前所说的明显是在敲打世家贵族的话,不由得惊叫失声。

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已经触动了世家贵族的核心,冒冒然动手只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反扑!

这一位胆大包天的新皇却是一派从容,看着他的表情甚至还有一些惊讶:“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

“此举太过冒进,陛下若是想要早日掌权,不如模仿先皇,择一世家贵女……”汤羽赶紧拱手说道。

范寒摆了摆手,摇头说道:“你是希望我娶一下你们家的哪位小姐?我,咳,朕没打算结婚。朕也知道这里可能有一些情况不太符合实际,毕竟所有的政策都要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嘛。”

说完这句话之后,范寒直接把政治策略发到了汤羽的终端之上。

汤羽被他这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弄得手足无措起来:“这是……”

“呐,”范寒倾身,一手扶住他的肩膀,“朕知道你可以做得好的,你不是也很讨厌贵族吗?怎么说也是当年的党魁。”

汤羽的眼睛控制不住地睁大,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爬上来,蔓延通过全身。

当年他进入民主进步党的事情是一个绝对的秘密,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们都已经被宪兵队处理了,只有他被家族发现,侥幸存活下来,背负着无边罪恶的所谓家族的荣耀苟活于世。

想不到新皇的势力已经恐怖如斯。

范寒瞟了他惊恐的神色一眼,知道这一位一定是脑补了什么。不过他也不打算把这件事是原主年少轻狂参与民主党派时知道的说出来。仿佛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只不过是平静地闲话家常一般说道:“那时候你就提出过不少有趣的思想,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到了这种地步,汤羽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应下:“必不负所托。”

他看了一眼只觉得放下一桩大事,心安理得地缩回沙发之上,继续翻看着这样那样文件的范寒,还是把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为什么是我呢?您就不怕我已经改变了初心?怎么说我也是目前权倾朝野的大世家的直接继承人,上一次刺杀案件的最大嫌疑人。假如您驾崩的话,我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帝王。”

这句话问的相当锋利了,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从地狱里回来的新皇身上似乎有种奇异的气质,让他不禁追问。

“哈哈哈哈,”范寒笑了起来,“你在这样提问的时候就已经不会这样做了,不是吗?而且,就这么一个小小星球的皇位,谁在乎?”

“难道您不在乎?”汤羽反问。

回答他的是被范寒展开的一片星图,整个宇宙的图景都展现在他们的眼前,熠熠的星辉像是新皇的冠冕。

“你看看,在我们的旁边,停留着两尊庞然大物,一个是联邦,一个是帝国,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小型文明,”范寒开口说道,无数的星辰好似寄居在他的眼里,“我们争抢一个小小的皇位在那两个庞然大物的心理就如同一窝蚂蚁争抢着最高的土堆,却不知道洪水将至。”

“长易已经存在了三百年!那两个大国和我们一直都是和平关系。”汤羽下意识辩解道。

“从来如此,便永恒如此么?”范寒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只知道,从历史上讲,夹于两个大国的小国要么变成大国要么亡国,从现在来看,我们周围不少小国已经灭亡了。”

随着他的解说,星图上标出来不少红色的小点:“这些都是毁灭了的小型文明。”

“所以您不在乎,因为我们哪怕得了皇位也不过是随着长易逝去的跳梁小丑而已?”汤羽明白了,整个人都有些颤抖,“那么您是想统一宇宙?”

异想天开!他在心里驳斥着,却不由得生出几分可笑的期待来。

范寒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惊讶他的天真:“怎么可能噢,蛇吞象还有可能,一只蚂蚁咬死象就是童话故事了。我们能从两个帝国的对抗底下活下来就可以咯。”

汤羽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颇有些挫败感的说:“您真是变化不小,以前明明是那么沉默的人。”

“听说过地球历史故事吗?有个皇帝三年不说话,一鸣惊人。”范寒摊手,继续自己潜伏已久,高深莫测人设。

“那您打算怎么鸣呢?”

“唔,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上一篇:

没有了